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监里的男狱警》
第106节

作者: 武学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就好像是在街边买东西人家没零钱找钱,给了一张刮刮乐,突然刮出了二十万的感觉!
  要是我不知道柳监是什么性格,估计我也得傻!
  这里面唯一清醒的就只剩下我,我苦笑一声看向柳监,不知道这妖精玩儿的又是哪一出...
  “咱们六个人,得开两辆车吧,要不要我把小李叫出来。”柳监微笑着说。
  小李是她的司机,我见过一次。
  “不用不用!”韩队赶忙摆手,笑着说:“咱这儿什么车没有,还叫小李干嘛?”
  “那行,等我回去换个衣服。”柳监说。
  我们刚忙连声应好。

  等柳监扭着屁股走了之后,剩下我们几个人面面相觑。
  “苏叶你快打我一下,我是不是做梦呢。”刘飞拉了我一把。
  “噗嗤!”林沫直接笑出了声。
  “至于么你!”我推了他一把,笑骂道。
  韩队叹了口气,说:“别说刘飞了,我都有点不相信。”
  “不是吧。”我惊讶的说:“刘飞我就不说啥了,韩姐你好怎么说也是中层领导吧,跟监狱长吃饭这么难么?”

  韩队苦笑一声,撩了撩头发,那雄起那的两团胸围一阵轻颤:“我这车队队长说着好听,其实也就是个管车的,要说别的监狱长也还好,但那可是柳监啊!”
  “柳监怎么了?”我好奇的问。
  “柳监据说是从司法部直接下来的,你说怎么了?”黄珊珊说:“她来了三个月,除了刚来那场欢迎宴的时候出席了一次,之后一直深居简出,谁请都给推了。”
  “不会吧!”我这次是真的惊讶了,虽然我早就猜到柳监有背景,可是司法部...这也太夸张了吧,我挑眉问:“司法部?那为什么来这里?”
  就算是下来锻炼攒基层经验,那最次也得是监狱局吧,竟然直接给弄到监狱里来了!还是个副监!
  黄珊珊说:“只是据说,都是捕风捉影,我们也不知道具体情况,但是她背景深厚是肯定的,要是换个人啊,姚监早就给她个下马威了,但是柳监的话,连姚监都不敢。”
  “姚监...那么厉害?”我问。
  姚监是监狱的另外一个副监狱长,土生土长的安水人,王主任曾经提起过她,口气比较亲切,如果我猜的不错,王主任应该就是姚监的人。
  现在我把王主任得罪了,就相当于得罪了姚监,而且看她的性格,还属于睚眦必报的那种,我得先了解一下情况,早做准备应对她接下来的报复。
  黄珊珊刚想开口,却被韩队拉了一下。
  韩队看了看周围,压低声音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黄珊珊立刻会意,闭上了口。
  这时,柳监也换好衣服过来了。
  她穿了一件很休闲的裙子,穿着一双平底鞋,我这会儿才注意柳监的个子很高,最起码得有一米七多。
  柳监没怎么化妆,只是简单的打了点粉底,即使这样,她看起来也依旧美丽逼人。
  若是单从脸上看,根本看不出她的年纪,说她是二十几岁,都有人信。
  “不好意思啊,让你们久等了。”柳监说。
  “没事没事。”众人赶忙说。
  “咱们开两辆车,都谁开?”柳监问。
  “让刘飞跟小苏开吧。”韩队答道。
  我们开上了车队的丰田霸道还有韩队的牧马人,在分配车的时候,又出了问题。
  柳监雍容的笑着说:“我就坐小苏的车吧,你们呢?”
  “坐刘飞的!”剩下的人异口同声。
  我们顿时尴尬了。
  柳监倒是没有任何反应,她笑着说:“好啊,那我就不客气了,坐个专车。”
  我们尴尬的笑了起来。
  跟韩队去把车提出来,我赶紧过去把车门打开,扶着柳监上了车。

  柳监含笑瞥了我一眼,才将柔若无骨的手交到我的手里。
  轻嗅着她身上的香气,我虚扶着她的后背,将她扶上了车。
  这会儿刘飞已经出发了,他路过我的时候摇下了车窗,在柳监看不到的位置冲我挤了挤眼睛,摁了下车喇叭。
  我白了他一眼,没理会他。
  上车,踩油门,车子平稳的向前行驶。
  因为柳监在车上的原因,我不敢开的太快。

  柳监好像没有跟我说话的打算,她轻轻靠着窗,偏头看着窗外,忽然,她伸出手,将头发散了开来。
  那瀑布般的青丝流泻而下,从她白嫩的脸颊上滑落,最后落在她修长的脖颈上!乌黑的头发与白皙修长如天鹅般的脖颈,映衬来看,有一种惊人的美感!
  一直在偷看她的我,忍不住咕咚一声咽了口口水。
  那种青春与成熟完美的混合在一起,像一只手一样,在不停的撩拨着我的心房。
  我想说点什么,但看柳监的样子,我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手一伸,我拧开了车上的音响。
  悠扬的音乐飘荡起来,我怔了怔,这还是我上次开她车的时候无聊下的一首歌。
  这是一首经典英文老歌,FiveHundredMiles。

  这首歌的歌词很简单,很好懂,但是旋律却异常的优美,尤其在开车的时候,会让人的心里瞬间的安静下来。
  当音乐响起的时候,我注意到柳监的身体突然抖了一下。
  她还在看着窗外,可是她的眼神却已经变了。
  在外人面前,她的眼神是雍容优雅的,在我面前,她有时候会变得性感撩人,可是现在,我在她眼睛里看到的,却是孤单与思念。
  柳监突然开口,问:“你想家么?”
  我怔了怔,她这个问题还真是把我问住了。

  自从我九岁起,家这个词对我来说就只是个符号。
  那时我跟小姨两个人居无定所,有个住的地方就很开心了。
  家,这个简简单单的词在我这儿,却成了一种奢望。
  此生若能幸福安稳,谁又愿颠沛流离?
  可若不颠沛流离的拼搏,又哪儿来的幸福安稳?
  我摇了摇头,说:“我没所谓,有人在就是家了。”
  对我来说,我的小姨在哪里,我的家就在哪里。

  柳监笑了笑,说:“可是我想了。”
  她偏过头,完美的侧脸对着我,一缕发丝调皮的在她的脸上跳动,将她衬的像一只精灵。
  她的声音淡淡的,带着些许怀念:“家里面还有我养的蝴蝶兰,一大盆呢,可惜都看不到它们开花的样子...”
  我们沉默了一会儿,柳监忽然转过头,她的眼神晶莹纯澈,不像是个身居高位的监狱长,倒像是个小孩子,她看着我,声音柔柔的说:“你帮我,我们一起努力,然后,你陪我一起回家,好不好?”
  我身子颤了颤,侧头看着她那闪烁着光芒的双眼。
  这个成熟性感的妖精,此时像个孩子一样对我说,陪她回家好不好...

  看着那双眼睛,我忽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她是什么意思?陪她回家?
  我脑中瞬间闪过了无数个念头,刚才黄珊珊曾经说过,柳监是司法部下来的,难道是真的?
  如果是那样的话,她来到这里...
  政治避难?权力倾轧?家族争斗?
  我想了很多种原因,这些都有可能。

  但如果是真的,我可以确定一件事,她的家在云州...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