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489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面对这些下属表忠心,楚天齐只能模棱两可的应对着,既不能太酸腐,摆出一副悉听组织安排的嘴脸。也不能太实在,还像原来那样指点别人的工作。当然,来的这些人根本就不是汇报工作,也不是真有什么事,并不等着楚局长发表意见,其实就是表明一种态度罢了。
  虽然人们来表忠心,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对自己还报有希望,但也说明自己弱势了好多。否则,大权在握,不用说,人们也得听自己的,又何至于面对这种安慰方式呢。这来来往往的人中,究竟又有几分真心呢?怪不得歌中都说“雾里看花,你知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相比起这些表忠心的人,高强、高峰、仇志慷、厉剑等人并没有专程登门,而是有什么事就打电话,该怎么汇报就怎么汇报。楚天齐和他们也没有其它废话,该怎么指挥还怎么指挥。
  下午快下班的时候,手机响了。

  看了眼来电显示,楚天齐按下了接听键。
  手机刚一接通,就传来候三的声音:“楚局长,我回到公司了。”
  “候老板,感谢你呀,这次抓捕嫌疑人你立了大功。本来想着请你到许源县来,好好招待一番,可你却急着回去了。”
  “自家哥们不说谢谢,您以后就别叫我候老板了,直接喊我候三。”候三的话透着真诚。

  楚天齐答的很爽快:“好,那我就喊你候三,你也别喊我局长,就叫我小楚。”
  候三道:“虽然我比你大几岁,可我还是习惯喊你楚哥。”
  楚天齐一笑:“随你便。这次为了局里的事,你还专程办了会员卡,花了好多钱。你报个数,我从办案经费里边给你报了,帮忙已经很感谢了,不能再让你贴钱呀,公是公私是私。”
  “楚哥,不必这么客气,哪能让你报销?我没想是公还是私,反正我只知道是给楚哥办事。”说到这里,候三“嘿嘿”一笑,“反正会员卡还在我手里,以后无聊的时候,还能去那里消费,找找乐子呢。”
  楚天齐问:“你不恶心啦?”
  “呃,呃。”一阵干呕声,从手机听筒传出。
  楚天齐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紧接着,手机里也传出爽朗的笑声。
  县委书记办公室。
  刘福礼坐在办公桌后,右手五指弯曲,呈梳子状,在头上不停的梳着。
  对面椅子上,坐着他的外甥女,许源县公丨安丨局经侦大队大队长江胜男。

  看着舅舅久久不说话,江胜男追问着:“舅舅,我现在该怎么办?”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刘福礼给出了答案。
  江胜男说:“现在局长停职,以前有好多事都是向他请示,以后我该找谁?”
  “你怎么这么笨?”刘福礼点指对方,笑呵呵的说,“规定找谁就找谁。只要我在县里,他们谁都不会难为你的。”
  “我明白。”江胜男不无担忧的说,“可是,可是你哪天要是不在了。我是说,假如你高升到市里,好多事就鞭长莫及了,我总不能还像现在这样保持中立吧。如果没有您罩着,我就是想中立也不成呀。舅舅,我这么说,您不会怪我吧?”
  刘福礼慈爱的说:“傻孩子,你有这种忧患意识,我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怪你呢?如果真到我调走那一天,你还真得依附一方,不过我现在不是还没调走吗?”
  “等你调走的时候,我再想依附过去,那不是成临时抱佛角了,他们能接收我吗?”江胜男还是不放心。
  刘福礼摇摇头:“不会的,只要你有价值,就会有人把你纳入团队的。等我调走的时候,县局形势还不知变成什么样呢?说不准好多人也都不在了。所以我说,不急,该怎么干还怎么干。”
  “您的意思是说,未来县局形势会有大变化?那么现在会变成什么样?这次的事究竟是因为什么,真的是牛斌和楚天齐斗法吗,还是有别的说法?依您看,最终谁会胜利呢?”江胜男提出了自己的疑惑。
  刘福礼缓缓的说:“雾里看花,看不明白。”

  “真的?您也看不明白?”江胜男反问。
  刘福礼点点头:“真的。”
  江胜男“哦”了一声,站了起来:“舅舅,我先走了,听你的,我该干什么就干什么。”
  刘福礼“嗯”了一声,再次点了点头。
  时间到了六月下旬,楚天齐被停职将近两周。在这十多天中,楚天齐已经抛开了那些烦琐事务,干警们也渐渐适应了现在这种模式。

  按市局要求,党、政工作由赵伯祥和曲刚分治,看似两人平分秋色。但由于分管内容不同,事实上,大部分工作都落到了曲刚头上,也就意味着曲刚的权利更大一些。
  虽说暂时交出了丨党丨委书记、局长的职权,但楚天齐并不是什么事都不过问,有些事反而抓的更紧,比如“明白人”的案子、连莲的案子。只不过以前是公开领导,现在只能是私下指挥了。
  在这期间,赵伯祥基本还是原来的工作内容,但在有些事项上,却拥有了知情权。比如一些案件的进展情况,这也是在那天会上,市局领导强调过的。虽说以前有些案件也要上班子会,但那时除了局长和分管局长外,其他成员都是等着通报,并不能直接过问,等他们知道案情时,案子已经基本定型了。而现在赵伯祥却有权随时直接过问,当然,即使过问也要按程序来。
  六月二十三日上午九时,县委政法委召开会议,县公丨安丨局班子成员都参加了。本来楚天齐不想去,但自己既是政法委副书记,又是局班子成员,实在找不出不参加的合理理由。
  楚天齐没有和县局其他成员同行,而是单独去的。等他到会议室的时候,台下已经基本坐满,主席台上也已坐好几位了。看到自己桌签在主席台上,他便直接坐了过去。
  楚天齐刚坐下不久,萧长海便来了。让他没想到的是,县长牛斌也到了会场。
  九点整,会议准时开始,会议由政法委专职副书记主持,这次会议是政法系统党建工作会议。主持人讲了党建工作的重要意义,也讲了各政法口党建工作的大致情况,还点出了存在的一些问题与不足,指出了改进的方向与措施。
  听着主持人的讲说,参会的人们不时在笔记本记上两笔,以示自己在认真听讲,并做为传达会议精神的参照。
  专职副书记做过主持开场白后,是由参会代表做本单位党建工作专题汇报。一共有三位代表发言,其中也包括公丨安丨局政委赵伯祥,赵伯祥是最后一个发言。
  楚天齐注意到,在赵伯祥发言时,县长牛斌的眉头一直皱着,几乎就没舒展过。楚天齐不禁疑惑:赵伯祥发言也没什么不妥,中规中矩的,牛斌又何至于如此呢?可能牛斌皱眉还有其它原因,并非因为此事吧。

  日期:2017-07-11 06:2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