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DNA亲子鉴定师,说说我遇到的那些人和事》
第130节

作者: 小鉴定师大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12-06 22:18:27
  前文说到了女囚的生活。
  女囚们的生活远不像电视剧里面一样轻松,而是要从事“劳动改造”。
  用通俗点的话来说,就是在牢房里面做工。
  因为我对女囚生活场景不太了解,所以借用了某一位熟知内情朋友的描述,这里先谢谢她了。
  在她的描叙中,女囚们干的活很杂,有手工活,也有机器活,手工活大部分是打毛衣、钉扣子、绣花、做纸袋、折信封之类的,机器活就是踩缝纫机了。
  做手工的时候基本都是在监室里,上下两层的铁床分摆两边,每人一张凳子放在床前,除此之外中间只剩下很窄的一条通道。在监室干活是很苦的,房间小,又没有桌子,所有做好没做好的活只能放在床上,睡下铺的人床上总是堆满了东西,因为这样,所以吵架打架的事情经常会发生。

  中餐晚餐的时间只有半个小时,每个监室有一个室长,到了开饭时间,首先由室长到走廊去把十几个人的饭菜打进来,都是用铅桶装的,然后再分给每个人。没有桌子,只能在床上吃,不许用筷子,只能用调羹。
  爱干净的人会在床上铺张报纸,大部分人不讲究这些,因为指标太重,活干不完晚上没得觉睡,连吃饭都觉得是浪费时间,每一口饭都是囫囵吞下去的,一放下饭碗立马干活。所以大凡吃过官司的人吃饭的速度都是相当的快,出狱之后也都很难改掉这个习惯。
  日期:2016-12-06 22:19:10
  打毛衣这样的活是最苦的,因为不需要工具。里面所指的工具是针和剪刀之类的铁器,毛衣针是竹子做的所以不算在内。
  监狱里对于工具的管理是相当严格的,所有“新收”犯人一进监狱就受到教育:工具就是你的生命,人在工具必须在,人不在工具也要在。
  因为里面有许多人无法承受身体体力的高度透支,更重要的是精神上的巨大压力,从而会想到自杀自残。自杀自残是监狱里的头等重大事件,如果有这样的事情,上至监狱领导、监狱干警,下至同一监区所有的犯人都要受到很严重的处理。

  只要有一个女犯自杀成功了,自杀女犯所在的监区每一个犯人当年的争取都做废。要知道,犯人在里面拼死拼活地干无非是希望能争取到减刑,而因为别人的事情使的自己一年的努力化为泡影,这是一件多么让人痛心的事。
  故此,犯人之间也有一个制度就是互相监督,说实话,想自杀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自杀事件依然屡屡发生,只不过难以成功罢了。
  日期:2016-12-06 22:19:42
  如果有工具的活,晚上值班队长是要来收工具的,至于几点收要看活儿的数量还有值班干警的心情。但打毛衣这样的活就没人管了,打到几点都行。晚上睡觉是不许关灯的,所以女囚们经常是通宵地做。即使当天的指标完成了,也希望能多做一点,只有产量超过别人才有可能争取减刑。
  这样的情况下,平常的生活别说休闲娱乐了,就是多睡一会都是极为奢侈的事情,也因此,女囚们特别珍惜重大节日这种极为难得的休闲日子。
  上文说道了,重大节日的文艺汇演,演员都是由女囚们自己担任。
  城南的这个女子监狱很大,是省内有数的几家大型女子监狱之一,具体关押了多少人我们无法得知,也不方便去问,但想必千人以上是有的。
  在这些女囚当中,几乎囊括了所有的职业,其中有很多女囚都长得特别漂亮,而且能歌善舞,吹拉弹唱样样精通。

  可以说,从这些女囚里面组织一个文艺演出队,绝对不会比那些专业的逊色多少。
  日期:2016-12-06 22:20:02
  这些文艺汇演的主要演员,基本刑期都比较长。
  文艺汇演的次数很少,如果呆的时间短,刚刚和同伴排练熟了就要出去,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浪费资源,所以一般主要节目都是几个刑期长的女囚担任。
  施雨长得尚可,能歌善舞,但刑期算不上长,所以她无缘主演,当一个配角却绰绰有余,因此节日的这一天别人都在休息,她却需要表演节目,过程痛并快乐着。
  这一天,是女人们欢乐的日子,男性依旧不能进出这个监狱里层,但任何事情都有特殊情况发生,这一次的联欢会上,就发生了一次特殊的情况。

