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353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就在两个弟子进了山洞之后,大方师突然再次感知到了火山正遇到了危机。虽然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这个时候突然重新获得了和火山之间的联系,就连广仁自己都差异无比。
  虽然山洞里面还是没有一点异常的声音传出来,不过这次火山遇到危险的感觉却是越来越强烈。大弟子是自己已经定下的继续大方师之位的人,等到自己将方士宗门推到一个前所未有的新高度之后,便会将大方师的位置传给他。这个时候,火山不论如何都不可以出事。
  当下,广仁回身对着身后众弟子说道:“你们在这里等候,两个时辰我没有出来的话。尔等立即回到宗门,请广义、广悌两位师叔赶到此地。传我的话,他们两个人不管是谁,只要能找到我和火山,将我二人救出者,即大方师之位。”
  说到这里,广仁顿了一下,眼睛盯着山洞口,最后说道:“记住,两个时辰……”最后四个字出唇的时候,大方师的身影在原地消失。片刻之后,他已经出现在了山洞里面。
  几年之前,广仁曾经连同其他的三位师弟一起到过这里。当下。大方师隐住了身形,小心翼翼的在这里寻找自己弟子的下落。不过他找遍了整个山洞,除了几十个喽啰和还剩下半条命的山主之外,都没有发现火山的下落。
  现在可以肯定火山和刚刚进来的两个小方士都出了事情,广仁没有想到归不归这么聪明的人会这个时候和他翻脸。看样子这件事八成是吴勉做的。不过这个人和火山的实力相差悬殊,归不归不拉偏手的话。就算是偷袭,火山都不会吴勉的手下吃亏。
  广仁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小心翼翼继续在山洞里面走来走去。就在他要放弃山洞,准备去地宫里面产看的时候。远处的一个内洞里面,突然传来了一个好像是火山的声音:“归先生,你这样说让我有些为难。你知道的,大方师本来就是长生不老的体制。他老人家建在一天。他人怎敢染指大方师的位置?”
  “咦?他老人家建在一天这句话说的玄妙啊。火山,听你的话里的意思,好像是在暗示我老人家什么?”火山的声音说完之后。归不归那嘻皮笑脸的声音便响了起来:“当初老人家我变成长生不老的体制之后,你师祖徐福便亲口和我老人家说过。他说白发的体制只是长生不是不死,是个人早晚就要死的。不过也要看看以什么身份去死。怎么说大方师的身份要比小方士的身份要好得多......”
  听到这里之后,吴勉冷笑了一声,随后开口说道:“归先生,你装神弄鬼的好手段,一个人自说自话的在耍口技吗?不过只有火山一个人配合是不是过于单调了?让广仁加进来如何?”
  说话的时候,广仁现出了身形。他收了火山为徒也有两百多年了,自己弟子是什么样的人,大方师比他们自己还要清楚。像刚才那样对自己有少许不敬的话,就算是打死火山他都说不出来。那样就只有一个结果。火山已经被归不归那个老家伙制住。老家伙正在模仿自己的弟子说话,将他吸引到此处之后再来突然袭击。
  当下,大方师自认为已经看穿了归不归的把戏,当下提起一口罡气,对着说话的山洞吹了过去。趁着狂风将里面吹的稀烂地时候,广仁一闪身进了这间内洞。
  正如大方师所料,这内洞里面只有一个人被罡风吹的东倒西歪。此时这人正背对着他,不过从体型和衣着服饰来看正是那个装神弄鬼的归不归,就是身上的气息也是那个老家伙无疑。本来依着广仁的性格,怎么样也要和这个老家伙理论几句,等到占到理之后再突然发难。
  不过大方师心里还很是忌讳归不归,这个老家伙一直没有在广仁的面前露出自己的底细。归不归当初在方士门中就一直没大没小,跟自己徒孙辈的弟子也能打成一片。而且很少在广仁他们几个人的面前露出来自己的本事,有一段时间,方士门中上下都以为归不归只是命好,攀上了徐福这样一位名师才出的风头。论其真实水平,比起火山还要差上一大截。
  虽然徐福三番两次的叮嘱广仁,让他不要小瞧了这位‘师兄’。不过老家伙的德行在哪里摆着,着实不像是被广仁他们高看的样子。直到后来徐福担心广仁他们师兄弟几个人在归不归那里吃亏。逼着老家伙在他几个师弟面前显露真实的术法,才让广仁第一次对归不归赶到震惊。
  那次,归不归显露出来的术法已经不在广仁之下。就是这样,当时的广仁也开始看出来这个老家伙还没有将自己的老底都亮出来。从那次之后,广仁便对归不归忌惮起来。虽然后来这个老家伙终于惹恼了徐福,被囚禁在苗疆百余年,全身的术法也被封印。不过这几年归不归再次复出之后,还是让广仁从心里面感到一丝畏惧。
  看到只有归不归一个人在这里之后,广仁便有了先下手为强的心思。趁着老家伙还没有转过身的这段功夫,广仁伸出手掌,夹杂着风雷之声向着归不归的后脑海拍了下去。
  这一下并不是想要归不归的老命,广仁只是想试探这个老家伙是不是早就解开了自己身上的封印。大方师怀疑这几年他一直在自己的面前装疯卖傻。就是想有朝一日趁着自己不备的时候,突然袭击。当然,如果归不归真的还没有解开封印。这一巴掌拍实了那也只是算他的命不好了……
  “嘭!”的一声巨响,这一巴掌实实惠惠的打在了归不归的后脑上。巨大的冲击力将这个内洞都震的颤了起来,老家伙被他打的身子踉跄了几步。随后还是伸手扶墙,才没有摔倒在地。不过相比较这个老家伙,广仁挥出去的胳膊都已经震吗,不受控制的抖动起来。一脸差异的看着已经回过身来的‘老家伙’
  “大方师,小广仁。这可是你先动手的。”那人回过身来,那是什么归不归,竟然是从长安城里面消失之后。便一直下落不明的席应真。当下,这个老术士冲着广仁宁笑了一声之后,说道:“术士爷爷在那里都是以理服人的,小广仁,别说术士爷爷今天没有给你机会,说,为什么偷袭我……”
  当时广仁才知中计,动手的话,自己在这个老术士的面前完全没有胜算。就在他准备解释几句的时候,冷不定听到身后一个小娃娃的声音:“老头儿,听那个老不死的说,怎么,你和广仁为了山下的娘们儿打起来了?”
  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小任叁已经看到了老术士头上被打落的发髻。看着席应真披头散发的样子,小家伙一脸惊讶对着跑出了这间内洞,扯着嗓子在外面大喊大叫道:“出了大事了!老头儿被广仁打了……杀人了,大方师要杀我们家术士爷爷啊……有没有人管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