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的世界--打眼》
第650节

作者: 一念沧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不是干哪行的人,身上没有那股子土腥味……”方逸闻言摇了摇头,说道:“而且那钱也不是出土的东西。”
  “不是出土的东西?这不可能吧?上面可都是锈斑呀。”
  满军不怎么相信方逸的话,在古玩行厮混了这么多年,他满老板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啊,是不是出土的物件,满军自问还是能分辨出来的。
  “那是水锈,不是土锈,这钱是出水而不是出土的……”方逸看着满军,笑着说道:“满哥,你连水锈和土锈都分不出来,在古玩行干了这些年,没被人坑个狠的,算你运气好……”
  “那是你满哥我人品好,方逸,你的意思是,那枚铜钱是从水里打捞出来的?”满军自夸了一句,将话题又转到了钱币上。
  “嗯,十有八九是从水里打捞出来的,满哥,你等等,我先打个电话……”
  方逸听老师余宣说过西王赏功的来历,但他也有些拿不准,当下掏出了手机,找到老师的号码之后拨打了过去。
  “你小子是不是跑来闽省给我拜年了?”电话接通之后,话筒里传来了余宣的声音。
  方逸知道,余宣的性子和孙连达不同,他喜欢和弟子晚辈们开些玩笑,方逸也习惯了这个老师的做派,当下笑道:“老师,过几天我去看望您和师母,您说师母喜欢什么物件,我给淘弄过去……”
  “算你小子有良心,不过人别来了,我后天和你师母去巴黎,下个月才回来……”
  余宣笑着回了方逸一句,开口说道:“说吧,找老师有什么事儿?是不是又弄到什么好东西了?我给你说,你要是又搞到一尊宣德炉,一定给匀给老师一个……”
  对于方逸的好运气,余宣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和京城的王老爷子寻摸了一辈子,也没能碰到一尊真正的宣德炉,但方逸只是去了趟缅甸,就带回来这么一个,要说余宣不羡慕,那绝对是假话。
  “老师,宣德炉就没有,不过我碰到了点别的物件……”

  方逸笑了笑,说道;“老师,前段时间你好像给我说过西王赏功这钱币吧,我想问问您它的出处是哪里?今儿我见到一枚,上面不是土锈而是水锈,我怀疑这东西是从水里捞出来的……”
  “西王赏功?你见到西王赏功了?”方逸话声未落,余宣在电话里的音调就陡然高了八度,“你在哪里见到的?是金币银币还是铜币?”
  余宣是古玩杂项的专家,钱币也是其研究的主要对象之一,不过和宣德炉一样,古泉五十名珍里的物件,很多都是孤品,就连余宣见过的也不多,是以听到方逸见到了西王赏功钱,余宣也是激动了起来。
  “老师,我不光见到了,这钱……我手上就有几枚……”方逸想了一下,还是将自己有三枚西王赏功的事情给说了出来,除非他日后不把那几枚钱币拿出来,否则怎么都无法隐瞒过去的。
  “你……你有西王赏功,你是从那里搞来的?以……以前怎么没听你说过?”说实话,电话里的余宣真是被方逸给吓到了,以至于说话都有点结巴了。
  从清末民初至今,西王赏功一共就只出现过两枚银币和一枚金币,历经战乱之后,这几枚钱也都不知道流落到什么地方去了,方逸开口就说自己手上有几枚,这个消息如果传出去的话,那简直就是在古泉界扔下了一枚重磅丨炸丨弹。
  “前几天我回山拜祭师父,从师父的遗物里找出来的……”
  方逸心里早就想好了说词,“不过这几枚钱的品相太完美了,我觉得可能是后仿的,今儿在店里遇到一个上门出售西王赏功银币的人,我才想起这茬来的……”

  “你小子自己拿不准,不会早点给我说啊!”
  听到方逸的话,余宣急吼吼的说道:“你在金陵别乱跑,我坐下午的飞机赶过去,晚上就能到,到时候你把那几枚钱给我拿过来,行了,先这么说,我现在就去机场……”
  “哎,老师,您别急啊,您先说说这西王赏功钱的出处再挂电话呀……”听到老师像是要挂断电话,方逸连忙喊了一嗓子。
  “出处?当然是从水里捞出来的,这事儿见面了我再和你说……”余宣顿了一下,并没有马上挂断电话,而是开口问道:“对了,找上你们卖钱币的人,是不是从川省来的?”
  “是从川省来的,叫侯景臣!”方逸回了一句。

  “是那小子啊……”余宣在电话里沉吟了一下,说道:“他的东西你最好别收,嗯,这只是老师的一个建议,听不听的在你自己……”
  “老师,我明白了,我手里这几枚西王赏功要是真的话,哪里还用收他的东西……”方逸闻言哈哈一笑,看来自己的判断没有错,侯景臣的确是属于那种不可打交道的人。
  “等我看了再说,你师父是位奇人,那几枚西王赏功很可能是真的……”
  想到方逸手上有好几枚西王赏功钱币,余宣哪里还有心情和方逸扯淡,随口说了一句之后就挂断了电话,话说从福市到金陵就下午一个航班,去晚了可是赶不上飞机的。
  “满哥,你这是干什么?”方逸挂上手机之后,一抬头就看到满军那双似乎都要冒出火光的眼睛,顿时吓的往后退了一步。

  “方逸,你小子真有西王赏功钱?有好几枚?还是完美品相的?”
  刚才方逸和余宣的电话,满军在旁边可是听得一清二楚,听了这通电话,满军也有些明白方逸适才为什么没将那枚西王赏功放在眼里了。
  “没错,我就带在身上了,没事用来占卜还不错,挺灵验的……”方逸的右手从口袋里掏了出来,三枚在灯光下闪烁着一种诱人光泽的钱币,顿时出现在了满军的面前。
  “这……这包浆,最少也有五六十年了吧?这东西就是后仿的,那最少也是民国时的物件……”看到方逸手上的钱币,满军几乎连呼吸都停住了,那架势像是生怕自己呼吸重了将这几枚钱币给吹跑一般。
  “咦,满哥,眼力不错啊,能看出这包浆的年份来?”
  听到满军的话,方逸顿时笑了起来,因为这几枚钱币的包浆年份,的确就只有五六十年,这也是方逸修为精进之后才能达到的年份,在最初的时候,他加持过的物件充其量也就只有一二十年的包浆。
  “嗨,瞧不起你满哥是不?”
  对于方逸的话,满军很是不满,戴上桌子上的手套之后,小心翼翼的将一枚西王赏功的金币拿到了手中,一边看一边说道:“你这钱币包浆润泽,显露出来的不是做旧的贼光,看样子出土有些年份了……”

  “是出水……”
  方逸纠正了一下满军的说法,之前他得到这几枚西王赏功的时候,上面也满是水锈,如果追究根源的话,恐怕和那位侯老板所拿的钱币是一个出处。
  “都一样的……”
  满军不在乎的摆了摆手,口中继续说道:“这钱币字体刚劲、笔画清晰,最难得的是品相完美,方逸,如果这玩意是真品的话,那你小子可就发大财了……”
  满军知道,收藏钱币的圈子虽然不大,在古玩行里算是小众,但从清末开始,玩钱币收藏的人无一不是底蕴深厚之辈,他们是属于那种能出得起大价钱购买物件的群体。
  日期:2016-12-09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