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497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刘福礼的话还在继续,但在场众人的反应却是各异。好多人都长嘘了一口气,为这个消息得到证实而心里踏实下来。这些踏实下来的人,无非就是事不关已,一种好奇的心情,纯粹是看热闹心理。但大多数人恐怕却未必如此,因为被查的是前政府一把手,好多人可是与其有过交集的,谁知哪里会牵扯到自己?
  楚天齐无法了解到别人内心真实想法,但有几个人脸上却似乎写着答案。他发现,主席台上的常委们大都面色沉重,不知是痛心还是憎恶?常务副县长魏铜锁虽然也面色严肃,但那严肃的背后,分明写着两个词:兴奋、踌躇满志。而萧长海的脸上,却写了另外几个近义词:恐怖、担心、忐忑。
  再看台下众人,大都面无表情,不过曲刚、向阳脸色却非常难看。与他二人形成鲜明对照的,是那个坐姿挺拔、面带微笑的赵伯祥。
  看着身侧意气风发的赵政委,楚天齐不禁疑问:他真的就那么高兴?

  睁开矇眬睡眼,楚天齐发觉窗帘透进微弱的光亮,应该天还没有大亮,便准备看看时间。
  “笃笃”、“笃笃”,敲门声一阵紧似一阵。
  楚天齐一楞:这么早,谁在敲门?同时也明白一件事,自己应该就是被敲门声惊醒的。
  既然这么早敲门,肯定是有要紧事,于是楚天齐便赶忙坐了起来,穿着衣服。

  “叮呤呤”、“叮呤呤”,铃声又响了起来。
  跳下床,拿过手机一看,是高强的号码,楚天齐赶快按下了接听键。
  手机里立刻传出高强的声音:“局长,起了吗?”
  “我正在起。”楚天齐回答。
  “我在你门口,出事了。”高强的声音很急。
  “出……我给你开门。”楚天齐挂断电话,推开套间门走出去,又迅速打开外屋门上的插销,打开屋门。
  高强一步跨进屋子,急着说:“明白人被毒死了。”
  “什么?”楚天齐“咣”的一声关上屋门,质问着,“你们是干什么吃的?明白人牵涉着连莲、肖万富、干警小张、小孙等等好多人,是相关案件的关键节点。为了抓他,我们用了多少心思,费了多大周折,顶着多大压力,这说死就死了?”
  说话间,楚天齐坐到了办公桌后。
  高强解释着:“局长,是这么回事。对于明白人,我们一直不敢麻痹大意,也让手下人特别关注。尤其自你被停职以后,我们更是不敢掉以轻心,既防明白人逃跑,也防自杀或他杀。可是昨天晚上是柯晓明大夜班,并不是我们中队的人,也……”
  楚天齐语气缓和了一些,用手一指对面椅子:“坐下说。到底怎么回事?现在什么情况?”
  高强坐到椅子上,继续说:“我也是接到柯晓明电话以后,才到了现场,法医正准备对明白人进行尸检。现在曲局长已经安排人去追,我了解了一下情况,马上赶来向您汇报,然后就得去参加行动。据柯晓明讲,毒杀明白人的可能是杨天明。”
  楚天齐很惊讶:“杨天明?怎么是他?具体说说。”
  “局长,是这么回事,我听柯晓明说……”高强讲说起来。

  听着高强的讲述,楚天齐了解了大致情况。
  原来,柯晓明从昨晚就有点拉肚子,零点上班以后,拉的更厉害了。和他一个班的干警张有道也是如此,两人便轮流着上厕所。凌晨三*点的时候,张有道出去还没回来,柯晓明又实在憋不住。正这时,杨天明从门前经过,柯晓明就拜托杨天明给盯一下,杨天明答应了。
  过了一会儿,柯晓明回到了值班警卫室,见杨天明没在,便马上去看押室。从看押室门上玻璃看到,明白人还躺在里面床上睡觉,躺的姿势头里脚外,脸朝墙体方向。在一个小时前,柯晓明就从门外看过,那时明白人刚睡着,还说着梦话,躺的姿势就是这样,现在也一点没变。柯晓明放了心,回到值班警卫室。
  这时柯晓明才想起来,刚才在离开屋子时,杨天明特意嘱咐他,要他快去快回,杨天明也说可能一会儿还要去厕所,还说看到张有道出去买拉肚子药了。当时柯晓明着急要去厕所,也没在意,现在想起对方的话,认为杨天明肯定是憋不住,也去厕所了。肚子稍微舒服一点儿,又看到明白人没出状况,柯晓明便靠在椅子上打盹。晚上拉肚子,值班上岗前也没睡着,这时柯晓明也确实困了,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柯晓明正睡着,被对讲话筒叫醒了,是从监控室发出的声音。说话的是刚到监控室值班的干警,说是发现上一班两名监控员睡着了,还说调监控录像看到,在凌晨三*点一十七分的时候,杨天明进过看押室。柯晓明意识到不妙,赶忙到看押室去看,这才发现,明白人七窍流血而亡,血都是黑的。于是赶紧向曲刚做了汇报,并带人去追,刚追出不久,就被曲刚喊了回来。
  听到半截,楚天齐插了话:“刚才这些,你都是听柯晓明说的?”
  高强回答:“大部分是,有的是听刚上岗的监控员说的。另外,我也看了监控录像,录像显示,杨天明在进到看押室之前,把一个注射器式的东西塞到门缝的地方,我估计注射器里面是高浓度迷*药。录像还显示,杨天明在进到看押室以后,动过明白人,具体做了什么,因为杨天明背对镜头挡着,看不到。在杨天明动明白人的过程中,明白人没有任何反抗动作,也说明明白人当时已经失去了知觉。”

  楚天齐问:“原先那两名监控员睡觉是怎么回事?”
  “现在已经把他俩弄醒来,据他们说,杨天明曾给过他俩每人一瓶冰镇矿泉水,他们喝了两口水,就睡着了。监控录像上显示,确实有这种情况。录像还显示,杨天明白出了监控室后的五分钟,就到了值班警卫室。”
  楚天齐道:“中间的五分钟,他是不是去了厕所?张有道什么情况?”
  高强说:“应该是。现在张有道已经回来,正是出去买药了。张有道说,买药建议是杨天明提出的,还说会替他一会儿,会和柯晓明一起值班。”
  “拉肚子怎么回事?”楚天齐又提出了疑问。
  高强道:“柯晓明怀疑是杨天明搞了鬼。他说昨天晚上,杨天明请他在外面吃饭,吃完饭时间不长,就拉肚子。柯晓明问杨天明,杨天明也说肚里不舒服,当时柯晓明说要去找饭馆,杨天明表示由他去找,让柯晓明抓紧休息,一会儿好上大夜班。另外,张有道昨天也吃了杨天明打包的烤串,在这一点上,柯晓明和张有道说法一致。”
  楚天齐又问:“现在对杨天明搜寻情况怎么样?”
  “曲局叫回了柯晓明,派刑警队副队长刘二成带人去追了,从录像显示,杨天明奔了乡下方向,其它的暂时不知道。”说到这里,高强压低了声音,“您不觉得这事有些怪吗?”
  日期:2017-07-13 06:3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