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198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缺点?
  徐淡定十分好奇,问是什么缺点?
  我说这帮人的修为是速成的,据说是通过好几种罕见的法器调教而成,已知的就有一尊九州鼎,而正因为如此,所以根基不牢,而且神魂不稳,当日雒洋长老用茅山养鬼术应敌,将那帮人吓得屁滚尿流,好不痛快。
  哦?
  徐淡定笑了,说若是如此,我就放心了。
  他笑得很坦然,显然对于茅山养鬼术这种手段,他也是十分擅长的。

  徐淡定说千通王的身份曝光,这是他自己没有想到的,不过也使得他名下的产业将会被有关部门打压和接管,千通依然叫做千通,但绝对不会再姓王,而在那帮追逐利益的世家子弟面前,他以前得意的金钱手段,也将不再,想必会伤痛一阵……
  这时一直在旁边只听不说的吴盛突然举起了手来。
  他咳了咳,然后说道:“之前得到了消息,所以我一直叫人在搜集关于千通集团的消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他很早之前就将财富作了转移,现在的千通集团空有其表,其实真正的资产不多,甚至都不足以偿还银行贷款——从这一点来说,千通王的损失虽然有,但并不大,而且他如果跟兄弟会的人搭上线,想必还会有更多的利益……”
  听到孤狼吴盛的提醒,徐淡定点头,说对,如此说来,他还真的是个值得重视的家伙。

  我说最关键的问题,在于我们得搞清楚这个人为什么突然变得这般厉害了。
  他与那帮剑主还有些不同,无论是修为还是神魂,都稳固如山。
  这才是最可怕的。
  他以前的时候,或许还有迹可循,现如今从地上转到了地下,从正规军变成了流寇,其实更加难缠了。
  像我这样的人还好,倘若是一般人,还真的很难逃得过那家伙的手段。
  徐淡定说民顾委有一些关于王员外的资料,我在里面有朋友,说那里掌握了王员外最全面的消息,我现在正在让他想办法,回头给我们调出来。
  我说林齐鸣他们又是个什么情况?
  徐淡定叹了一口气,说从目前得到的情况来看,林齐鸣他们犯事,的确是证据确凿了,而且他们也都认了罪,不过让我奇怪的,是很多指控其实都很模糊,而且证据链也并不清晰,感觉好像是作假出来的一般;而且除了他们三个,白合和朱雪婷都不认,甚至想要逃走……
  我说那后来呢?
  徐淡定摸了一下鼻子,叹了一口气,说朱雪婷逃走了,不知下落。
  我心头一跳,说那白合呢?
  徐淡定的眼神变得凌厉起来,不过并不是对我,而是看向了桌上的茶杯。
  过了好一会儿,他方才说道:“被当场击毙,死了。”
  啊?
  白合死了啊……
  听到这话儿,我顿时就惊得说不出话来,脑海里浮现出了一个短发的利落女郎,大长腿,眼睛晶晶亮。
  我记得最后一次与她见面,好像是在我们市的那个监狱里,她出面审我,后来又将我给放了。

  我们当时的立场并不一样,她奉命来蹲守陆左,所以起过几次冲突。
  但我还是能够感受到她的善意。
  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儿,此刻却在一次内部的审核过程中,被当场击毙了。
  这事儿,实在是……

  我惊得半天没有说话,而徐淡定则说道:“后来有人告诉了我一些真实的细节,说当时白合表示自己没罪,带人抓捕她的人态度很强硬,甚至蛮横,还采取了侮辱性的行为,想要扒裤子,她才反抗,起了冲突,后来被围时白合都已经准备举手投降了的,结果领头那人却下令开枪——据说当时的场面十分难看,整张脸都射爆了,脑浆子流了一地……”
  艹!
  听到这话儿,我忍不住骂了起来,说然后呢?
  徐淡定静静地说道:“当事人被停职关了禁闭,现在正在写检查呢,但很多人都出面证明,说当时的情况很危险,这个判断是没错的……”
  我没有说话了,虽然我跟白合的关系不太好,但却也知道她在黑手双城的麾下,也是立过汗马功劳的。

  这是有功之臣。
  旁边的吴盛低声问道:“据说,那白合可是以前青城三老酒陵禅师的弟子。”
  徐淡定点头,说对,是,不过青城山早已没落,没有人帮出头的。
  他话儿刚刚说出来,突然间手机响了。
  徐淡定一开始没有理会,响了三声,这才拿起来,准备挂掉,结果瞧见来电人之后,朝我们说道:“稍等……”
  他接通了电话,简单说了两句,然后挂了去。
  沉默了一会儿,他叹了一口气,说还真的有人帮着出头了。
  啊?

  我说怎么了?
  徐淡定说道:“刚刚收到消息,被关禁闭的那个人死了,死在了总局内部的禁闭室里,碎尸万段,有人在墙上写了四个字。”
  屈胖三说哪四个字?
  徐淡定一字一句地说道:“血债血还!”
  啊?
  尽管跟白合并不熟,甚至之前还有一些冲突,但是听完徐淡定的讲述,我都感觉到自己的血脉贲张,有种想要拎刀子去砍人的冲动,然而还没有等我真正动手,就已经有人做了。
  不但做了,而且还做得如此坚决,透着一股锋利蜇人的戾气。
  什么叫做“血债血还”?
  仔细琢磨这四个字,让我有一种大夏天里吃冰淇淋的畅快感,同时也疑惑起了干这事儿的人,到底是谁?
  徐淡定也显得十分惊讶。
  他刚才还断言青城山没落了,不会有人会酒陵禅师的弟子出头。

  然而消息来得是如此的突兀,不但有人帮她出了头,而且还用了这般嚣张跋扈的方式,实在是太迅猛了。
  抛开被关禁闭的那个家伙本身的实力,单说在宗教总局戒备森严的禁闭室里杀人,这得有多强悍的实力,和同样强悍的内心,方才能够干出这样的事儿来。
  这相当于老虎屁股摸一把,不但图爽,而且还图刺激。
  这是赤裸裸的挑衅,甚至有点儿作死的意思。
  那是什么地方?
  任何人都是有脾气的,而宗教总局的,可就不仅仅只是脾气,而且还是傲气了,惹到这么一帮人,那接下来的报复,必将是很恐怖的,我相信颜面无存的宗教总局,必将精锐尽出,不管事情的是非对错,一定要将那个嚣张的凶手给找出来。
  只是……

  那人到底是谁呢?
  谁会干这种无脑的事情呢?
  是的,虽然这件事情干得漂亮,大快人心,但从根本上来说,只是简单的泄愤,并没有任何实质的结果出现。
  那个下令开枪射杀白合的家伙到底该不该死?
  该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