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392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而在这时,井沿上也是一阵亮白色光华升腾,这白光极强。甚至将整个山洞都照亮了,不知何时,那井鬼的双脚已经踏到了那里,整个身子都被这白光笼罩了进去。
  就在我眼睛刚刚盯上去的时候,井鬼踏在井沿上的双脚已经消失不见了,那白光仿佛蕴藏着极强的高温,热水化雪一般,直接将井鬼的身子融化。
  先是双脚,然后是小腿,然后是腰部、胸部……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井鬼的身子只剩下了脖颈头颅,以及远远伸出来,依旧放在我面前的手臂。
  真不愧是文山一脉,虽然不知道这句“人生自古谁无死”之中,蕴藏着何种力量,我也感应不到,但仅仅只看这一眼便可瞪伤天师的上古恶灵毫无抵抗之力,我就知道,这是何等庞大的一股力量。
  我心里松了口气,先前的恐惧也瞬间消失不见了,我甚至目光从井沿上移开,朝这井鬼的脸上看过去。
  井鬼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那白光对自己身体的侵蚀,又或许是根本没来得及注意,那两颗诡异的眼球依然正对着我。黑色的瞳孔中,甚至能看见倒映着的我的身子,脸颊两侧的两根干瘪肌肉微微动了几下,那模样看起来就像是挤出了一个笑容般,分外的诡异。
  而就在我的目光移过来的同时,他的手臂又动了,跟先前一样,他竟是不管那白光,手臂继续朝我的脸上伸了过来!
  早先消失的恐惧,一瞬之间重新出现,而且便的愈发浓郁。
  这老鬼,究竟要干嘛?

  不待我细想。那只干瘪的手指终于触及到了我的鼻尖,一股冰凉腐朽的气息传递过来,让我全身打了个寒颤。
  紧接着,那手指沿着我的鼻尖滑下,在我的脸颊上轻轻摸了一下,先前冰凉腐朽的气息。似乎一下子消失不见了,我甚至感觉到了微微的一丝暖意。
  就在我惊骇莫名的时候,一道白光猛然在我眼前爆发出来,井鬼的头颅已经消失不见,那白光沿着他的肩膀而下,那条发黑干瘪的手臂,看起来就像一条燃烧着的引线,在白光的蔓延下,一点一点消失在了我的眼前。
  最后消失的,是那井鬼依然放在我脸颊上的手指。
  一直到井鬼彻底消失之后,井沿上的白光也跟着消失不见,石室重新陷入一片昏暗之中,仅有我和韩稳男身上带的探照灯,发出两道亮光。一道亮光直直照在那井沿上,另一道亮光则是照在我的身上。
  两道光亮都静默的照了十几秒钟之后,照在我身上的那道灯光终于移开,转到了张坎文的身上,韩稳男的声音响了起来。“张……张兄,那东西,解决掉了?”
  张坎文这时候从呆愣着的神情中缓和了过来,长长吐了口气之后,开口回答道,“算是……暂时解决了吧……周易。你怎么样了?那东西没伤到你吧?”

  一边说着,他抬脚朝我走了过来。
  我身上一颤,这才反应过来,心头的恐惧依旧没有消失,脸上那种冰凉腐朽中,又带着一丝微微暖意的感觉似乎还未消失,我声音有些颤抖,猛喘了两口气,才慌乱说道,“我也……不知道,他好像……好像碰了我一下。”
  话音刚落,张坎文已经走到了我身前。伸手把我头顶的探照灯取了下来,照在我的脸颊上。
  被灯光一照,我的眼睛瞬间眯了起来,眼前慢慢的都是光亮,就好像刚才那道白光重新出现在了我面前一般。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的慌乱一下子平复了下来。
  张坎文的声音也在此时响起。他松了口气道,“应该没事,那恶灵没来得及伤到你。”
  没来得及?我仔细的回想了一下,当时那井鬼的手指,从我笔尖滑到脸颊,并且在脸颊上停留了一会儿。以他之前一眼便击伤燕南天的实力来看,那段时间,足以把我捏成一团碎肉了,怎么可能是没来得及?

