《老公痴迷着那些片,每次来的花样都让我情何以堪》
第29节

作者: 岁悦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靠,不会吧,那有啥用啊?”张洋被泼了一盆冷水,他要的是摸骨神相,方便把美女全身都摸遍那种。
  “傻了吧小子,”杨老头儿带着几分奸滑笑着,斜眼瞟了他一眼,“你自己不是能望气吗,再配上我那江湖相术一说,那不就是小神仙了吗?”
  “我还是想学摸骨神相!”张洋很执着,坚持要在这个对美女身体深入研究的事业上有所贡献。
  “瓜娃子你是真傻啊,你啥都能看出来了,不会摸完再说啊?”杨老头儿没好气地点化道,“实在不行再摸一遍!”
  张洋眼前叮地一亮,对啊,老子就说是摸出来的,别人也没辙不是?
  想通了这一层,他立刻就嘿嘿笑了:“成了,其实我刚才是逗笑呢,啥相都成,学好了不都是为人民服务嘛!”
  杨老头儿一听,刚刚喝的一口水差点儿没喷出来,不过想了想又笑了起来:“浑小子有长进嘛,你这无耻的样子,有我当年的风范!”
  张洋撇了撇嘴,心想不会吧,咱哥们儿虽然长得不掉渣,但是好歹也比你强多了好不好。
  不过这话只能放在心里,不敢再多说出来,否则老头子又该发飙了,现在可是正有求于他呢。
  杨老头儿看张洋不贫了,也没再说下去,先是把那页儿纸给张洋看了看,让他把上面的字和图给记在了脑子里,然后把那张泛黄的纸扔到了炉子眼儿里。
  炉火一烧,一眨眼的功夫,黄纸就变成飞灰,再也看不着那上面儿的东西了。
  “喂喂喂……老神棍你疯了吧?刚刚不是还说那是你八辈儿祖宗留下的东西,怎么一转眼儿就给烧了?”张洋一着急想要去抓,却只抓了一手灰。
  “我问你,记到了脑子里没有?”杨老头儿问。
  “记了啊!”
  “那就行了,这东西不能留在世上,从我爷爷的……爷爷那一辈儿就传下话来了,这玩意儿练了之后,容易被仇家找着,”杨老头儿说着还再往外面看了看,那样子好像只要这东西一出来,立刻就能让别人闻着味儿一样,“虽然只留下这一页儿了,但还是保险一点儿好,我跟你说,这东西是补元气的,对你来说正合适。”
  “我又不缺元气,我身体好得很!”张洋说着还握着拳头向上抬了抬胳膊,展示了一下自己的肌肉。

  “嘿嘿,说你还别不服气,我问你,你昨天晚上干嘛去了?看你这气色昨天晚上应该差不多晕过去了吧?知道是为啥不?”老神棍看着张洋的脸,一本正经地说道。
  每当老杨头一摆这脸色,张洋就不胡闹了,因为他知道,老家伙肯定是有很需要正经的事儿跟他说。
  “那是我伤元气了?”嘴上问着心里却在想,不是听说只有那啥多了才会伤元气吗,老子那啥的也不多了,昨天才算是第一炮啊。
  “何止是伤元气啊,我昨天跟你说的啥?那真正的灾就不能破,破了就得伤你自己个儿,你偏偏不信,把王玉凤的灾给破了,还救了王寡妇那妮子一命,你不晕还能咋着?”杨老头儿此时非常严肃,搞得张洋也有点儿紧张。

  他昨天干那点儿事儿,没想到老神棍全知道啊。
  “那还伤着啥了?”
  “还能伤啥?伤你两年的寿呗!”杨老头儿没好气地说道。
  靠!张洋心里骂道,就这两年的命就没了?

