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监里的男狱警》
第124节

作者: 武学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和刘飞一口气冲出了行政楼,他拉着我到远处院墙的一个角落里,掏出了一根烟。
  “刘哥,谢谢你了啊。”我点头道谢。
  “有啥的,小事儿一桩!”刘飞深吸了一口烟,吐出一个形状完美的烟圈,说:“早他妈看那娘们儿不顺眼了,整天叽叽喳喳的在后面嚼舌头!”
  “因为我的事情,让你也把她得罪了。”我又说。
  “都是自己兄弟,说这么多就没劲了啊!”刘飞在我肩膀上捶了一拳,挑眉说:“我一个边缘人,又不求上进,她还能把我怎么样,能开了我?她没那么大的魄力,她屁股可也不干净,惹急了老子我跟她鱼死网破!再说,我也不是完全为了你...”
  “哦?”我一怔,难道...这里还有别的原因?
  “禁闭室的李姐,记得么,就你上次跟我在食堂里看见那个!看着冷淡,其实贼够劲儿那个!”刘飞兴高采烈的说。
  我稍一回忆,便想起了那个长得挺有味道的女人。
  “王主任以前也在背后说过她,还把她气哭过,她当面去跟王主任理论,王主任仗着姚监给她撑腰,根本不理会她,把她气的差点拿刀跟王主任同归于尽,这次我替她报了仇,她不知道得多高兴,嘿嘿,到时候她肯定得报答哥们儿,这下哥们儿又能解锁新姿势了!”

  听刘飞说的越来越污,我无奈的摇摇头,说:“刘哥你...可得注意身体啊,我看你最近这黑眼圈越来越重了。”
  “啧啧。”刘飞摇头直感叹,说:“你是不知道啊,就李姐那功夫,换谁都忍不住!”
  说到这里,他冲我挤了挤眼睛,说:“要不然,改天安排你试试,包你欲罢不能!”
  “得了得了!”我连连摆手。
  想了想,我又问出了个我早就疑惑不已的问题:“刘哥,你说咱们单位这些女人...她们就没家么?都没结婚?”
  刘飞沉默了片刻,说:“有的没结,有的是结了又离了...就算没离的,也跟离了差不多。夫妻关系好的,简直太少了。”
  “唔?”我微微一怔:“这怎么回事?”
  “干咱们这行的,工作起来就没个正常时间,机关里面的还好一点,院里的都是倒班,工作起来就是半个月半个月不回家,一赶上加班备勤,机关的也回不去...你说,哪个男的能受得了自己媳妇儿半个月不回家?饭谁做?孩子谁带?过日子不是谈恋爱,事情多了去了...”
  我点点头,柴米油盐酱醋茶,需要考虑的事情太多了。尤其是在中国这个社会,女人要是常年不着家,的确比较容易发生矛盾。
  “那刘哥你呢,你就不准备找个合适的,把个人问题解决一下,毕竟咱们单位的小姑娘这么多,长得漂亮的也一抓一把。”我突然有点八卦起来。
  “呵呵。”刘飞洒然一笑,将嘴里的烟仍在地上踩灭,意态潇洒地说:“结婚?婚姻就是枷锁,就是爱情的坟墓,我才没有那么傻,现在这样多好,随便玩,还不用负责任!”
  我看着他,微微摇了摇头。
  这是他还没碰见那个心动的姑娘罢了,等遇到的那天,包准他主动的把脖子探出去,带上枷锁,再一屁股坐进坟墓!
  我又想到了自己,有两个人,曾经让我想到了婚姻这个词,一个是元语薇,一个是白映秋。可是她们却...
  我真的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找到让我想跟她共度一生的姑娘了。
  这时,刘飞的手机突然响了,那优美的旋律一响起,我的眉头就是一动。
  这首曲子我很熟悉,是理查德克莱德曼的梦中的婚礼。
  刘飞的脸色突然一黯,他又从烟盒里面抽出了一根烟,啪的一声叩开火机,在暖黄色的火焰中,将烟燃起。
  淡蓝色的烟雾从他口中喷出,将他的脸弄的有些模糊。
  刘飞也不接电话,就让那曲子在那里响着,安静的听。
  对于刘飞竟然选择了这样一首曲子当铃声,我其实挺意外的。
  他这个人,竟然会选这么安静的音乐。
  “你是不是奇怪,我为什么会用这首歌做铃声。”刘飞突然眯着眼睛笑了起来。
  “嗯。”我老实的点了点头。
  “你不用奇怪,我手机的铃声,一直都是这个。”刘飞突然缓缓开口:“我十六岁的时候,喜欢我的同桌。”

  我抬眼看他,等他继续说下去。
  “又一次,我们一块爬在案桌上睡觉,我醒的比较早,就一直侧着看她睡。一会儿她也醒了,轻轻弯起身子,因为久睡有些泛红的脸颊,也侧过脸来看着我。至今我还在想着,那如水一般温柔,能让人融化掉的眼神,我这辈子我怕是忘不了了,每次想起来,心里面快乐,又忍不住的悲伤。”
  我想了想,问:“那会儿她喜欢听这首歌,所以你用这个当铃声?”
  估计就是这样了,没想到刘飞还是个挺长情的人,他十六岁一直到现在,不得有十多年了?难为他这种浪荡的性格还能坚持这么久。
  “呵呵。”刘飞忽然咧起嘴,哈哈的笑了起来:“因为这歌是我上学时候的下课铃,我他妈一听见就开心!”

  靠!竟然让这小子耍了!
  跟刘飞笑闹了几句,电话铃就一直在旁边响,但刘飞就是不接。
  “怎么不接电话?”我好奇的问。
  “不用猜。”刘飞吐了口烟:“肯定是李姐打过来的,我晾她一会儿,到时候她更热情。”
  我无奈的看着他摇摇头,说:“我得先走了,院里面还有一堆事儿。”
  刘飞看了我一眼,笑着说:“行,你快去吧。你跟我不一样,我就这样儿了,你以后的路还长着呢,加油啊。”
  我心头一暖,跟他挥了挥手,转身离去。
  从进院到教学楼,这一路我都低着头,不停的在思考。
  我在想,如何能把这次的全省的教育大比武办的漂亮,争取一个好的名次。
  一直到进了教学楼我才反应过来,我这么干想也不是办法,最好找个明白人问一下。
  本来想去找秦科长,后来考虑了一下她去年的“良好成绩”,我还是放弃了,但是出于各方面的原因,我还是过去通知了她一声。

  她还坐在办公室里面,当我进去的时候,她还在装模作样的看一份文件,她那文件都拿倒了,看的我直想乐。
  我能看得出来,她应该在尽力的保持着脸上那份冷漠。
  既然她爱演,我也不想戳穿她。
  我跟她说了教育大比武的事情,虽然我没提去年倒数第一的事情,但是我看她的样子还是有几分窘迫。
  又问了她一些关于教育大比武的事情,她竟然一问三不知,连具体要准备哪些东西都不知道,真不知道她这教育科的科长是怎么当的。

  看她那又羞又窘的样子,我连逗她的心情都没了。
  看来只能去监狱局的网站上查一下了,希望能找到量化标准吧。
  可能是我失望的样子太明显,我注意到秦科长的脸色也有点不好看,她抓着文件的那只手特别用力,手上的青筋都起来了。
  简单的跟她告了个别,我就离开了她的办公室。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