  即便当时遭受白光的攻击,他的实力不足以全部发挥出来,可只要发挥出来百分之一,也不可能是我能抵抗的。
  我心里明白,那井鬼当时根本就没有要攻击我的意思,所以此刻我才能完好无损!
  他为什么不攻击我?为什么要伸手摸一下我的脸颊?
  还有,当时对他动手的是张坎文,而且张坎文就站在井边,离他极近,为什么他会舍近求远,对我伸手过来?
  而且当时还有那道白光的侵蚀,我虽然不知道那道白光是什么,也不知道井鬼会不会有痛觉,但井鬼的身子一点点凭空消失,换成是个人类,肯定遭受着极大的痛苦吧?那个时候,他不想办法自救,反而强忍疼痛和危险,只是为了伸手摸我一下?
  怎么想都觉得诡异的不行,我呆呆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张坎文和韩稳男那边却已经恢复了情绪,两人交流合计了一下,很快便利用探照灯,在这祭坛内搜寻张坎文祖辈的骨灰。
  我猛地摇晃了几下脑袋,把心底那种诡异的感觉抛到了一边,走过去,也帮起了忙。

  早先在这洞穴内。我们只注意到了那圆井祭坛和四周辽阔的山壁,根本没注意到,山壁下方,每隔一段距离,便有一堆灰白丨粉丨末。当然,即便发现了,恐怕也根本不会联想到,那是骨灰。
  事实上,那的确是文山一脉自千年前到现在,一代又一代门人的骨灰,根据张坎文的介绍,此处是文山一脉的圣地,每一个门人,只要不是惨死在外,大限来临时,都是来到此处,下到早先那太岁和真龙脉所在的洞穴里,将一身功力散去。融进那未成型的真龙脉里。然后拖着残躯,摸黑走进山洞,一路走到这祭坛内,喝一口圆井里的水,走到山壁下面盘膝坐下,然后便会有一团心火涌出。将遗体焚化。

  听到他这些话,我心里无比的震惊,文山一脉,竟是千余年来,世代都在为这真龙脉的化形做努力。尽管岁月流逝,蒙古帝国不足百年便烟消云散,淮右布衣揭竿而起,重铸九鼎,其后数百年的屈辱心酸,直至如今华夏心生,文山一脉却依旧为这一切做着努力,或许他们早已忘却了这一切努力意味着什么。但毫无疑问的是,他们用血肉传承着当年那股气节!
  我转眼看了看正在一旁忙碌着帮忙收敛骨灰的韩稳男,心里忽然很是不甘。
  文相辛劳一生、文山一脉坚守千年的真龙脉,便要如此拱手让与韩家?
  真龙脉尚未成型,文相辛苦布下振兴南龙的局面尚未形成,文山一脉坚守前年的任务尚未完结,一旦韩家得了真龙脉,再被玄学会开发使用,这条半成品真龙脉,永远不可能真正的成型!
  或许如今看来,这条真龙脉成不成型并不重要,尤其对我来说,不成型的真龙脉甚至对我还有好处,那残余一半的太岁尸身,足以供我吸收充足的巫炁。

  可我心里就是不甘,不为自己,只为当年的文天祥,和如今的文山一脉。
  我默默的收敛着骨灰,脑子里则不断翻腾着,试图找到阻止韩家,阻止玄学会的方法。可一直到洞穴内的骨灰收敛完毕,我心中依旧一片茫然。
  以我之力,根本无力阻止现在的局面,甚至,从某一方面来说,正是因为我当初取走了玄学会的真龙脉,玄学会如今才会不惜一切代价寻找新的龙脉,才会支持韩家到底。
  日期:2016-08-16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