  平常时候,表演的道具服装之类都早早准备了,有的是自己取材,有的时候监狱也会从外面采购一些备用,毕竟国家有过倡导监狱里多举办一些文化活动的规定。
  这次活动恰逢两个节日重合,一个是我们国家的传统节日,另外一个是监狱的某个纪念日,领导对这次活动特别重视,不但比平常多放了一天假,而且要求文艺演出一定要“办好!”“办热闹!”“办精彩!”
  在提前数天精心准备后,一些节目发现缺少重要道具,临时赶工自制来不及,于是监狱领导就批了条子再从外地采购一些,反正以后的文艺汇演都需要用。
  这些道具中有一些重量不轻,而且有一部分是在节目表演的当天才到,所以有几个平日里只在外部上班的男干警帮忙,将这些道具搬到监狱内部表演的会场再出去。
  那么到这里特殊的情况就出现了:

  这几个男干警,有着和施雨接触的机会!
  日期:2016-12-06 22:33:05
  通过对这些男干警分开询问,再结合当时陪同的女干警口供,这些男干警确实将道具搬到了会场后台,和包括施雨在内的几名表演者打过照面,但是当时都有女干警陪同,而且时间只是短短几分钟,放置稳当道具就出来了,连话都没有说,别提发生关系让施雨怀孕了。
  说句大不敬的话,这几分钟连脱裤子的时间都不够啊!
  所以这几个干警的嫌疑就被排除了。
  另外一次可以接触到男性的机会,也和这个节日有关。
  日期:2016-12-06 22:33:23

  施雨在入狱之前有过一个孩子,就寄养在监狱不远的一个“爱心关怀所”。
  别看这个“爱心关怀所”名字取得极为温馨,但是实际情况却让人无限唏嘘,因为这个“爱心关怀所”里面的十几个小孩,都是因为父母都犯罪入狱,而家中其他至亲都已经去世,没有办法才寄养在这里。
  某种程度来说,在这个“爱心关怀所”里寄养的孩子都是“孤儿”,唯一比孤儿强一点的就是,他们可以在每个月一次的探亲时间和父母见见面,诉说一下相思之苦。一直等到父母一方出狱,他们才能真正享受有父母之爱的生活。
  这个重大的节日里,施雨等一些有相同情况的狱友,被获准可以在干警的陪同下,去“爱心关怀所”和自己的孩子呆上半天。
  这简直就是天大的喜讯,远比自己获得减刑还来得更加的幸福。
  十几个妈妈欢天喜地地在几个干警陪同下,去“爱心关怀所”见了这些孩子们,陪着他们度过了一个终生难忘的节日。
  而这些孩子们中间自然会有一些男孩子,其中个别的还不小,已经有十几岁,称得上半个男人了。

  这一次,勉强算得上是一个施雨可以和男性接触的机会。
  但是之后经过调查,依旧给予了排除,一方面是这些孩子太小,属于未成年,另一方面最重要的是,这半天时间都有监狱干警陪同,那几名年纪稍大的男孩不可能有单独和施雨相处的机会!
  到这里,小谢就将情况基本介绍完毕,再有就是一些监狱里发生的,狱友之间的尔虞我诈事件,让我们深感监狱生活的复杂和人心的莫测。
  日期:2016-12-06 22:33:43
  杨姐思虑了一下问道:“老张的判断是什么?”
  小谢道:“老大觉得应该和这个节日里发生这两次事件有关,一个女人不可能平白无故怀上孕,必然是因为她和男性接触过,很有可能我们在这个时间短里还忽略了什么情况。”
  杨姐点点头道:“确实如此,就老潘给我介绍的监狱管理制度来看,平日里是不可能有机会的,极有可能就是节日的这两天。我建议你们不单只差施雨接触到了什么人,也要调查她之前经历过什么,看看能否找到蛛丝马迹”
  小谢忙道:“老大已经在调查了,尤其是您上次提到的那个注意事项,确实很奇怪,而且施雨在狱中的关系也错综复杂,有结果了马上通知您,如果需要去取样的还需要麻烦您带上W医生亲自走一趟。”
  杨姐哈哈一笑道:“都这么熟悉了还这么客气,小谢你和小W比我儿子大不了多少,杨姐都把你们当半个儿女看的。”
  我和小谢对视一眼,尴尬无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