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390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完,我抬脚走到距离韩稳男远远的一处陶俑旁。
  张坎文还呆在原地,只是脸上神色仿佛见了鬼一样,直盯盯的看了我一会儿。又转头看了看韩稳男,这才略有些犹豫的走了过来。
  等他过来之后,我断开墨易珠上的道炁传输,很快容貌便发生变化,恢复了先前模样。张坎文眼睛霎时瞪大,等我拿出墨易珠。简单跟他说了情况之后,他面色这才和缓下来,看了看远处的韩稳男,低声对我问道,“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跟他混到了一起?他没察觉到你的真实身份吧?”
  尽管我早就知道张坎文并未因为我的巫族身份而嫌恶我,但听到他关切的话语,忍不住心里还是一暖。
  我咧嘴笑了下,“没事,他已经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了,但并不想对付我。他刚才说的那些事都是真的,前前后后我一直化名在里面参与,我的目的跟他们不一样,这个说起来有些话长,暂时不提。倒是张大哥你怎么出现在了这里?这里真是你们文山一脉的祖地?”
  张坎文点点头,“这里不光是我们师门祖地,而且还是我们师门历代先祖埋骨之所,这回我过来,便是带着我师父的骨灰来的,顺道要把《正气歌》的古本从这里全部带走,没想到刚一进来,就发现有些不对劲,然后就听到上方传来一阵爆炸声,这才埋伏到了这里。”
  我心里“咯噔”一下。暗道不妙。这里如果只是祖地的话,劝解张坎文几句,说不定他还会同意放弃,可这里还是文山一脉历代埋骨之地,张坎文怎会舍弃先祖尸骨,任由韩家接管此处?
  可他再不愿意又如何?形势比人强,他是文山一脉的独苗,我是人人喊打的巫族余孽,我俩谁也没有实力对抗韩家这座大山。
  犹豫了半天,最终我还是硬着头皮,开口劝道,“张大哥,我知道这里对你很重要,但真龙脉太过珍贵,韩家绝对不会放弃,玄学总会也不会放弃,你若是强行要守护此地,怕是……”

  出乎我预料的是。还未等我说完,张坎文便幽幽叹了口气,打断了我的话,“这些你不用说我也知道,我只是想先赶走韩稳男,将我师父和先祖的骨灰收敛带走,至于其他的,我也没奢望太多。”
  我闻言顿时大喜,连忙告诉他说,“不用这么麻烦,我去跟韩稳男商量一下,只要不涉及到真龙脉的归属,别的事他绝对不会拒绝。”
  张坎文叹了一口气,没在说话,只是沉默着点点头。
  跟我预想的一样,韩稳男得知张坎文的想法之后,也长吐了一口气,爽快的便答应了下来。
  接下来。张坎文回到真龙脉和太岁所在的那个巨大洞穴内,将他今天刚带过来的赵老爷子的骨灰重新收敛起来,然后又抬脚沿着山洞走去,说是要去前面那个祭坛处,收敛其他先祖的尸骨。
  听他这一说,我和韩稳男脸色同时一变,赶紧拉住了他,不让他往祭坛那边去,把井鬼的事简单跟他说了一下。
  听到这消息,张坎文的变色也是大变,失声反问道,“那东西。真的出来了?”
  那东西?我一愣,还未来得及问,张坎文便匆匆解释道,“我师门那代代流传着这个说法,说是那圆井里囚禁着一个上古阴魂,将来有一天会破开禁制出来,我一直以为只是个传说,没想到居然是真的!”

  我略微一想,便明白了,燕南天那天推测过,那井鬼是文天祥当年用这古祭礼之法时,特意从幽府之中传唤上来的。然后又囚禁在那井内,既然如此,文山一脉流传记载这件事倒也合理。
  我刚要硬着头皮再劝张坎文暂时不要过去,等以后解决掉那井鬼,再收敛先祖骨灰也不迟,谁知还不等我开口,张坎文便面色凝重的先说道,“如果那上古阴魂真出来了,我更得过去祭坛一趟!”
  我顿时急了起来,以为他不知道那井鬼的恐怖之处,正要再跟他说明利害,张坎文却又一摆手道。“你不用担心。小时候我师父就告诉我说,那上古阴魂极为恐怖,一旦从祭井里脱身,必将为祸人间,不过我师祖早已准备了对付那阴魂的方法,那时候师父就让我背了下来,然后交代我说,有朝一日,那阴魂真出来的话,无论如何,我也得把它解决掉!”
  文山一脉竟有对付那井鬼的法子!而且还是一代一代传下来的!

  这个情况大大出乎我的预料,不过转念一想却也合理。当初文相为保国祚,自幽府召出这井鬼,又怎会不知这井鬼的危害呢?当时或许暂未想出将其送回的法子,这才将其囚禁于那圆井中,但这件事毕竟因他而起,后来数年的牢狱生涯中,时间充裕,他自会想出解决办法。张坎文说的祖传之法,很可能便是文天祥想出之后,授予门下弟子的。
  我和韩稳男忍不住心头都是一喜,忙问张坎文他说的法子难不难。需不需要帮忙。
  这话我俩问的可都是真心实意,并无半点敷衍。解决掉井鬼,一来救出刘传德再无障碍,二来我心里也能求个安稳。而对韩稳男来说,韩家要得到这处真龙脉,井鬼是绕不开的一关,如果没有张坎文,将来韩家必须自己动手,以那井鬼的实力来看,便是韩家天师倾巢而出,能不能解决也是两说,就算能解决,韩家天师也难免有损伤。对他们这种玄学世家来说,一旦天师亡故数人,那可是伤筋动骨的打击。

  张坎文犹豫了一下,点点头道,“这个法子很难,而且很麻烦。帮忙倒是不需要,你二人过来帮我压阵即可。”
  听到他的话,我和韩稳男先是松了口气,然后心里便有些犹豫。
  那井鬼的实力,我和韩稳男绝对有发言权,仅仅只是被看了一眼,便几乎将我们杀死,真让我们帮忙对付,很难说我俩有没有这种勇气,即便是张坎文说的过去压阵,也让我们心里不安,到时候距离那井鬼必定极近。若是张坎文没有搞定,那我们俩连逃跑的机会都不会有。
  不过略作犹豫之后,我俩异口同声的答应了下来。这件事虽说是张坎文师门遗训,但此时跟我俩的利益却是相同的,哪有自己安全坐在一旁,看着别人去冒险帮忙的道理?更别说我和张坎文相交莫逆,于情于理都得跟他一起去。而韩稳男本就是个伟岸男子,为了家族利益,避不开一些肮脏之事,但家族利益之外,他还是堂堂七尺男儿,污浊心思自是半分没有。
  合计完毕,我让他俩略作等待,然后自己走到那太岁之尸的脚底下,尽力吸收巫炁。
  跟道炁不同,巫炁的吸收速度极快,当初识曜之时,不过就是日蚀那短短的几分钟时间,上次突破识曜三星,同样也没用多久,所以到太岁之尸脚底下盘坐十余分钟之后,我便睁眼起身了。
  识曜三星和四星统称为识曜中期,原因便是三星和四星之间没有什么界限与难度,很容易便能到达。所以,我稳固境界之后,这次便一举冲到了识曜四星圆满。至于冲击识曜五星境界,我仅仅只是坐了一些尝试,便果断放弃了。

  贪多嚼不烂,不过对普通人还是我们修行之人来说,都是至理。甚至从某方面来说,对修行之人更为重要,贪欲乃是修行第一原罪,无论任何时候,都得慎重。
  日期:2016-08-15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