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365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广仁听到之后,微微的皱了皱眉头。随后对着这位二分之一的问天楼主说道:“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
  “很简单你就可以验证”姬牢发出来一阵怪异的笑声,随后继续说道:“把吴勉找来,看见了他,我就告诉你那个可以融合种子的方法。如果还不放心的话。找一个和你一样,同样不能融合种子的第三者,先将种子过继给他。如果可以融合的话,再将这力量过渡到你的身上。就这么简单……”
  听了姬牢的话之后,广仁先是低头不语。看到大方师不说话,姬牢只是咯咯的笑个不停。这样过了半晌之后,广仁突然开口说道:“为什么你们俩会知道的这么多?那个‘你’还是首任大方师首徒的时候,种子应该还没有出世吧?”
  听了大方师的话之后,姬牢又是咯咯的笑了一身,随后,他开口说道:“大方师,你真的了解那个‘我’吗?你连种子都不了解。”

  一个时辰之后,大方师广仁从关押着问天楼住的四角楼中走了出来。随后在火山的陪同之下在山庄当中,所有关押着人的地方都走了一趟。确定了再没有什么隐患之后,广仁才回到了山庄的正堂。
  广仁亲自指派作为山庄总管的弟子已经跪在了这里,徐禄逃走的时候,广义、广悌二人重伤。伤亡了十三位门下弟子。经历这件事又全身而退的,也只有这个总管一人了。
  看着贵在地上有些惶恐的弟子,广仁此时又恢复了他大方师的风度,慢悠悠的说道:“徐禄逃遁之后,是你下令派出弟子前去围捕的吗?”
  “是弟子征求广义、广悌两位师叔的意见之后做得决定。”这位总管对着广仁行过了师礼之后,再次说道:“当时二位师叔和徐禄相斗之后三败俱伤,徐禄的伤势比两位师叔还要重上一些。弟子以为徐禄已经是是强弩之末,并无伤害同门之心。”
  “嗯,你说的也有道理。”广仁点了点头之后。对着跪在地上的弟子继续说道:“既然现在只有一个人经历徐禄逃遁的整个经过,那你就详细的说说这个经过。这里是按着宗门的思过阁仿造的,我都想象不出来徐禄是怎么逃出去的。”
  事情发生在前一天晚上的夜半时分。这位总管带着几个同门师弟按例没过半个时辰就要出去巡视一番。上一次巡视也是总管带人去的,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妥之处。本来以为这次也不会出现什么状况,总管这个时候有些劳乏,开始惦记着巡视完这一圈之后。和来接替他的方士交班,自己可以回到住处早点休息。

  就在这个时候,关押着徐禄的四角楼中突然现出一道火光,随后那座高楼突然坍塌。总管几个人还没等反应过来,就见从倒塌的废墟当中窜出来一个人。这人的四肢上面都绑有铁链,铁链的另外一头本来是固定在墙壁上的。楼塌之后,这人便重获了自由。
  “徐禄!”总管眼尖,认出来此人之后,一边让身后的师弟对着天空使用控火术示警,一边取出来各自的法器要去拦住徐禄。如果是在徐禄未曾关押之前,吓死总管也不敢轻易去惹他。不过这个时候的徐禄早上刚刚被广义封住了术法,正常来说。广义的封印没有几天不可能消失。
  不过眼看着总管带着众人就要冲过去的时候,前面的徐禄突然挥舞着铁链,对着他们这几个人抽了过来。看着铁链被挥舞的笔直,上面散发出来一样的光芒。总管心里便有了一丝不安,当下,他没敢迎接甩过来的铁链。身体向后退去,嘴里对着同伴大声喊道:“都退下!”
  他的喊声慢了一拍,几乎就在他喊出来的三个字落地的时候。铁链已经抽了过来,除了总管之外,冲在最前面的几个方士被这一下子拦腰抽成了两截。大骇之下,总管和剩余的几个方士都明白徐禄此时已经解开了封印。当下没人再敢靠前,又不甘心就让这人这么跑了。当下这些人形成了圆圈将徐禄围在里面,躲开铁链的攻击范围之后,开始使用控火术之类的远程术法,来阻止徐禄从这里离开。

  好在徐禄似乎是刚刚解开封印,他的术法还没有贯通经脉。当下也只是挥舞着铁链躲避着向他袭来的术法,不过时间稍微一久,总管这些人便赶到徐禄的术法在快速的提升。只是片刻的功夫,围在四周的方士便感觉到徐禄那边的压力铺天盖地的袭来。虽然不停有赶过来帮忙的同门,不过只要时间一久,徐禄的术法完全融会贯通之后,他们这些人还是没有一点胜算。
  眼看着前后赶来的十几个方士就要吃不消的时候。远处两道人影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奔袭而来。来人正是总管的本门长辈广义、广悌,这两个人转眼之间便到了徐禄的身前。站定之后,广义对着众方士大喊:“你们远远的退开。小心被误伤到。”
  广义喊话的时候,广悌已经动了手。这女人对着徐禄的位置一甩头发,她的头发里面甩出来几十道亮光对着徐禄射了过去。
  徐禄、广义和广悌之间对相互的术法知根知底,他知道藏在广悌头发当中的发尾针厉害,当下不敢硬接,只是挥舞着手中的铁链在半空中挡住了那数十枚发尾针。

  一阵“叮叮当当”的金属相击声音响过。徐禄手中的两根铁链转眼就被发尾针打断。这铁链都是精铁打造,本来就是为了防着逃走而特意加了料的。想不到只是一瞬之间,就被广悌的发尾针打断。
  这个时候。广义也加入到了战团。他的手中凭空出现了一柄长剑,这柄长剑徐禄也是认得的。这时出自当世炼器第一人百里熙的手笔,当初徐禄也曾亲眼见过长剑的锋利。现在广义广悌二人联手。徐禄知道自己就算是术法在顶峰时期,对上这二人也是万难取胜,当下他起了怯意。加上没有什么趁手的法器,一时之间手忙脚乱的差点将自己的脖子送到广义的剑下。
  眼看着徐禄的败相已露,不是死在当场就是背获造擒。就在这个时候。正在和徐禄游动的广悌突然对着空气大吼了一声:“谁!出来……”这句话还没有说完,她一口鲜血喷了出来,随后身体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就在广悌倒地的同时。广义也跟着大吼了一声:“是你放徐禄出来的吗?”他喊话的同时,手里的长剑突然对着面前的空气甩了出去。就在长剑离手的时候,徐禄看出来便宜,抬腿将绑在脚踝的铁链对着广义的背后甩了过去。
  “啪!”的一声,铁链实实惠惠的抽在广义的后背,他的身体当场离地。斜着向后飞了过去。看到广义倒地不起之后,徐禄的杀戮之心突起。再次抬腿用脚踝的铁链抽在还围在他四周的方士,一阵惨叫声响过,除了总管看到不好提前躲开之外,在场的小方士都被两根铁链抽成了两截。
  日期:2016-07-29 06: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