  要是别人这么说他不信,但是他信老神棍,这老头儿不会乱说话,特别是对自己说的话。
  “那还能补回来不?”张洋抱着一丝希望。
  两年啊,那得少吃多少好东西,少摸多少美女啊!
  “补个屁啊补,你就当是教个学费吧,”杨老头儿气鼓鼓地说道,“当初说你你不听,现在还能咋弄,以后记得,平常的小事儿,大不了伤你点儿元气,用我给你学的那东西,还能再补回来,要是再碰到那种大灾大难的,躲得越远越好,你可不是观音菩萨,啥难都能救,别看你现在身子骨壮实,这要三伤两损的,还真不够你折腾几年的。”
  张洋忙不迭地点头,要是不知道的话,再碰上几个有大灾的不小心给破了,那还真说不好自己能伤多少寿了。

  这些东西虽然虚得慌,但是自从能望气之后,他倒是真有些相信了。
  “你说刚刚我看那个能补元气是吧?我现在就开始学!”张洋这下子真沉下心来学了,他可不想死,元气也不能亏,女人的滋味才刚刚尝了这么一小下,他以后的幸福日子还长着呢,可不能把命给废了。
  在杨老头儿的讲解下,张洋很快就进入了状态,脑子里只想着那一个奇形的图案,小腹那地方慢慢生出一片温热,竟然不知不觉就睡过去了。
  这一觉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透,再一活动身体,还真是神清气爽,感觉从来都没有这么舒畅过,可是扭头一看,杨老头儿却不知道跑到了哪儿去了。
  自从他有了望气的本事之后,张洋总感觉杨老头儿怪怪的,但是又说不出哪儿不对来。不过张洋还是相信,杨老头儿就跟他爷爷一样,总归是不会坑他。
  现在外面天都黑透了,他无缘无故地不知道跑哪儿去,虽然身子骨硬朗,但是到底是岁数大了,张洋还真有些担心他出了什么事儿,也推门儿出去,想看看他去哪儿了。
  刚刚快走到村口外不多远的地方,就看到一个黑乎乎的人影坐在路沟子外边儿,要不是他扫了一眼,这大黑天的还真看不到。

  这大冷天儿的,不会是杨老头儿站不起来了吧?
  张洋连忙就走近了些,这才看到哪里是杨老头儿,分明是个女人,李三牛的老婆马秀香。
  “秀香婶你这冷天咋在这儿杵着,还不给冻坏了啊?”张洋忙跳过路沟子,上前去扶她。
  马秀香听到声音抬起头来,看到是张洋,又低下头去没吱声。
  虽然天黑,但是刚刚那眼,张洋还是看到对方一边儿脸上有巴掌印子,看来是被人打了。

  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是她男人李三牛打的,说不准是李巧针在李三牛的耳朵边儿说了什么话,所以才挨得这一顿。
  “秀香婶,是不是因为李巧针跟李三牛说你跟我一起从外面回来的,所以他打你?”张洋带着股子怒气道。
  马秀香这才又把头抬起来,看了张洋一眼,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铁蛋,你看婶子是不是老了?”
  “老?不老,秀香婶现在正年轻呢,比李巧针那个烂嘴婆娘不知道好看了多少倍了,”张洋说得倒也是实话,马秀香虽然已经三十出头,也生过孩子,但是还真不怎么显老,屁股虽然没有王玉凤大,可身材却要更苗条了几分,至于李巧针,那就是怎么看怎么讨厌的货,长得再好看也白瞎,“也就是李三牛不识货,婶子要是搁在城里头,不知道得引来多少男人。”
  “铁蛋你说的是真的?”马秀香听了这话,心情似乎好了一点儿似的。

  不论是啥女人,总归是喜欢听好话,张洋看她这样子也松了一口气,先前还真怕她这么辣的性子,真要想不开了,那可得出大事儿的。
  “当然是真的,我要是早生十年,非把李三牛一脚踹开,说啥也不能让他娶了你这么好的婆娘。”张洋说着朝地上踢了一脚,好像那就是李三牛一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