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信调戏班主任,发现了她的隐私,我震惊了》
第2381节

作者: 肤浅失眠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成,这件事情你就暂时先不要管了,你只需要知道,我并不是无心的这就对了。”我爸再次回答道。
  “你连一个解释都不给我吗?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有什么误会你对我敞开说啊!难道你连你亲儿子都信不过还是什么?”
  “这不是敞不敞开说的问题。”我爸开口道。
  “这个祸水门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它的存在并不是从表面上表现出来的那样。虽然当时的祸水门门主并没有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但是这个祸水门所牵扯到的东西并不是常人能够想象的。这也是三十年前我还在部队上的时候我便察觉到到的事情,至于其中所牵扯到的东西,属于机密问题,我不能说出来,即使说出来对你也没好处。”
  听到我爸的话,我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这个祸水门,来头竟然如此诡异?
  三十年前是什么时候?那时候我爸还在那支神秘部队里面待着,并且正值与欧洲那边的组织作战当中。
  从那时候开始,祸水门竟然就已经存在了?而且听我爸的意思,这个祸水门的存在好像还挺重要。

  难道说,当年的祸水门与欧洲那边的神秘组织勾搭过吗?要不然我爸为什么要说这属于机密问题他不能说出来?
  但是如果是这样,那么这个祸水门早就被消灭了才对,要知道沾惹上这种事情,而且还被我爸他们给发现了的话,上面能看到这样的一个组织还继续存活下去?
  还是说这个祸水门在三十年前对我爸他们的工作也做出过很大的贡献?
  不过这样的话更解释不通我爸为什么要杀掉当年祸水门门主的事情了。

  “那这个祸水门……”我开口道,我想问问我爸要不要对这个组织进行调查。
  我话还没说完呢,我爸便明白我想要表达什么意思,率先开口说道:“不用了!祸水门的事情你最好不要参与。”
  我点头嗯了一声,不过我爸越这样说,我越想要了解祸水门到底有着什么样的秘密了。
  只是现在五音六律在蒋家安插的眼线因为宋思思的叛变而变得危险至极,很有可能会有着生命问题,别说调查蒋家祸水门的秘密了,他们能够保住命都是一件很艰难的事情。
  而且以前蒋家的鱼玄机属于蒋家最神秘的人物,就连蒋家第一高手雁荡伤都有着出手记录,唯独这个鱼玄机从来没有,到最后这个鱼玄机竟然是我身边最信任的人宋思思,可想而知鱼玄机所领导的祸水门究竟有着怎样的神秘,就算是五音六律想要着手对祸水门展开调查,恐怕也不一定也查出来什么。
  看来这件事情也只能按照我爸所说的那样不要去参与了,因为我想参与也实在是无能为力。
  原本我是想要挂掉电话的,不过我突然又想起了一个问题,再次开口道:“对了,爸!我能再问你一个问题吗?”
  “问吧。”我爸回答道。
  “当年,你对宋思思的父母动手的时候……是我妈让你动手的吗?”我开口问道。
  上次宋思思不仅仅说她的生父生母是被我爸给杀掉的,甚至还说我爸会这么做是因为受到了我妈的同意才会出手,宋思思的这段话这完全是在颠覆我的三观。
  我爸都已经足够的仁慈了,更别说我妈了,我妈怎么会同意我爸做这种事情呢?
  当时的我对宋思思的每一句话都不相信,因为宋思思所说的话已经严重影响到了在我心里我爸妈的形象,但是现在我爸已经亲口承认了这件事情,那么……我妈呢?是否也像是宋思思所说的那样?

  电话那边的我爸思考了好一会儿,这才开口回答道:“算是吧……不过这些事情都不是表面看上去的那样,你可以信不过我,但是你不能信不过你妈,知道吗?”
  此时的我心中很不是滋味,感觉到心里的所有信仰似乎即将被推翻一般。
  但是听到我爸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我这才反应过来。
  是啊,我怎么能不相信我妈呢?我妈那么好的一个人,怎么会是宋思思一家的灭门惨案中的指导者?
  这其中一定有隐情!
  我心里迫不及待的想要再次开口询问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想起我爸刚才所说的话,我便明白这件事情我再怎么问我爸都不会跟我解释的,最终我还是放弃了这个心思。
  “爸,你那边如今进展?需不需要人手?”我询问道。
  上次我离开东北之前,我爸与夏长江的矛盾再一次激化,本来我爸和夏长江两人就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地步了,再加上上次的事情,恐怕夏长江会变得更加疯狂。
  以前的夏长江双腿被我爸废掉,俨然变成了一个疯子,现在再一次结下不可调节的梁子,夏长江不知道会疯狂成什么样呢,也不知道我爸如今在东北的日子好不好过。
  “这边还好,可以确定的是,夏长江当年并没有参与到你妈的事情里面来。”我爸回答道。
  我皱了皱眉头,夏家对我爸对张家最仇恨的夏长江竟然是最没有嫌疑的人,那么夏家还有什么理由要对我妈出手呢?难道说夏家并不是杀害我妈的凶手?
  “还有其他的进展吗?”我再次对着手机询问道。
  “暂时能够确认的,就只有这么多了。不过调查出来的一些事情跟夏家没有丝毫关系,但是一些不能忽视掉的蛛丝马迹与夏家有着莫大的关联。”我爸回答道。
  怎么会如此悬疑?我妈的死因为何会如此迷雾重重?要不然我爸为什么会调查出这样一个结果?

  “那么……东北那边还有必要继续下去吗?”我问道。
  既然东北那边的水如此深,而且看上去很有可能是谁在故布迷阵,再加上夏长江现在肯定是陷入了疯狂的境地,我爸以及张家旧部在东北肯定会危险不已。
  永远也不要轻易的去激怒一个疯子,因为疯子什么事情都能够做得出来!
  夏长江是疯子吗?想必这个答案已经可以肯定了,在东北的时候我遭遇到了夏长江的埋伏,从夏长江的一些激动的言语之中我便发现了当时的夏长江精神极为不正常,尤其是我爸赶到现场的时候。

  毕竟夏长江落得一个残疾的毛病,就是因为我爸的出手。
  现在矛盾再一次加剧,谁也不清楚夏长江会疯狂到做出什么事情出来,万一被夏长江发现了我爸的居住地,以夏家在东北的能量,即使有我爸与苦大师的联手,都不一定能够逃得出整个夏家高手的围剿!
  而且当年的夏家第一高手并没有去世,据说是居住在大兴安岭之中。
  虽说这位夏家第一高手隐退的时候放出话,不到夏家生死存亡之际不会出山,但是谁又能够轻易的相信他的这句话呢?
  而且根据调查,夏家第一高手与夏长江两人的关系挺不错的,甚至十二生肖都是夏家第一高手专门给夏长江准备的,谁知道这次夏长江会不会把夏家的那个老怪物给搬出来?

  夏家第一高手绝对不是吃素的,万一他都出动了,再联合夏家地盘上的众多高手,到时候若是我爸的居住地被发现,恐怕我爸与苦大师两人插翅也难逃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