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201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看向了屈胖三,说你跟我一起去么?
  屈胖三伸了一下懒腰,说这种弯腰求人的事儿,可别叫我,我听关心金融股票的,你们去那儿做客,我就跟吴盛同志聊一聊炒股的事儿吧。
  我忍不住翻起了白眼来,说你有本钱么,就去炒股?
  屈胖三嘻嘻一笑,冲着吴盛说道:“要不你借我点儿?”
  哈哈……
  众人一阵笑,气氛倒也不像之前那般僵硬。

  徐淡定虽然闲赋在家,但毕竟是关键人物,说不定身后有些眼线,所以他跟我们商量妥当之后,先离开了这儿,而随后吴盛带着我们在这茶馆坐了一会儿,又帮我们介绍了另外一个联络员八戒。
  他是真的忙,到了中午的时候,电话一个又一个的打来,我和屈胖三于心不忍,便让他赶紧先走。
  吴盛推辞再三,这才对我们说道:“有什么事情,联系我。”
  他吩咐茶馆老板八戒照顾好我们,然后这才离开。

  瞧见这人匆匆离去的背影,我忍不住感慨,说想不到茅山还出这样的人才,说句实话,像这样的人,倘若是以前的我,还真的只能够对他仰望——八戒刚才说,这位孤狼先生,可比网络上传得神乎其神的股神徐翔还厉害呢……
  屈胖三嘻嘻笑,说现在需要仰望的人,可是他。
  我们在茶馆待到了下午,徐淡定乔装打扮而来,带我离开,而屈胖三则在茶馆提供的一房间里呼呼大睡。
  徐淡定没有开车,拦了一出租,带着我来到了城南的一处街市来。
  那位李老的四合院闹中取静,转过一条繁华的商业街,来到那胡同口,立刻就僻静了许多。
  来到了门口,有人守卫,穿着青色道袍。

  我们表明了身份之后,有人上来搜身,这才放我们进去,自有工作人员领着我们往里走,来到了第二进的一处厅堂里面来,那儿坐着一个白发老者,看不出年纪,红光满面的,穿着一件白色练功服。
  他瞧见我们,笑吟吟地站起来,拱手说道:“淡定,好久不见了。”
  徐淡定拱手,说老领导,您批评得是,我应该早点来看看您的,都是我的不对……
  两人寒暄几句,李老的目光落到了我的身上来。
  他眯着眼睛,说道:“你是?”

  我拱手,不卑不亢地说道:“在下陆言。”
  啊?
  为了保险起见,我一直都没有用真面目来示人。
  毕竟这地方人多眼杂的,对于不想透露来京消息的我来说,必要的谨慎还是需要有的,而当李老看向我的时候,我低头下去,抬起来的一瞬间,简单地说起了这四个字来。
  如果是一年前,说不定我这话儿说出来,人家会是一脸茫然的表情,不知道我是谁。
  但现在不会。
  无论是天下十大评选之中我真正的崭露头角,还是现如今被茅山火线任命为外门长老,现如今的我,已经在这个江湖上,闯下了一番偌大名头。
  也就是说,现在的我,可以算得上是一方重要人物了。
  李老对徐淡定能够平淡视之,那是两人之前就有打过交道,有情分,但听到我的名字,一下子就严肃了起来,朝着我拱手,说原来是茅山的陆长老。
  他弄得很正式,搞得我有点儿尴尬,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好在旁边有个徐淡定,在旁边打哈哈,说老领导您就别捉弄陆言了,他也是被拿枪逼后心,新官上任,不懂这里面的规矩,要不然也不会在茅山这种生死存亡的时候还上杆子地当这么一个打手保镖事儿的外门长老。

  李老笑了,说可别这么说,江湖上不知道有多少人眼巴巴地想着当这个打手和保镖呢。
  徐淡定的表情却严肃了起来,说但凭着陆言这一身本事,却用不着趟这趟浑水。
  他说的这话儿李老还是挺认可的。
  他点了点头,说对,关于陆言的许多事情,我都有听说了,说句实话,他若是真的想找个宗门靠着,宗主的位置觊觎不了,二把手、三把手估计都能虚席以待,即便是龙虎山越是如此,他能够在这个时候入茅山,显然也是看在萧克明那小子的面子。
  说完这些,他伸手,对我说道:“请坐。”
  大家各自落座,徐淡定执意让我坐在李老的对面,而他则坐在下手,然后说道:“老领导,我这一次过来的想法,想必你应该是清楚的,不知道你对于这事儿,有什么想法。”
  李老哈哈一笑,说你问的,是我李浩然呢,还是龙虎山长老?

  他的话语,很有意思。
  如果问的是李浩然,讲的是过去的交情,那他就跟我们说实话,但只是以个人的身份来谈;而如果是龙虎山长老,那么他说的就是假大空的话儿。
  李老的确是个有意思的人。
  他一开口,其实就表明了自己的态度,那就是不愿意多搀和此事。
  不过他在徐淡定面前又不愿意绕圈子,所以才会说出这么一句话,让我们知难而退,保存私谊。

  这是个妙人。
  宗教总局这儿,除了许映愚许老之外,很少有再瞧见过这般有意思的人儿了。
  不过徐淡定既然打定主意来找他,肯定是做好了思想准备的,自然也不可能知难而退,当下也是笑了,说我贪点儿心,都想问一问。
  李老笑了,说好,想跟你说一说作为龙虎山的立场——龙虎山自从善扬师伯闭关之后,由这一代的张天师张永陵执掌,他继任二十五年以来,一直励精图治,弘扬道法,对于江湖之时,并不敢兴趣,甚至对于朝堂之事,都罕有涉及,也不赞同搀与任何派系之间的纠纷和碾压,所以对于茅山以及黑手双城麾下的那些人,我们表示同情,但无能为力。

  徐淡定显然早就猜到了这么一套说辞,点了点头,说那您有什么提议呢?
  李老说至于我个人,觉得茅山现如今最应该做的,就是摘清楚与陈志程之间的关系,不要让他的事情,影响到上头对于茅山的观感——我可刚刚听到一个消息,说陈志程可不仅仅只是被那邪佛黑舍利魔化才变的,而是他本就为蚩尤转世,天神祸害……
  徐淡定的脸色一红,激动地说道:“不、不,这都是那帮邪魔外道的污蔑,赤裸裸的污蔑!”
  李老说若非如此,那为何他能够做出那么多惊天动地的伟业呢?
  听到这话儿,在旁边宛如塑像一般的我终于忍不住了,插嘴说道:“外面的谣传无数,一点儿证据都没有,李老您是有眼光和见识的人,认识大师兄也有了那么多年,如何判断,心里应该是有一杆称的;至于成就伟业便是蚩尤转世,那么王红旗是不是也是?当年那些白手起家、打出这天下的人,是不是也是?”
  哈、哈、哈……
  听到我争辩的话,李老不怒反笑,仿佛很开心的样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