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391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再者说来,短短数日。从识曜一星到达四星,我已经很满足了,唯一的遗憾是,等韩家之人到来时,这个太岁之尸营造的天然修炼之所,怕是没有机会再来了。
  闲话不续。等我起身之后,便同韩稳男和张坎文一道除了洞穴,沿着山洞,往那祭坛走去。
  沿途路上,我开口问起了胖子的事,当初托杨开臣帮我查询时,他曾联系到张坎文,当时张坎文恰好遇到胖子,还拍了张胖子的照片传过来。当时只是确定了胖子的安危,此时既然见到了张坎文,自是要详细询问一番。
  却不曾想,我张口问了之后,张坎文只是对我摇了摇头,闭口一句话也没说。
  正在我疑惑之时,韩稳男忙跟我解释道,“方才你修炼时,张兄交代我说,他要闭口蕴灵。以便对付那上古恶灵。”

  闭口蕴灵?我点了点头。
  佛家清修,有“闭口禅”一说,佛家常说,张口既罪孽,跟普通人说的“祸从口出”道理相仿。佛家认为闭口之人,方得正果。甚至还有大德高僧曾言。“二十年不开口说话,向后佛也奈何你不得”,虽不知张坎文这闭口蕴灵是何意,但想必跟佛家这闭口禅是一个道理。
  于是我也不再说话,静默走了近一个小时,终于来到了那祭坛所在的石室。
  到了这里之后,我心神一下便紧张起来,小心的将体内道炁巫炁全都调动起来,身上的法器符箓也放到一个随时能取用的地方。虽说那井鬼真对我出手,一切准备都是无用,但怎么说,这也算是求个心理安慰。
  韩稳男跟我差不多。同样也是神情严肃,将那树叶法器和小球状法器都拿在手里。而张坎文却跟我俩都不一样,他神色微微严肃,身形却是淡然,也没有什么准备,抬脚便朝那圆井旁走去。
  我下意识的就像叫住他。让他小心一些,不过转念想想还是没有开口,只是站在那里,静静看着他。
  到那井边查看一番之后,张坎文忽然转身,对着我找了招手。示意我过去。
  我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便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我刚走出去两步,韩稳男干脆也快步跟了过来,也不说话,跟着我一道来到了井边。
  抬眼往那圆井中看去,依然还是跟之前一样,平静无波的井水跟井沿齐平,井水看起来很是清澈,下方却幽幽的只是一片深黑,什么东西也看不到。
  我特意多看了几眼,圆井旁的祭坛地上,有几处凹痕,明显是早先我和韩稳男用子丨弹丨攻击时留下的痕迹,但圆井井沿上却没有一点痕迹。
  按理来说,当时那么多子丨弹丨,都有散落到井边祭坛上的,井沿上肯定会有更多,也不知道这圆井的材质是什么,居然如此的坚硬。
  此时张坎文依旧没有说话,不过却抬手冲我比划了几下,我很快便看出来他比划的乃是一支笔的形状,略一想便明白了,将身上的阴阳阎罗笔取出来递于他手中。
  拿到阴阳阎罗笔之后,张坎文示意我和韩稳男朝后面推出去一些,然后他面容肃穆,整理了一下衣冠,朝着北方叩首行礼。
  做完这一切,他重新站起来,手中的阎罗笔伸到井中,笔尖饱蘸之后。放到井沿上,一笔一划的缓慢书写起来。
  我后退出去的并不远,探头便能看到,他在井沿上写的,正是文天祥的一句诗。
  这句诗可以说是文天祥诗作中最为出名的一句,乃是《过零丁洋》中最后一句的上半句--“人生自古谁无死”。

  只写了这半句后,张坎文便停了手,转身又将阴阳阎罗笔还于我,然后他再不犹豫,俯身而下,伸手在那井水中搅动起来。
  伴随着他手臂的搅动,一股很明显的道炁气息从他身上飘散出来,我和韩稳男一下便明白了过来,他是在召那井鬼出来!
  他的方法跟之前我和韩稳男用道炁子丨弹丨的法子如出一辙,效果也是同样的好,就在他搅动了十数下之后,我便忽然感觉到周身一片阴冷,抬眼一看。早先见过的那道黑影,已然出现在了那圆井之上!
  上两次见这黑影时,我都在远远的高空之上,看的并不分明,这一次几乎面对面,彼此之间只有三四米距离。终于看清楚了这苍老腐朽的上古恶灵模样。
  或许用阴魂来形容他有些不太恰当,他身上明显能看出来有皮肉存在,只是这皮肉就像木乃伊一样,早就干瘪发黑,大多数都已经脱落不见,只有胸口能看见少部分发黑的肌肉纤维,断断续续的勾连在一起。
  除了胸口之外,他其他身体部位都隐在一片黑雾里。
  至于他的头部,依然跟我上次所见一模一样,头盖骨消失不见,头顶是一个弧度向下的凹陷,干瘪的脸颊上。两边各有一根粗大的黑色发瘪肌肉垂在那里,其余部位跟骷髅相差无几,一张硕大的嘴巴里,两排整齐的牙齿白净发亮,跟四周其他身体部位的黑色,形成了强烈对比。而每一颗牙齿上,都篆刻着类似于甲骨文一般的铭文,这些铭文同样也是白色,但却诡异的显得很清晰,让人看上一眼,都不觉要沉沦进去。

  除此之外,这上古恶灵身上,最让人诡异的,则是一双眼睛。
  按理来说,头盖骨以及大脑完全消失了,他的脸最上端便应该是下眼眶和鼻梁,事实上也的确如此,但在他脑袋的最上方,半空中虚浮着两只眼睛!
  准确来说,应该是两颗眼球。
  这两颗眼球跟普通人相差无几,一片眼白上,瞳孔处于正中,中间幽黑,四周微棕,凭空漂在那里,没有肌肉纤维的相连,却依然可以四下转动。
  刚出现时,他眼睛低垂,看着眼前的张坎文和井沿上的那一行诗,但很快的,他的瞳孔便斜斜向右转动,定格到了我身上。

  我一呆,他看我干嘛,莫不是还记得之前的事,要向我寻仇?
  一瞬间,心底的恐惧如潮水一般的奔涌上来,我下意识的就想往后躲,但也不知是紧张,还是被那井鬼控制住了身子,我居然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井鬼那诡异的两只眼睛盯住我,然后抬起纤细干瘪的手臂,朝我探了过来。
  我距离那圆井,足有三四米距离,而井鬼的胳膊,只有半米长短。诡异的是,他身子未动,胳膊仅仅只是一抬,便到了我面前,指尖几乎触到了我鼻梁上。
  数年的修行,一身的道炁巫炁,在此刻却根本没有分毫作用,我就像一个普通婴孩,站在那里,眼睁睁的看着井鬼的临近,任由恐惧的潮水将我掩埋。
  就在此时,耳边忽然有一道山崩般的炸裂声音响起--
  “人生自古谁无死!”
  张坎文的声音!
  他的声音极大,根本不似人类所能发出,语调也带着一股奇异的韵律,一片抑扬顿挫中,一股莫名的力量升腾起来,井鬼的手,在我鼻尖上。生生的定住了。

  被这声音一惊,我神情警醒过来,避开井鬼枯瘦的手指,余光往前面一扫,张坎文负手而立,昂然站在那里,一身白袍的映衬下,仿佛儒雅国士,只是谈笑般的嘴巴未动,也不知怎么发出那种黄钟大吕一般的声音。
  日期:2016-08-16 06: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