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745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只不过,唐一这样不打招呼的行为,未必没有逼上梁山的意思。
  到了长白山庄,各自安顿好后,梁健考虑了一会,还是决定先找项部长聊聊。梁健进去的时候,项部长在书房的书桌上伏案疾书,不知道在写什么。梁健进来后,他就将东西收了起来。
  梁健开口道:“爸,我想跟你聊聊唐家的事情。”
  项部长看他:“也好,你不来找我,我也会来找你。”说着,他站起来,绕过书桌,两人围着茶几坐下来。

  刚坐下,梁健还在想,这个头怎么开比较合适,不那么突然。不料,项部长先开了口:“听说唐家的掌门人,前段时间过世了?”
  梁健愣了一下后,点头。
  老爷子虽然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但他过世的消息,并没有大肆宣传。他的葬礼也是一切从简。所以,外界关于他的消息,并不多。老爷子过世第二天,项部长就去了美国,他能知道这个消息,想来应该对唐家也有关注吧。
  项部长看着他,眼神有些复杂,沉默了几秒后,道:“他是你亲爷爷吧?”
  梁健迟疑了一下,再次点头。
  “听说,他过世的时候,你就在旁边。”项部长的这句话让梁健心里十分惊讶。这件事,知道的人并不多,项部长能知道这个消息,应该是花了心思的。

  梁健不想瞒项部长,还是点头承认了。
  项部长抿着嘴盯着他看了一会后,忽然叹了一声,道:“虽说你们是血缘至亲,我不该让你和他们断绝关系,但唐家的水不是一般的深。我真的不希望,你陷进去。尤其是现在项瑾这样的身体,你们还有两个孩子,更是经不起风险了!”
  项部长为人父,梁健能理解他对项瑾对这个家庭的保护。只是,如今他与唐家之间的关系,他多少有些身不由己。
  面对项部长的真情流露,梁健不知该说什么。一口应下,保证今后绝对不掺和唐家的任何事情?这一点梁健又岂敢保证?老唐如今正式接管唐家,而且照老爷子的遗嘱,五年后,唐家会交到他的手上,如此局面下,就算老唐不强迫他什么,恐怕唐一和那位二爷也不会轻易就放弃让梁健死心塌地回归唐家的想法的!虽然,梁健也搞不懂,唐家这么做是为什么?他自认为自己并不是一个十分出彩的人,无非就是有几分不肯低头的倔强而已。

  梁健迟疑了很久,终究还是下决心将有些事摊开来说一说。
  “爸,我虽然从小没有在唐家长大,但唐宁国毕竟是我的亲生父亲。这一点,谁也没办法改变。”梁健看着项部长说道。项部长没说话。
  梁健继续说道:“老爷子过世后,我父亲唐宁国正式接管唐家,这是一个星期前宣读的遗嘱。这样一来的话,那我跟唐家之间,要想完全的划清界限是不可能的,除非我断绝和唐宁国之间的父子关系,但这一点……”梁健顿了顿:“我真的做不到!您是一个父亲,我想,这一点上,您应该能理解我!”
  项部长抿着嘴沉默了一会后,叹了一声,看着梁健说道:“你现在也是一个父亲。”
  项部长的意思还没有松动。
  梁健想了想,又道:“爸,你看这样行不行?我答应你,尽量减少和唐家之间的利益来往,保持一定距离!”
  项部长没说话,良久朝梁健挥挥手,让他先出去,他想一个人静一静。

  梁健也就不再多说,离开了书房。
  休整了一天后,第二天一大早梁健就和小五出发回太和。还没下高速,沈连清的电话就来了。沈连清问他,大概什么时候到。
  “大概还要半个多小时吧,怎么了?”梁健回答。
  沈连清说:“刚才我碰到禾书记,他跟我打听您什么时候到,他好像有事情找你。”

  禾常青有事找他?什么事?
  沈连清的电话挂了之后,梁健本想给禾常青去个电话,想了想,还是算了。禾常青如果真有急事,他会自己给他打电话的。如果不打,说明即使有事,肯定也不是什么急事。
  如此一想,也就没把这事放心上。闭上眼睛,一靠,再睁眼,已经到了。
  刚收拾好东西,歇了一会,沈连清就到了。梁健看到他,见他神色疲惫,像是好几天没休息好的样子,便问:“精神不好?怎么了?”

  沈连清道:“城东那边又闹了点事,不过已经解决了。”
  梁健诧异,城东那边,居民都已经签好协议,还有什么好闹的?细问之后,得知原来之前华晨集团股份两次跌停,外间便有了传言,城东居民人心浮动,开始担心拆迁后拿不到应得的补偿,又一个个开始反悔,闹着要把协议拿回去,不肯拆了。另外就是,李春发死了。
  据沈连清说,李春发的死是一场意外。
  但他死了之后,李春发的家人倒是没怎么闹,不过有人借机又生了不少事情。有人还拿梁健将李春发放出来的事情说事。说李春发的女儿给梁健送了礼,所以李春发才能从精神病院出来。
  梁健对于这些流言蜚语嗤之以鼻,没有在意。无中生有的事情,再说出花,也总是站不住脚的。倒是李春发的死,让梁健有些意想不到。
  他问沈连清:“李春发怎么死的?”
  沈连清说:原本城东居民签好协议后,城东那片危房已经开始率先准备拆除了,机器都已经开始进场了。但是华晨集团出事后,那边就停下来了,不过机器并没有撤出来。李春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某天晚上自己搬到原来住的房子里去住了。然后,房子塌了。

  这还真是太湖里不死,非死在夜壶里。好好的,干嘛又住到那老房子里去?梁健问沈连清:“那李春发的两个女儿呢?李春发住到那里面,他那两个女儿知道吗?”
  沈连清摇头:“都说不清楚。”
  梁健想起当时在医院,李春发大女儿用钥匙跟梁健谈条件的时候的模样,叹了一声,然后问:“那现在呢?”
  “娄市长做主,赔了二十万。另外,关于城东项目的事情,可能会重新审核!”沈连清这么一说,梁健顿时就皱起了眉头。
  重新审核城东项目?这事情如果是娄江源主导,那娄江源这么做的含义可就真的深了。
  从梁健到太和这大半年时间里,梁健和他之间关系一直不错,虽然在前段时间的与罗贯中的博弈中,娄江源并没有坚持到最后,主观上倾向了罗贯中,但梁健对他并没有多大怨气,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嘛。

  可这城东项目的事情,当初娄江源也是极力支持的,这个时候,他要是全盘推翻重来,那梁健真的要好好审视一下这个娄江源了。
  这些想法在梁健心里转过后,梁健问沈连清:“最近是不是有其他的企业来谈城东项目?”
  沈连清回答:“这个不太清楚。”
  沈连清应该不会瞒他,梁健也就没再问。不过,娄江源突然提出要重新审核城东项目,那么肯定是有什么缘故的。除了为其他人创造机会之外,梁健看不出其他的缘故。
  但城东项目是梁健一手促成,他虽然目前还在停职状态,但他也不能眼睁睁看着这个项目就这么被搅黄了。
  日期:2016-08-15 06: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