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痴迷着那些片,每次来的花样都让我情何以堪》
第22节

作者: 岁悦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呃……呃……再说吧……”张洋打了个激灵,两个没吃饱的母狼要是聚到了一起,到时候真不知道是自己干她们,还是她们干自己了。
  “呵呵,又开始装了,你以为婶子没有看过咋的,那一个男人两个女人在床上搞得疯着呢,改天我把那碟子弄来给你好好看看,那里面花样可多着呢。”
  靠,张洋心想原来这玉凤婶子还看那东西,他还只是听石头说过,说那玩意儿看着可过瘾,就是里面的女人都长得仙女妖精一样,男的却个顶个得苛碜,看得人想把那男的一脚踹出去自己上。
  张洋正感叹,就已经被王玉凤拽到床上,还不等他说什么,衣裳都脱得差不多了。
  “玉凤婶你先等等,我这次来找你还有别的事儿呢。”张洋一激灵想起来,王玉凤有灾啊,得想办法把那灾给避过去再说别的。
  “天塌不下来,就让婶子爽完再说!”
  王玉凤都已经慌成这样,张洋也不再说别的,剩下的事儿自然不必多说,两人的衣裳噗噗都落到了床下面,一阵咯吱咯吱的响声有节奏地响起来。

  大萝卜捣进泥坑里,七捣八捣,捣得水越出越多。
  张洋刚刚看了那十八式,正好找到了一个试验的地方。两个人一个血气方刚,一个如狼似虎,正是干柴碰到了烈火,一烧起来可不就扑不下来了嘛。
  两个人谁都不知道究竟搞了多长时间,当张洋终于抖了一下火山爆发之后,王玉凤呼地就趴在床上,好大功夫动都没动一下。
  “玉凤婶,你没事儿吧?”张洋一看对方动都不动一下,倒是吓了一跳,赶紧去扶她。
  “没事儿……”王玉凤这才悠悠地冒出一句话来,看着张洋跟看着救星一样,“你个小犊子咋会这么厉害,都快要被你弄散架了。”
  张洋挠了一下头,也不知道怎么说好了:“那我下回轻点儿好了。”

  “别啊,婶子喜欢,刚才那感觉跟飞一样,就算真散架了也值了,”王玉凤说着又白了张洋一眼,“你这不大像是第一次弄吧,哪有男人第一次就这么厉害的?”
  “呃……”张洋耸了耸肩,“当然不是第一次,你忘了,上回我来,不是也弄进去个头头吗?这算是第二次吧?”
  “那真是奇怪了,不过婶子喜欢,你越厉害越好。”王玉凤舒了一口气,才从床上爬起来,“你刚才说想要说个什么事儿来着?”
  这么一问,张洋立刻想起来正事,马上把笑脸一收:“婶子我问你,最近有没有感觉哪儿有不对劲的地方,不论是啥,只要你感觉跟从前不一样的,就跟我说一下。”
  “不对劲的地方?”王玉凤一听也皱眉头了,也不知道张洋问这个是啥意思,“没感觉哪儿不对啊,最不对劲儿的就是你个小色鬼上了老娘的床了。”
  张洋咳了一声把尴尬掩示过去:“还有别的没,实话跟你说吧玉凤婶,我今天去杨老头儿那儿,他说他算出你这段儿时间有灾来,只是他也不知道怎么个破法,我这不才慌不拉叽地跑到这里来告诉你嘛。”

  “灾?不会吧,我这整天就这点儿活儿,也没有搞过啥别的啊,灾能从哪儿来呢?”王玉凤嘴上这样说,但是心里却有点儿急了。
  张洋之所以说是杨老头说的,而不说是自己看出来的,也是因为杨老头儿经常给这十里八村的人算命披卦,很多人都对他深信不疑。
  “你再好好想想,不管是哪方面的,只要跟从前不一样,有点儿奇怪的都算。”张洋想既然要出事儿,肯定会有反常的地方,他不会用什么法术破这种厄运,只能是加倍小心所有可能有危险的地方。
  “要说不一样的,今天倒有一件,”王玉凤想了又想,觉得不一样的大概只有这一件了,可是要说它特别,也还真有点儿牵强,“今天我去进小零食那看了看,平常进价五毛多的小袋零食,今天竟然只要三毛多,成箱要的话,还能再便宜个零头,我就进了两箱回来,回来的时候你不是也看着了吗?”

  张洋本来还以为能知道个由头,但是一听只是进货价便宜了一点儿,顿时也觉得这实在不算什么大事儿。
  “还有别的没有?”张洋问道。
  “别的……真没了。”王玉凤想了又想,实在是想不出还有什么跟从前不一样的。
  突然张洋两手抱住了王玉凤的头,仔细地看了起来。

  王玉凤虽然跟他那事儿都做了,但是被这么看着,还有些不好意思:“看啥呢?”
  “不好,你的灾气又重了,”刚刚来的时候,他仔细看了王玉凤几眼,但是那时根本就看不到那股黑气,而现在这黑气不但能看到了,还明显比之前还要重,像要从肉皮里透出来一样,张洋有种感觉,那该来的灾应该很快就要发生了,“快带我去看看你进回来的那些东西。”
  张洋也不知道该咋弄,只好死马当活马医。
  王玉凤一听吓得够戗,连忙把衣服穿上,带着张洋到前面南屋里,打开灯,拽出那两个小箱子。
  “就是这些了。”王玉凤盯着张洋,“这有啥不对吗?”
  张洋也不知道有啥不对,因为他望气只能看到人头上的气,这些死东西一点儿都看不出。但是他现在想不到除了这些东西之外,还能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把两个箱子打开,拨拉了两下,两种都是小孩儿吃的零嘴儿,里面也不知道装的是什么肉。
  “婶子,为啥这东西会突然卖得这么便宜?”张洋突然问道。
  “这个,他们说啥快过年了,搞啥活动的……”王玉凤听到这儿突然一顿,脸色喊声夸嗒就掉了下来,“这玩意儿不会是坑人的吧……不错,平常听说这东西他们批发成本都得四毛……”
  说到这儿王玉凤的手心里开始冒汗了,当时她就没细想,只图着便宜了,现在想想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事儿?
  “现在还不知道是不是,”张洋看王玉凤着了慌,忙安慰她道,“这东西回来之后卖过没有?”
  “卖了,村西头儿的王寡妇,带着她家小妮子一下子买走了十袋。”王玉凤忙说道。

  她也知道要东西有问题的话,可就有大麻烦了。
  “没有别人买了?”
  “没有了,这玩意平常也就是小孩子吃,这箱下午才拆开就被王寡妇给买走了。”
  张洋皱眉考虑了一下:“婶子,你信我不?”
  “信,婶子现在除了信你,还能信谁啊!”王玉凤拉着张洋,“你可得帮帮婶子,我现在把这东西退了,不知道还来得及不?”
  “退?”张洋想怕是什么都来不及了,就摇摇头,“婶子你听我的,这两箱东西,立刻烧了它,一袋都别留。”
  “烧了?”王玉凤有点儿舍不得,这东西都是钱买的,虽说不多,也得百十块呢,不过看了张洋一眼,知道他也是为自己着想,忙点点头,“我马上就烧,那……还用做别的不?”

  “我再去王寡妇家看看,只要她那儿没动静,应该就没啥事儿。”张洋心里也没谱儿。
  用杨老头儿的话说,他只是走狗屎运才得了望气的本事,还是间歇的,可不是真的神仙,什么都能算得到。
  “行,婶子的事儿可都要靠你了。”王玉凤心里也明白,这要真是把孩子吃出个好歹来,那她可也得跟着去蹲大狱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