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痴迷着那些片,每次来的花样都让我情何以堪》
第23节

作者: 岁悦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村子里面虽然消息不灵通,但是有些东西她也从电视上看过,从前就有卖东西把孩子吃出人命来,老板被抓的事情。她一直都挺注意这些,但是这次因为是一个老批发户,她也就信了,现在想想连成本都不够的东西,人家凭啥卖给她啊?

  “婶子说啥呢,婶子的事儿不就是我的事儿么。”张洋嘿嘿笑了笑,就赶紧去王寡妇家走了。
  张洋也不知道自己做这些有用没有,杨老头儿说这是命,要真是这样的话,那不论张洋怎么做,肯定都改变不了最后的结果。就算是这吃的东西出不了问题,肯定还会有别的地方出问题。
  但是他现在也管不了这么多,只能躲一个算一个。
  王寡妇家住在村西头,张洋走到那儿的时候,时间已经是夜里十点左右。这个点儿,在农村里基本上都已经睡觉了,可张洋偏偏却要去拍个寡妇门,自己想想都觉得扯蛋。
  “啪啪啪……”
  用力地拍了一通门,张洋在外面静静地等着。
  “谁啊,大半夜的啥事儿明天再说。”王寡妇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显然有些不大高兴。

  “婶子,我是铁蛋,有急事儿,你开开门再说。”张洋一听她出来了,忙开口回应。
  “铁蛋?你这么晚怎么跑这儿来了?”王寡妇一听还真是铁蛋的声音,这才把门打开。
  “你家妮妮没事儿吧?”张洋一看到王寡妇,急忙就问道。
  “你这娃子咋说话呢,我家妮妮能有什么事儿?这不才刚刚睡下。”王寡妇没好气地说道。
  “呵呵,没事儿,没事儿就好,是这样儿,”张洋松了一口气,“玉凤婶说你今天下午在她那儿买了十小袋儿零嘴儿,她说刚刚发现那东西孩子吃了不好,所以让我跟你说一声,把东西给她带回去,回头儿让她退你钱。”
  “就这么个事儿啊,还大半夜地跑一趟,明天说不也一样么,都还没吃呢,我去给你拿,”王寡妇向外看了一眼,“你先进来吧,扒着个门子让人看了不像话。”
  张洋想这大半夜进个寡妇家,不是更不像话吗?但现在也顾不了这么多,就跟着王寡妇进了屋。
  还别说,王寡妇屋子里收拾得倒是很干净,一看就是个利落人。
  再把目光落在前面的女人身上,张洋心里啧啧了两声,心想这王寡妇真够苗条的,就是屁股小了点儿,也没有胸,这种平板儿一样的女人,总是让人缺少那种往炕上推的冲动。
  正想着,屋里灯忽地灭了。
  张洋本能地把手臂抬起来,恰恰这时候王寡妇转过身来。
  “小犊子,你摸哪儿?”
  王寡妇本名叫王春华,岁数不大,只有二十七八岁的样子,一年多前她老公跟着同村不少男人一起去城里打工,结果出了事故,再也没有回来。
  好在那家的老板不算太黑心,给赔了不少钱,这才让她带着当时才四岁的女儿撑了下来。
  刚才家里一下停电,张洋本能就把手抬起来,想要摸索着往前走,而王春华正好想回身告诉张洋让他别动,自己找蜡烛。

  两个人离得本来就近,张洋立刻就摸到了一个结实的地方,立刻惹来对方的责怪。
  “我没摸哪儿啊,这不是平的吗?”张洋说着还再次证实了一下,用手在那上面来回摩挲了一下,确实是平的啊,还穿着衣服,跟摸男人没有什么两样儿。
  “你个犊子……”王春华心里羞恼,这个小坏蛋摸着自己胸前,竟然还说什么是平的,这不是成心笑话她没胸呢吗?当时她真想把衣裳脱了,让这小子好好看看她那里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不过想了想她还是把这冲动给压了下来:“你站这儿别动,我点蜡烛,该死的李电杆,说修了一百回了,每次用不了两天又坏……”

  张洋暗暗笑了两声,李电杆那货,他要给你彻底修好了,还怎么找机会三天两头儿往寡妇家里跑啊?
  要说这王春华脸面长得也不难看,年龄上又比王淑芬那些女人小得多,按说村里的牲口们应该有不少都惦记着这寡妇的,但是也可能是因为这没胸没屁股的形象,实在是让人提不起兴趣,再加上听说这女人性子烈,所以从没听说过哪个男人来扒她家门的。
  不过这一回,张洋却是能猜到,那李电杆是肯定有这想法,他那几辈子没见过女人的货,还讲究啥胸不胸的,只要有那个坑的,他都想扑上去捅两下。
  蜡烛点上,屋里灯光氤氲,一晃一晃的火光,把王春华的模样照得更漂亮了几分,看得张洋也愣了一下,心里琢磨着,要是这春华婶装上个大点儿的胸部,肯定能一下子跳到凤凰村里有名的美女,至少也能排第三去。
  “我去给把那东西给你找出来。”王春华也是过来人,看到张洋的眼神儿变了,哪儿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不过从前她都是挺厌恶野男人看她,而这一次却还有点儿小得意,因为张洋不像李电杆那种,好像种马一样,见着个母的就想扑上去,眼神里透着那种想把对方扒光吃净的念头。
  张洋眼里的更像是欣赏,跟看画里的女人好看一样,这倒是小小地满足了一下王春华的虚荣心。
  应了一声,张洋人已经走到了靠里面的床前,小妮妮正头朝里睡觉。
  微微皱了一下眉,俯身爬到了床上,轻轻把小妮妮扳了过来。
  这一看不打紧,直接把张洋吓出了一身汗,只见小妮妮的额头上一小片黑中带紫,颜色还在不断地加深扩大着。这可是恶煞缠身,死伤殆命的兆头啊。
  “你……你干啥呢?”看到张洋趁自己不在,偷偷爬到了床上去,王春华一阵脸红,自从她丈夫死后,这个床就从来没上过男人,“这儿还有六袋儿,剩下的我找不着了,兴许是妮妮偷吃了,你跟玉凤说一声吧。”
  “啊?坏了!”张洋叫了一声,连忙试着要把妮妮叫醒,但是那小妮子却怎么都不醒,嘴里还散出一股子难闻的味儿来,“快给孩子找东西裹着,晚了要出大事儿了!”
  王春华这才知道张洋不是上她床上做啥龌龊事儿,脸色刷地白了下来,急急忙忙和张洋一起用被子把妮妮裹了起来,然后张洋一把抱起来,就向着诊所那边儿冲去。
  诊所在村子中间还要偏东,张洋也顾不上等王春华,一路就狂跑了过去。他现在能肯定,王玉凤的那场牢狱之灾,九成也是因为这个而起的,如果小妮妮真的出了大事儿,那王玉凤百分百躲不过去。
  日期:2017-07-12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