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员猎艳记》
第792节

作者: 江南一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方志强握着方向盘的手都在抖,他真的从来没有这么害怕过,人生哪怕失败到底,只要活着就有重来的机会,但是父母亲不一样,生死也不一样。
  他到现在都记得,母亲病重过世的情景,那时候父亲已经因为聂倩的事情跟他在生气,甚至于连母亲病重的消息都不愿意通知他,而且当时也没有想到会是那么严重那么快,最后母亲大概是觉得自己不行了,一声声叫着强娃子……
  姑姑后来说,母亲当时已经只能张嘴分辨出口型,已经叫不出声音了,但是就那样一声声坚持着。等到他赶到医院的时候,母亲已经彻底说不出话来,就只能是眼睁睁看着他。方志强到现在都记得,他嚎啕大哭着,叫着母亲,他是真的没有想到,生离死别天人永隔会那么快地降临在他身上,他这一生几乎从未为母亲做过什么,就看着她在自己的怀里咽下了最后一口气,甚至直到走的时候,母亲的眼睛都没闭上,她放不下自己的儿子,那是她永远的牵挂。

  父亲也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所以紧跟着,母亲的丧事刚办完,他就把方志强赶出了家门,随后是方志强到伤害谋生,父子俩连电话也没有通过一回,如果不是李潇潇从中帮忙,也许到现在,他还以为父亲一直没有原谅他,也许还是对父亲不闻不问,任由父亲在小山村里孤独地承受病痛……一想到这些,方志强就自责地恨不能去死。他后悔了,是真的后悔,那时候就不该坚持,去到外地开分店,应该听刘艳的,早早把房子先买了,把父亲接过来,那样的话,就不会发生今天的事情,直到现在才发现父亲的病情,而他远在几千里之外,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焦灼地往回赶。

  方志强痛苦地捶着方向盘,到这一刻他才知道父亲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到底是有多重要。他宁愿不要佳家,什么也不要了,也要换回父亲平安无事。
  方志强流着泪一边开着车,脑海中一幕幕都是曾经的情景:他还小的时候,没有人照顾,父亲就背着他下田,把他放在田埂上,捉一只蚂蚱拔几根草给他玩。每次他抬头,总能看见父亲跟母亲忙碌劳作的身影。后来那身影也日渐佝偻了,都是因为他,他是父母最沉重但是却无悔的负担。等收成了,父亲挑着两单满满的稻谷,到镇上去换钱,一趟又一趟,沉重的扁担在他箭头颤巍巍的晃,压得父亲的声音仿佛也在晃悠,然而父亲却从来不忘记回来时候给他带几颗糖,或者新的作业本;考上大学那天,父亲一高兴摆了好几桌子酒,把乡里乡亲亲戚朋友都请到家里庆贺,逢人就说我儿子有出息了,以后要当大官了……

  那些过往的回忆,一遍遍刺痛着方志强的心,让他实在控制不住自己,发疯一样,只想用尽快的速度,赶回到父亲身边。
  然后方志强的电话响了起来,现在每一声手机铃声,都会让他心惊肉跳,担心是林哥打来的,他期待着林哥的电话,但又生怕是林哥打来的,因为他不知道,会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好在电话不是林哥,而是毕罗春打来的,方志强心中略微松了口气:不是林哥打来的,就说明起码父亲的情况没有恶化。只是不知道毕罗春为什么这时候打电话过来,方志强想了想,还是接起了电话。
  毕罗春的声音很焦急:“强子,你在哪里?”
  “我在路上,还没来得及跟你说,我有事回老家,最近都不在上海,你有什么事的话……”
  方志强还没有说完,就被毕罗春打断了:“我知道叔叔生了病,刘艳刚才上来跟我说了。她担心你的情况,知道你着急要赶回家,但是怕你现在的样子,又是开夜车,一个人回去不安全,所以过来叫我跟你一起回去。我现在在出租车上,过去找你,你到哪了?”
  方志强愣住了,反应过来以后心里头很感动,为刘艳和毕罗春对他的关心。“不用了老毕,我没事的,我现在很冷静也很清醒,一个人回去没问题的。你留在这,还有工作什么的……”
  毕罗春直接打断他:“强子,是兄弟的,就别婆婆妈妈的,赶紧说你现在哪儿。”说出这话以后,愣了一下,声音有点低:“我知道我现在不配做你兄弟,但是你不能什么都不让我为你做,你帮了我那么多,我总该回报你一点。再说了叔叔的病情,多个人多个帮手。快点,师傅一个劲问我去哪儿,我不能一个劲光在这晃悠。”
  方志强知道,毕罗春说的是实情,他现在的确情绪很不稳定,回去的路又太远时间太长,有个人跟他搭把手轮流开车是要好很多,所以他问清楚毕罗春的位置,告诉他让出租车司机往前开到一个路口,他们在那里汇合。
  他把车子开到那个路口的时候,毕罗春已经在等了,还提着一个大袋子,方志强一看,里头装的都是烟、红牛、灌装咖啡还有泡面饼干跟水,明显这是做好了开长途的准备。方志强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最后还是点点头:“老毕,谢了。”
  毕罗春直接让他坐到副驾上,自己来开:“还客气啥?叔叔都这样了,你知道消息就该赶紧跟我讲,这会咱们都该快上高速了。强子,别的事情我未必能帮得上,但是就冲咱们之前的交情,冲你对我爸妈……叔叔我也是把他当父亲看的,这种事情,你不该瞒我,我有责任跟你一块儿照顾他。这也是我的一份心意。”
  毕罗春说的非常诚恳,看得出来他不是说假话或者哄骗方志强。方志强心里头很感动,这个时候,他最需要的,其实真的是有人在身边陪他一起度过。虽然毕罗春并不是他心目中想要陪伴他的那个人,但是他的心意,还是让方志强很感慨。
  “你先睡会,咱俩轮换着开。”毕罗春对方志强说着。“也别太担心,老人家年纪大了,有时候身体机能年会出问题,慢慢调养一下总会好的。”
  然而实际上,方志强哪里能睡得着,父亲的病情,让他始终悬着一颗心。他一路上就始终不停地抽着烟,后半夜的时候,换毕罗春睡一会,他继续去开。然后两个人就这样轮换交替着。
  天亮的时候,林哥的电话打过来,说医院方面已经确诊了,方志强父亲是胃溃疡,造成的穿孔以及血管断裂导致的吐血,目前情况已经控制住了,还在进一步住院观察。
  到这时候,方志强的心总算能够放下来,长长出了一口气。

  因为这次事情紧急,方志强急着到家,而且毕罗春跟方志强也都是老手,不像李潇潇那样胆小的,所以开车都很快也很稳,这次十几个小时,就赶到了县城医院。十几个小时,两个人除了上厕所,基本上没有下过车,也都没有合过眼,甚至连东西都没吃,吃不下去,全靠着烟跟红牛提神。而毕罗春也就这样陪了他一路,也幸好是有毕罗春,不然的话,方志强一个人,真的是不知道会不会发生其他事。

  到了医院,方志强迫不及待地下了车,一边给大林哥打电话,问清楚病房,跟毕罗春一块,匆匆上去,找到了父亲所在的病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