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498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什么意思?”楚天齐反问。
  “在柯晓明值班期间,杨天明下了手,他们可都是隶属同一人,会不会有什么说法?”高强提出了疑问。
  “你怀疑他?”楚天齐轻声道。
  高强点点头:“曲局近期的一些表现,确实让人生疑,我怀疑这是杀……”
  楚天齐“嘘”了一声,声音也低了好多:“在事情没有正式调查清楚以前,不要胡乱猜测。”然后又道,“你先去吧,赶紧去参加追逃行动。”
  高强答了声“好的”,走出了屋子。
  楚天齐稍微迟疑了一下,马上进到里屋,去卫生间洗漱了。
  上午八点。
  许源县公丨安丨局案情分析室,案情分析会正在进行,楚天齐、赵伯祥、曲刚、常亮、孟克等局领导在座。参加会议的还有信息科长周仝、交警队长胡成、刑警队各位副队长,另外还有高峰,高峰一直是“明白人专案组”成员。
  刘二成刚刚汇报完,现场暂时静了下来。

  曲刚看看楚天齐,又看看赵伯祥,一副请示口吻:“我来说一下?”
  见楚天齐没有反应,赵伯祥点了点头。
  “发生这样的事,我很震惊,确实没想到。无论刑警队或是办公室都是我分管部门,我承担全部责任。”曲刚语气很沉重。
  赵伯祥接了话:“曲副局长,现在不是谁承担责任的问题,你做为主管刑侦的领导,最需要考虑的是如何破案。”今天赵伯祥有资格这么说,因为他是会议主持人,在场众人也只有他最有资格主持这个会议。

  “好吧,那我谈谈对案件的看法。从现有证据来看,明拜仁被毒杀,杨天明是最重要嫌疑人,而且基本可以断定,这是一次有预谋的行动。我现在已安排刑警、交警、辖区派出所对其进行追捕,目前确定了两个追捕方向……”曲刚讲说着自己的安排。
  待曲刚讲完,好多人都发表了自己的见解,但楚天齐没有发表具体意见,他表示还需要进一步了解案情。
  会议主持人赵伯祥最后一个发言。他目光威严的环视众人一周,开了腔:“同志们,‘六.二七命案’发生在县公丨安丨局,发生在重兵把守的刑警重案组,而且嫌疑人还是局中层领导,案件性质非常恶劣。整个案件侦破工作,还由常务副局长曲刚负责,你也不要有什么顾虑,只有尽快破案,相关问题才会迎刃而解。在破案的同时,我们还要做如下工作:
  一、摸清杨天明做案动机。重点调查近两周与杨天明有密切接触的干警,走访杨天明的家人,也要调查与其交往频繁的其他可疑人。通过调查、走访,了解他近期的言行及异常举动,分析他做案动机,找出幕后指使者,控制可疑人。这个工作由纪检组长孟克同志牵头负责。”
  孟克点点头,说了一声“好”。

  赵伯祥接着说:“二、杨天明是局指挥中心兼办公室主任,他在我们眼皮底下做了这样的事,也说明我们日常管理漏洞颇大。因此,要对指挥中心、办公室工作人员进行排查,找出与此案有关的蛛丝马迹或是嫌疑人,同时对于当班期间的干警及监控人员也要调查。这项工作由常亮同志负责。”
  常亮答了声“是”。
  “三、刑警队队长柯晓明,在此案中严重失职,我建议暂停其队长职务,并配合我们调查,刑警队工作暂由副队长兼中队长高强同志负责。”说完,赵伯祥转头看向楚天齐,“局长,你的意见呢?”
  楚天齐回道:“还是听大家的意见吧。”
  赵伯祥收回目光,说道:“举手表决吧,同意暂停柯晓明职务,并由高强同志主持刑警队工作的,请举手。”
  话音刚落,五名党组成员全部举起了手。其他人员非班子成员,没有这个权利,自然不用表决。

  “好,全票通过,立即生效。”确认表决结果后,赵伯祥继续说,“四、‘六.二七命案’是……”
  听着赵伯祥有条不紊的安排,楚天齐暗道:很有一把手气势,平时还真没发现,可能是缺少这种舞台吧。
  对于许源县公丨安丨局发生的“六.二七命案”,定野市公丨安丨局非常重视,反应特别迅捷,在案发第二天就派来了调查组,调查组由市局副局长姚兵带队。在对相关人员进行调查、走访后,调查组找到了曲刚。
  根据调查组要求,下午两点半,曲刚前往调查组房间。调查组工作场所设在四楼休息室,就是县局第一次对明白人问话的那间客房。
  刚到四楼不久,就见一名年轻男子站在客房门口。曲刚一边向前走去,一边观察着对方。年轻男子面色冷竣,留着毛寸短发,身高在一米八以上,黑西服、白衬衫、黑领带、黑皮鞋。看到这身装束,曲刚想到了“纪检”两字。
  离着门口还有两步距离,年轻男子说了话:“留步。”

  曲刚停下来,说:“我是曲刚。”
  “哦”了一声,年轻男子道:“等着。”说完,推开屋门进了屋子,屋门随即关上。
  曲刚不禁微微摇头。其实刚才的年轻男子,曲刚以前在市局见过,当时男子对曲刚很客气,也很热情。只是时过境迁,此一时彼一时了。
  “吱扭”,屋门打开,刚才那名年轻男子走了出来,冷声道:“进去吧。”
  曲刚依言走进了屋子。
  门里照例站着一名男子,这名男子的装束、发型与刚才那名年轻男子无异,只是个头低了一些,估计在一米七五左右,年龄也要大上几岁。
  男子关上屋门,看了曲刚一眼,向里屋走去。
  曲刚会意,跟在男子后面,走进里屋。
  男子停下脚步,说了声:“曲刚到了。”
  套间里一人挥了挥手,男子走出去,随手关上了套间门。
  曲刚发现,套间布局发生了很大变化。以前的那张双人床不见了,而是摆了一张长条桌,长条桌后面坐着三个人。中间之人是副局长姚兵,两边的两名男子年轻一些,曲刚也认识。姚兵现在兼着警容警纪督查室主任,是周子凯荣升常务副局长后,才开始兼的。
  长条桌对面空着一把椅子,曲刚识趣的坐了上去。
  自曲刚进屋,姚兵就没有笑过,这可是两人认识以来的第一次。曲刚当然也理解,这种场合下,对方只能是这种表情。
  清清嗓子,姚兵说了话:“曲刚同志,昨日许源县局发生在押嫌疑人被毒杀案件,而且是在县局全力戒备情况下,疑似由县局指挥中心兼办公室主任实施的,性质极其恶劣。你做为暂时主持行政事务的常务副局长,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姚兵停了一下,又说:“有一些事情需要向你了解、求证、核实,你要如实回答,不得隐瞒、推诿,更不得假话欺骗组织。你明白吗?”

  曲刚答了两字:“明白。”
  “好,那现在开始正式问话。”姚兵做过强调后,曲、姚二人一问一答起来。
  问:“明拜仁专案组工作,由谁负责领导工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