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386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震惊许久之后,我又问了尸魅为什么会这种变化术,他迷茫着说不清楚,只说自己本来就会。
  居然是天赋,我忍不住感慨造物神奇,怪不得燕南天当日连连感慨我们运气太好,还说尸魅和瞳瞳那种天胎鬼婴都是玄学界异常珍惜的宝贝,单论神奇程度,尸魅比瞳瞳更甚。

  变化形体之后,尸魅身上原本的衣服显得太大,根本没法再穿,我让尸魅留在房间里,自己出去买了一套合适的小孩衣服,回来给尸魅换上。
  换衣服的时候,我在尸魅先前的衣服口袋里发现了一个极小的正方体木盒子,盒子里面中空,四面都有一些小小的孔洞,稍微晃动几下,孔洞里有些灰色气体飘飞出来。
  我有些奇怪,问尸魅这是什么东西,尸魅告诉我说,这是之前那个爷爷放在他身上的东西。
  燕南天的东西?我翻看了半天,然后尝试着将巫炁注入其内,老半天之后,也没发现有什么反应。正要将其随手收起来的时候,我忽然心里一动,将一缕巫炁留在其内,然后看着尸魅,心里默念让他往前走两步。
  心思刚一动,尸魅果然便抬脚朝前走出去。
  我顿时明白了过来,这个小木盒子,正是燕南天控制尸魅之物,怪不得他能让尸魅天衣无缝的化身凌渡宇,除了尸魅的神奇变化天赋之外,还得靠这个小木盒子才行。
  略微犹豫了一会儿,我重新将小木盒子放在了尸魅的新衣服口袋里。这个东西我既然也能用,便留在尸魅身上,以后说不定也能起到什么作用。
  一切准备妥当之后,我便带着尸魅回了风水玄学店。来到二楼的房间之后,尸魅见到小金,面色大变,吓的直往我身后缩。
  早先在尸阴宗里,尸魅诞生之地便有太岁之尸,它自然能感应到小金身上的气息,产生惧怕倒也正常。我赶忙蹲下来,小声安慰它了一会儿,然后又把小金叫过来。
  小金对这个小家伙也挺感兴趣。兴致勃勃的跟它说了半天话,尸魅的恐惧这才微微消减了一些,战战兢兢的坐在床边,依旧不敢跟小金说话,但起码不往我身后躲了。

  这时候瞳瞳也从玉环里跑了出来,笑容满面的往尸魅跟前凑。
  跟小金完全不同,尸魅见到瞳瞳,脸上便露出亲近的神色,等瞳瞳开口问话时,它根本就没有犹豫害怕,很快就跟瞳瞳交流起来。
  我看他们三个相处愉快,笑了笑,便把房间留给他们,自己溜达着往楼下去了。
  谢成华依旧坐在楼下,见到我下来,乐呵呵的过来跟我聊了起来。

  收了两张天雷符之后,他的情绪显然已经调整了过来,此刻脸上患得患失的表情早已消失不见。跟我闲聊了一会儿之后,开口问起了之前那件案子的事。
  介入那件案子,完全是因为要营救刘传德,但现在,忙活了这么久,甚至还经历了数次险象环生的情形。但营救刘传德的事,却依然还没有任何眉目。
  我忍不住叹了口气,隐晦的说了些那个洞穴内的情况,谢成华听的满脸惊奇,半天说不出话。我则是沉默了下来,思索着下一步该怎么办。
  营救刘传德这件事,当初我制定的计策便是化身之后,潜入专家组内部,搞清楚这件事的真相,帮刘传德脱罪。只是当初我没想到,事情居然会闹得这么大,光是天师前后就出现了两位,而且最后出现的那个井鬼,实力又恐怖到那种程度。
  仔细盘算一下,当初的计策实际上是成功的,这件事的真相我大概已经弄明白了,现在的问题是。只有我自己知道事情真相,其他知道真相的两个人都已经死了,而仅凭我一面之词,警方肯定不会相信。

  所以,我必须得想办法让其他人知道并相信真相,再通过其他人,达到让警方相信的目的。
  这个人选其实也不难找,现成就有,那便是韩稳男。他出身秦岭韩家,在玄学会内又有威信,最重要的是,当日在洞穴内,他就曾对我表达过善意,跟他接触应该不会太危险。只不过当日韩家天师赶了过来,如果他跟他四叔在一起的话,怕是我根本没有接近他的机会。
  当然,除了他之外,还有妙觉和尚,虽然他的存在感一直不强,但好歹也是专家组一员,而且跟他联系的话,远比接触韩稳男更安全。
  拿定主意之后,我当即便起身,交代让谢成华看好店里,别让任何人去楼上,然后便出门而去。
  主意已经有了,但如果韩稳男和妙觉和尚都已经离开深圳,那就说什么都晚了,所以我必须抓紧时间。而且这件事也不光关乎刘传德,更是关乎深圳一地百姓的安危,那个井鬼的实力我有充分的了解,若它出了洞穴,跑到外面,不知道多少人都要受难。考虑到它曾上过余福达的身,还杀死了那么多人,这种事情绝非我胡乱担忧,而是极有可能发生。
  查找韩稳男他们的信息并不算难,出门之后我便跟王永军联系了,托他调查的同时,我打了辆车,往市公丨安丨局的方向过去,走到半路上时,王永军的消息便反馈了回来,情况跟我估测的完全相反。
  我本来以为韩家天师受伤,又加上真龙脉的事,韩稳男必定会回去,而妙觉和尚没有争夺真龙脉的心思,因为这件案子还没处理完,他身为专家组一员,很有可能留在深圳。但实际情况却是,妙觉和尚离开了,韩稳男还留在深圳没走。而且韩稳男的住处我也不陌生,正是刚才我去接尸魅回来的那个宾馆里。
  之前燕南天化身的梁教授也是专家组一员,他们住在一起倒是很正常。可惜我刚才没往这个方面想。
  重新回到那个宾馆,进去的时候,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去了卫生间一趟,再度用墨易珠化身成张文理的模样。

  韩家天师受伤,离开深圳回去疗伤的概率很大,所以我才敢过来,但毕竟有真龙脉的存在,韩家再派人过来的概率不小,现在我只希望韩家真的派人过来的话,不要是天师,否则我这可就真的是在玩火了。
  这两天的坏运气似乎终于过去了。找到韩稳男房间时,不光没有韩家的天师,其他韩家人也没有一个,只有韩稳男一个人在。
  看到我,韩稳男先是微微一怔,然后面色马上便阴沉下来。冷漠对我问道,“你来干什么?”
  他没有直接动手便是好现象,所以我并未在意他不友好的神色,只是点头笑了笑,开口道,“有点事情想告诉你,咱们进去说吧。”
  说完,我便抬脚准备进去,但韩稳男站着没动,双眼盯着我,神色依然很不友好,冷冷又道,“周易,咱们俩并没有太深的交情,我的确不太愿意对你动手,但这不意味着咱俩还能做朋友。”
  日期:2016-08-14 0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