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747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而且,看目前徐京华主动招揽梁健的架势,恐怕也不想向刁一民低这个头。
  梁健不知为何,忽然想到了霍家驹。罗贯中倒台的时候,不知道当时霍家驹心里是个什么样的心理活动。
  想到当初的青山野钓,梁健就有些唏嘘。霍家驹要是不那么犹豫,恐怕此刻他也能在西陵省愉快收场了。毕竟他任期将满,之前那几年一直平平无功,如果最后能加上扳倒罗贯中这一笔,想来履历上也能增辉不少。可他一犹豫,这个机会就跟他擦肩而过了。
  不过,梁健也不怪他。换成别人,恐怕也会在梁健和罗贯中之间选择罗贯中,娄江源就是一个例子。
  一个是久占鳌头的副省长,一个是初来乍到的市委书记,这差距,一般人谁敢搏!
  “虽然刁书记对你的工作能力不是很肯定,但是我觉得你不错。如今统战部缺了一个副部长,你有没有兴趣?”徐京华的声音打断了梁健的神游的心思。统战部副部长,这可不是一个小馅饼。

  梁健虽然不知道徐京华为何有这样的自信,能够向梁健许下这么大的一个馅饼,但他既然敢开口,肯定有他的能耐。但,如果梁健吃下了这个馅饼,那就相当于把自己跟徐京华绑在了一条战船上。
  如今的西陵省,要想留在这里,站队是必然的。但,徐京华给出的这个馅饼,却让梁健有些难以下咽。
  统战部副部长,这位置看似不错,但其实也相当于是个傀儡位置。哪怕没有太和市的一摊事,市委书记和副部长相比较,梁健也更倾向于市委书记。
  但明言拒绝,未免太不给徐京华面子。西陵省如今两尊大神,梁健已经刁一民那一尊,若要再丢了徐京华这一尊,就算勉强留在了太和市,这日子恐怕也不好过。
  梁健在心底飞快盘算着,该怎么回答徐京华,既能推掉这个看似美味的馅饼,又能不伤了两人目前的这种和谐关系。
  正在这时,门突然笃笃地响了。小许将门打开了一条缝,探进脑袋来说:“部长,晋州市的副市长来了,在门外。”

  晋州市副市长?梁健心里嘀咕了一声,面上没露声色。徐京华问:“哪个副市长?什么事?”
  小许回答:“就那个姓杨的……”
  徐京华立马接上:“哪个姓杨的?”
  小许微愣后,马上回答:“分管水利的杨其昌副市长,他说有点事想找您汇报一下。”

  分管水利的找徐京华汇报事情?这听着总是有那么点不协调。梁健一边心里想着,一边立即趁机站了起来,对徐京华说道:“那徐部长有事就先忙!我不打扰了!”
  徐京华也没留梁健。梁健出来,看到小许口中那位分管水利的杨其昌副市长,人挺矮,估计只有一米六左右,但长相还挺精神。他恭敬地站在门外走廊的一边,看到梁健出来,朝梁健笑了笑,似乎挺和善的一人。
  梁健也朝他笑了笑。他很快跟着小许进办公室了。
  梁健正准备走,小许竟转身就从办公室出来了,并且叫住了梁健。
  梁健转过身去看他,问:“许秘书,有什么吩咐的吗?”
  小许笑道:“不敢吩咐不敢吩咐!上次有人送了部长一点茶叶,部长说梁市长也喜欢茶,就让我拿点给您。我已经准备好了,您稍微等等,我拿给您!”
  小许说着很快闪进自己的办公室,拿了一个包装简洁但很精美的纸盒子出来,递到了梁健面前。
  梁健一边谢,一边接过。

  小许说:“您还有事,那我就不拉您进去坐坐了。下次您再过来的时候,我请您喝茶!”
  “应该我请你喝茶!”梁健笑道。
  两人又客气了两句后,各自忙各自的去了。
  梁健走到电梯口,拿着那盒茶叶,看了看,放到了包里。
  这茶叶,是不想接也得接。

  梁健一边想着徐京华办公室里说的那个提议,一边进了电梯。
  徐京华的拉拢之心很明显,但这统战部的副部长,梁健真心不想坐。这副部长的名头看似好听,可实际上,不如一个市委书记来得自在。而且,罗贯中的事件过后,刁一民对梁健的意见肯定很大,虽然现在被罗贯中事件所牵制不能对梁健做什么,但如果这个时候徐京华提出来要将梁健调到统战部副部长的位置,肯定是不利于刁一民和徐京华之间关系保持和平的。所以,徐京华不惜得罪刁一民却向梁健抛出这么个大馅饼,必然是有他的目的的。那么他的目的是什么?

  这一次,罗贯中在省里的势力,几乎连根拔起。但徐京华的势力可以说是片羽未伤。这样的局面下,徐京华要扩张比刁一民要趁机培植自己的人更加容易。如此前提下,只要徐京华略微动一动,以刁一民的野心,两人间必然势成水火。那么梁健如果真的去了统战部,必然又会是徐京华手中的一把利剑。到时候,可不是梁健想刺哪就能刺哪。
  由此看来,徐京华不是没有野心,相反,他的野心应该很大。
  梁健不介意成为一把剑,但他不希望被别人掌控。
  出了电梯,梁健在省政府里漫无目的的转。统战部他是不会去的,与其在刁一民眼皮子被人指挥,不如就待在他的太和市,安安稳稳地为一方百姓真正的做点事情。
  想通了之后,他就去了刁一民办公室。
  曾经祁秘书的办公室里坐着一个有些脸生的人。看到梁健走过来,梁健还没来得及敲门,他就站起来,问:“找谁的?”
  梁健想,他应该是没认出自己。便道:“我找刁书记。他在办公室吗?”
  那人走到门口,先上下打量了一下梁健,皱着眉头问:“你是谁?哪里的?”

  梁健无视他嚣张的态度,耐着性子回答:“我是太和市的市委书记梁健,我想找刁书记说点事,不知道刁书记现在是不是有空?”
  “刁书记知道你要来吗?”那人又问。
  梁健摇头。
  那人又打量了一番梁健,目光和之前的打量不太一样。梁健想,他应该听到过梁健这个名字吧,不知此刻心里在想什么。
  “你现在这等等,我去问一问。”那人扔下梁健就往刁一民办公室去。走的时候,还顺手将他办公室的门给带上了。

  梁健没将他的动作放在心上,站到了边上等。那人敲开刁一民办公室问了一句后就回来了,对梁健说:“刁书记现在在忙,没空见你。”
  梁健想,刁一民应该只是不想见他。只是,如果他停职的事情不解决,太和市城东项目的事情,他就不好插手。娄江源既然敢不顾之前交情重新审核项目,那么梁健要是还只是个被停职的市委书记去插手这件事,必然是有招等着的。
  所以,无论如何,梁健也得要把停职的事情解决了。
  想着,梁健便对这人说道:“没事。那我就在这等着,等刁书记空了再说。”
  梁健说着,又站到了一边。
  那人沉了脸色,对梁健不耐烦地说道:“你等也没什么用。刁书记今天是不会见你的。”梁健看了他一眼,淡淡一笑,道:“那我就等到明天吧。”
  日期:2016-08-16 06: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