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388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韩稳男一笑,“这枪里的子丨弹丨都是特制的,弹头里面隐藏着一个小小的聚灵阵法,子丨弹丨射出之时。只要用道炁瞬间引发那个阵法,弹头便能携带一道强烈的道炁,对付一般的阴魂鬼物十分有效,即便对付鬼帅鬼王级别的阴魂,也能起到一定的克制作用。”
  我又是一愣,无奈的看着他,“你不会想用这东西对付那井鬼吧?”
  韩稳男摇摇头,“当然不是,咱们今天来本也不是对付井鬼的。只需要将其引出来就行,用这个东西,咱们不需要靠近,远远的射击便是,弹头里面的道炁对那井鬼来说不多,但许多弹头同时射进去,造成的道炁波动也不会小,引出那井鬼应该不成问题。”
  这下我终于明白过来了,怪不得韩稳男表现的信心满满,原来是准备这样做。
  我伸手把步枪接过来,检查瞄准了几下,告诉韩稳男说我没用过这玩意儿,需要试用一下。韩稳男点点头,说今天飞机上装了两大箱子丨弹丨,让我尽管尝试。

  枪械这种东西,对一般人来说,需要进行长期大量训练,才能掌握,但以我的修为,无论肉体力量还是精神力量,都远超常人,只需要两三次尝试,便足以精通。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我瞄准地上那地窖口,前两枪尽皆脱靶,但马上我就掌握到了诀窍,从第三枪开始,枪枪命中,而且每次都是正中央。
  见我的射击稳定下来之后,驾驶员调整着,将直升机悬停在那地窖的正上方大约六七十米的空中,然后将下面一个半米见方的活动挡板打开,我和韩稳男二话不说,趴下来,将步枪竖在射击孔里,调用道炁。将枪管四周完全包裹起来,然后将步枪调成连射模式,扣动扳机,大量的子丨弹丨倾泻出来,刚从枪管出来,便被我们用道炁激发里面的小型聚灵阵法,然后携带着大量的道炁,冲着那地窖口呼啸而去。

  连射模式下,只需要十秒钟,我们便能将一梭子五十发子丨弹丨全部打下去,打完之后,站在一旁的直升机驾驶员立刻便将另一个弹夹递过来,我们俩几乎不停手,持续的连打了有上千发子丨弹丨,然后韩稳男才伸手示意我暂停,然后目光灼灼的盯着那黑幽幽的地窖入口往里面看。
  一直盯了两分钟,那里并未有什么动静,韩稳男凝着眉头。重又装好了一个弹夹,开口说,“咱们继续射击!”
  他话音刚落,手里的步枪还未举起来时,我的面色猛地一变,几乎变形的声音喊道,“快,快往上……”
  我只来得及喊出了四个字,然后脑子里仿佛遭了重创。声音戛然而止,一片阴冷瞬间将我包围,不过就在我眼前一黑的当口,胸口的玉环中,再度流出一道热流,在我全身流转一遍,瞬间让我清醒过来。
  重新睁开眼之后,我满心都是心悸,就在刚才,那个井鬼的黑影再度出现在了地窖口,跟之前见到的模样完全一样,只是看了一眼,立刻便中招了。

  我强忍着心头的恐惧和不适,咬牙又往下面看了一眼,但井鬼已经消失,似乎从未出现过。
  我这才松了口气,抬头往身旁看过去,韩稳男正面色呆滞的侧躺在地上,牙关紧咬,脸上一片青黑,眼睛倒是没有闭上,只是露出来的只有眼白,看起来状态很不乐观。至于一旁刚坐到驾驶座上,还未来得及操控直升机的驾驶员,则是七窍流血,侧靠在座椅上,显然已经气绝身亡。
  我犹豫了一下。正要取下玉环,准备放在韩稳男身上,看有没有效,但还未来得及这么做,韩稳男胸口的衣服下面,忽然冒出来一个小小的圆球,隔着衣服,在里面疯狂旋转着,甚至还带动了上面的衣服,拧成了一个小小的圆球体。
  大约用了半分多种之后,韩稳男猛地张口吐出来一股冰冷的黑血,然后翻着眼白的眼睛终于闭上了,脸上的青黑色也缓和了不少。又过了一会儿,他疲惫的睁开眼睛,先是迷茫的看了我一眼,然后眉头一凝,飞速坐起来,满脸都是心有余悸。对我问道,“那个东西呢?”
  我摇摇头,“已经消失了,应该是回了下面的圆井中。”
  韩稳男这才吐出一口气,伸手擦了一把嘴边的黑血,然后依旧满脸小心的侧着身子,往下面看了一眼,确定井鬼消失之后,这才猛地一下把那挡板关上。呆呆的想了半天,又对我道,“你说的没错,这东西恐怕真得多来几个天师才能镇得住……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他一贯都是个沉闷坚韧之人,能连连感慨出声,足以证明此刻他心中的震惊。
  昨天因为他的不信任,我只说了那井鬼的恐怖,并未将燕南天推测的那井鬼的来历告诉他,现在正好趁热打铁,把燕南天的推测说了出来。
  听完之后,韩稳男面色更加凝重了,此刻他已经见识到了井鬼的恐怖,对这个推测自然也深信不疑,而他作为韩家嫡子,自然也明白从幽冥地府中出来的商代祭祀阴魂意味着什么。
  沉默许久,韩稳男从地上爬了起来,他并未再多说什么,但从他的表情能看出来。我这一趟的目的,算是终于达到了。
  起身之后,韩稳男张口准备吩咐直升机驾驶员带我们下去,但一张口才发现驾驶员已然身亡,韩稳男有些歉疚的叹了口气,搬开驾驶员的尸体,放到后排地上,然后自己坐过去,操作着直升机,远远飞出去一段距离之后,这才缓缓降落在地上。
  我们落下来没多久,周围便有许多武警以及先前在远处其他直升机上的领导,一起围了过来,将那驾驶员尸体抬走之后,韩稳男跟市局的领导们站在一起,小声讨论了很久,然后以张副局长为首的领导们,一个个面色都凝重到了极点,匆忙的全部转身离开,上了不远处的警车上,呼啸离去。
  此间事了,我走过去,刚要开口跟韩稳男辞行,这时候却忽然有一辆车开了过来,韩稳男不等我说话,便打开车门上了车,然后似乎犹豫了一下,又对我道,“这处真龙脉我们韩家不能放弃,你对洞穴下面的情况更了解一些,要不要一起来看下?”
  我一愣,这才反应过来。从发现那井鬼之后,我早已真龙脉的事抛到了一边,韩稳男却从我的话里得到了燕南天的真实身份,以及他早已离去的事实,重新对真龙脉动了心思。
  他身为玄学世家之人。对真龙脉念念不忘我能理解,但真龙脉那里的地穴,跟井鬼所在的圆井是想通的,他就不怕危险吗?
  我犹豫着开口问了一下,韩稳男却是摇摇头道,“咱们之前待了那么久都没事,证明那井鬼多半不会轻易从圆井里出现,咱们只要不经过圆井进去,应该问题不大。”
  日期:2016-08-14 18: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