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202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一会儿,他方才说道:“世人都觉得你陆言不过是一个躲在陆左威名之下乘凉的后辈而已,却忘记了你做出的这些事情,可没有陆左的什么影子——不错,对于陈志程,我的确很了解,我甚至是他第一份工作的直属领导,对他也是充满了信任的。但我并不能代表某些身居高位者的看法,你们可别忘记了,早在春秋之时,鲁国乡民曹刿就说过一句话,‘肉食者鄙,未能远谋’!”
  听到李老的话语,徐淡定顿时就是眼睛一亮。
  他有点儿激动地说道:“老领导,我今天带着陆左过来,不为别的,就想问你一句话——茅山亡了,龙虎何安?”

  他说得很简单,而这句话却问得人振聋发聩。
  双方都是当世人杰,用不着像战国豪杰一般,用那纵横之术,耍无谓的嘴皮子,因为你想说什么,别人的心中都明白。
  徐淡定此番前来,也只想说一个道理。
  那就是茅山真的破落了,下一个轮到的,又该是谁呢?

  在之前的时候,龙虎山、茅山两雄争锋,各不相让,但在上位者的眼中,这些其实都归属于江湖势力。
  江湖势力和以王红旗、徐淡定、苟老为首的老牌势力、还有后来居上的勋贵势力一起,构成了现如今的当朝局面,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江湖势力的人数虽众,但一盘散沙,最上面的根基又几乎没有,宛如立于沙堆之上的高楼大厦,几乎是一推就倒。
  这个时候如果还不团结起来,下一个首当其冲的,绝对就是龙虎山。
  只要不是傻子,都能够看得出来。

  而经过这几年的相处,我们就不信龙虎山的有识之士没看出那帮人狼子野心的真面目来。
  之前的人,守规矩,争夺的是荣誉,是名望,是所有老派人为之坚持的信仰。
  但现在的那帮人却不是。
  他们的眼里,只有利益,他们就好像是被利益驱使的行尸走肉一般,别无其他。
  真正让这帮人上了台,局面一定会很糟糕,稍不如意就给你肉体打击,让你死无葬身之地,再不行也管不得“祸不及家人”这种江湖小喽啰都讲究的底线和原则,直接跟你玩阴的。

  他们甚至还下作到出卖国家利益,跟虎视眈眈的境外势力去合作,断了你的根基。
  这样的人,谁能忍?
  这些道理,徐淡定知道,我知道,想必面前的这位睿智长者,也是清清楚楚的。
  徐淡定知道他的脾气和秉性,所以并没有讲事实摆道理,而是单刀直入,然后用真诚的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对方,等待着李老最后的决定。
  当时双方都沉默了许久,现场一度很尴尬。
  就在我以为双方就要谈崩的时候,李老突然间却是笑了起来。

  说句实话,老头儿长得挺帅的,一脸正气,笑起来的时候,有一种老顽童的感觉,阳光得很。
  而他笑过之后,这才说道:“小徐,你这是在将我的军啊。”
  徐淡定刚才质问的时候,咄咄逼人,但此刻却有变得无比的恭敬起来,拱手说道:“情非得已。”
  李老又看向了我,说陆言你怎么想?
  经历了刚才死一样的沉默之后,我这会儿也是心思活泛了许多,为了促成此事,我开口说道:“李老,我虽然当了茅山一外门长老,但说到底,实权不多,我的确可以代表茅山的态度,萧掌教也会承认我所说的话,但我个人也给您一个承诺,那就是如果有一天,龙虎山遇到了什么难事,只要有用得到我的地方,只要不违反我的个人原则,我都会竭尽全力!”
  我说得铿锵有力,而李老却笑得更加灿烂了。
  他站起来,走到了我的跟前,伸手与我相握,然后又拍了拍我的肩膀,说我很喜欢你。
  呃……
  还没有等我多作联想,李老便开口说道:“我不是蠢人,知道在这个时候,应该站在哪一边,但龙虎茅山相争多年,远的不说,之前萧克明力压我龙虎山望月真人而登顶天下符箓巅峰,就让龙虎山的众人咽不下去那口气,所以内部才会如此不统一,但你刚才说的那句话,我觉得说服了我,也让我能够凭着它,去说服所有不同意见的人……”
  徐淡定也站了起来,激动地说道:“老领导……”
  李老眼神一沉,顿时就变得无比霸气:“给你两天联络的时间去找帮手,后日朝堂,龙虎山将会发动所有关系和能力,弹劾武卫东!”

  一直到离开了李老的居所,我的心中依旧还是有些心潮澎湃。
  没有想到,李老在这样关键的时刻,居然选择义不容辞地站在了我们的身后,并且发动起所有的力量,对武副局长进行弹劾,这事儿听起来,实在是太热血了。
  要知道,李老并不仅仅只是一个没有职位的巡视员。
  他在全国道教协会之中也有职位,另外在几个官方的协会之中,都有任要职,是龙虎山在朝堂之上的代表人物,身后不但站着整个龙虎山,而且还有许多依附龙虎山的其他宗门力量,以及这些年来一直和龙虎山有着关联的联盟。
  龙虎山从一开始就押宝在当今朝廷身上,在朝中的潜在势力,其实远远要比茅山强大许多,甚至相当于其余宗门力量的总和。
  牵一发而动全身,这些人,才是徐淡定真正想要去争取的。
  而所谓的弹劾,也并不仅仅只是打嘴炮。

  不动则已,一动则雷霆万钧,如山峦崩塌,这才是那些大人物们行事的作风。
  敲定了龙虎山这一块儿,后面的事情,基本上是可以稳住了。
  一直到离开了胡同口儿,我还是激动得不能自持,徐淡定笑了,说怎么样,很兴奋吧?
  我点头,说自然。
  徐淡定叹了一口气,说姜还是老的辣,说句实话,你今天还是给他算计了。
  啊?

  徐淡定的一番话,就如同一盆凉水般,从头泼到了脚,让我有点儿透心凉。
  我有点儿摸不着头脑,说你这是什么意思?那位李老,并不是真心想合作?
  徐淡定笑了,说恰恰相反,双方合作,这是必然的结果,龙虎山此刻已经别无选择,而正因为如此,他方才会一直绷着,不松口,就是想要让我们给出一些能够打动龙虎山的好处来;但事实上,即便是茅山什么也给不了,他们也会选择施以援手的,这唇亡齿寒的道理,是个人都懂……
  呃?
  我有点儿郁闷,说那你的意思,是我刚才说的那个承诺,其实是多余的咯,我不胡乱张口,他也会答应?
  徐淡定笑而不语,不过脸上淡淡的笑容,却还是出卖了他的意思。
  日期:2016-12-09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