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197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吴盛有车,是一台银色的劳斯莱斯幻影,也配得有司机,路上的时候大家都没有说话,半个小时之后,我们来到了一家看上去比较老旧的茶馆,是胡同深处的一地方,看上去人并不多。
  还真的是喝茶,而不是我想象中的广式早茶。
  下车后,吴盛带着我们往前走,然后低声说道:“我们见的这人身份比较敏感,最近又出了事,比较谨慎,所以就不吃饭了,找个比较隐秘的地方聊一聊——茶馆也是我们茅山的地方,老板是另外一个联络人。”
  我忍不住问道:“我们这是要去见谁啊?”

  吴盛笑了,说等见到就知道了,我估计你们应该是认识的。
  走进了茶馆,因为是早上,所以基本上没有什么人,不过我瞧见跑堂的小伙儿和门口的迎宾姑娘,看上去都挺精神的,看样子应该是修行者。
  吴盛表现得自信满满,我都不由得期待起来。
  走进茶馆,从左边的窄门处跑来一个满脸油光的胖子来,冲着我们点了点头,说他已经到了,在后面等你们呢。
  说罢,他又向我点了点头,说陆长老,你好,我是八戒。
  八戒?
  我的脑子转了一下,想起了这是另外一个半公开的联络人,冲他点了点头,说你好。
  八戒没有跟我们一起进来,而是由吴盛领着我们来到了后面的一个暗房里,屋子里的灯光昏暗,看不清什么,而我们走进去的时候,发现在茶几的后面,坐着一个人。
  我走进来的时候,他正好抬起头来看我们。
  两人对望,我愣了一下,然后很惊讶地喊道:“徐大哥?”
  绕了这么大一圈子,原来我们要见的这人,却是茅山宗的徐淡定。
  这位仁兄也是茅山的一传奇人物,他父亲是茅山的前长老徐修眉,当年黑手双城试炼下山,他也是同一批的人物,跟随着黑手双城一起进了宗教总局,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又转去了外交部,先去法国,然后又去了美国当武官还是参赞来着,算得上是茅山在朝堂上的另外一面旗帜。
  我们是认识的,而且关系还不错。
  久别重逢,我有些惊喜,徐淡定显然是知道我们的到来,反倒是淡定许多,邀请我们坐下来。

  吴盛瞧见我们都比较熟悉,笑着说道:“既然如此,我就用不着当中间人了,你们聊,我去前台跟罗胖子聊聊……”
  徐淡定却叫住了他,说小吴,你先别走,在旁边听一听。
  他出言邀请,吴盛也不再坚持,坐在了旁边。
  大家落座之后,我比较关心徐淡定的情况,而他则淡淡说道:“大师兄这件事情出来之后呢,我的确也是受了一些影响,消息传回来的第三天,我就被免职了,从美国返回了国内,好在我很早就去了外交部,那帮人还管不到我,没有侵犯我的人身自由……”
  徐淡定一直都是风轻云淡的样子,但是谈到现在的那一帮人时,言语之中,难免表现出了几分责难之意来,显然是对那些人很不满。
  他告诉我们,的确是有人准备搞他,不过他并没有能够让那些人如愿以偿。
  徐淡定的老岳父是个老机关,在部委里面有着盘根错节的人脉,老婆家的亲戚也有身居高位者,而且他与黑手双城的关系清清白白,这些年又一直在国外,立下很大的功劳……
  就凭这些,那帮人还动不了他。
  更何况茅山现如今遭受此劫,正是最让人同情的时候,这对徐淡定这种有茅山背景的人,也有很大的加分。
  至于他的停职,只不过是一种保护措施而已。
  这阵风头过了,徐淡定必将在更高的岗位,发挥着自己的才能。
  而且他此刻返回京都来,也不是闲着的。
  黑手双城的老部下,很多人其实也是他的老部下,他不可能看着这帮人就被那些新贵给玩死。
  吴盛说得没错,徐淡定此刻却是最适合的人。
  而我们的到来也让徐淡定喜出望外,因为他虽然在京都这个地方有着很大的影响力,但与此同时,因为他与此案的关系,很多时候,他行动起来并不方便,这使得他急需要一些比较可靠的帮手。
  但这样的人,其实并不好找,因为茅山在京都的力量虽然有,但都给盯得死死的,行动不开。
  所以我们的出现,正好填补了这一块空白。
  徐淡定谈完了自己的情况,又问询起了茅山之变的情形来,包括后续的一些处理。
  事情发生了这么多天,相关的各种消息也都传了出去,徐淡定作为茅山子弟,自然也都知晓了许多,但远不如我这种亲身经历过的人口述生动。
  对于这个,吴盛也比较关心。
  我并没有过分夸赞自己,只是比较客观地讲述了当日的情形,不过即便是有意低调,但当夜我和屈胖三的确是参与了许多重大的事情,而且还是最关键的人物,这些是无法抹除的。
  讲完了这些,又谈到了我追杀破风、毕永以及他两个徒弟的事情,和后来在刑堂参与审问得到的消息……
  在这过程之中,徐淡定重点地问起黑手双城现身之时的情形来。
  他还是比较关注黑手双城的,当听到黑手双城说出对于茅山的那番话,他有点儿激动,红着眼睛说道:“是他,一定是他,他回来了,一定是他……”

  我叹了一口气,说只不过他与千通王交手的时候,估计又受了伤,事情还是比较危险的。
  千通王?
  徐淡定冷哼一声,说王员外那家伙倒真的是作死,当年的时候上面放过他一马,觉得父亲的事情,不能落在儿子身上,却不曾想他竟然不知感恩,弄出这种事情来。
  我一愣,说他父亲当年是犯了什么事儿啊?
  徐淡定说他父亲当初在世界末日一战中,趁着京都所有的守备力量应战邪灵教,私闯龙脉,并且打伤多人,最终被人擒住,后来在被审讯的过程中身受重伤,不治而亡……
  审讯过程中身受重伤?
  我听了,一阵寒颤,说这也难怪他会心生反意了,只不过他到底是哪儿修行来的那一身超凡修为?你可能不知道,当日的他简直就是魔王返世,刘学道长老也败于他手,差点身死,我们都不是他的对手,倘若不是陈局长现身,只怕茅山后院早就被攻陷了……

  徐淡定说我听说近年来闹得挺凶的那一帮剑主,也是他的手下?
  我点头,说看样子好像是,对他都服服帖帖的。
  徐淡定问我道:“我这些年一直在国外,并不太了解国内情况,不过听说那些剑主,每一个人的实力都十分超卓,甚至比一些宗门掌教还要强大,甚至有人说每一个剑主,都有天下十大的水平,你们怎么觉得的?”
  屈胖三噗嗤一笑,说讲这话儿的人,恐怕是被吓破了胆子。
  我点头,说屈胖三说得对,那些剑主固然难缠,而且每一个的修为深厚、剑法超卓,但也并不是没有弱点——他们是优点和缺点同样突出的那种人,雒洋长老在身受重伤的情况下,还能够力敌四名剑主,并且击杀两人,正是如此。

  日期:2016-12-07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