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196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女二号点头,拿起电话,用酥得让人浑身发麻的语调问询了几句,然后挂了电话,对我热情地说道:“你好,吴总在办公室里等着你们呢,请跟我来。”
  她领着我们往公司里面走,越过忙碌的大厅,一直来到了最里面的一房间,敲了敲门,在得到了应允之后,推门而入。
  我走进办公室,瞧见一个西装革履、面色沉稳的中年男人。
  他打扮沉稳,一看就知道是精英人士。
  女二号离开之后,那人上前过来,打量了我一下,然后说道:“我见过外门长老的照片,你不是陆言。”
  我低头,抬起来,笑了笑,说现在呢?
  男人拱手,说茅山弟子孤狼,见过外门长老。
  望着面前这位无论是外貌还是气质,都跟我们这些江湖人物完全不搭的金融精英,我愣了好半天,方才反应过来。

  我拱手,说你好,吴盛是吧?
  他说对,是我。
  我从他沉重的男低音中听出了正是刚才电话里面的声音,确定了人之后,忍不住说道:“有点儿意外,没有想到茅山的联络人,居然会在这一秒钟几百万的金融街大厦里面,开着这么大的投行……”
  吴盛笑了,引我们来到办公室的待客区沙发入座,然后说道:“所以我的外号,叫做独狼嘛。”
  这是有人敲门,却是一个美丽温婉的OL女郎,给我们端了咖啡过来。
  待人离开之后,独狼开口说道:“陆长老,在你来之前,我已经收到所有关于你的消息,知道这一次茅山遭劫,倘若没有你和你的朋友们,千年宗门,必将覆灭,而你救下来的那些无辜镇民之中,有一人便是我的母亲。在这里,我向你道谢。”
  他站起来,给我鞠躬,显得十分郑重。
  我赶忙起身扶住他,谦虚两句,这才各自回到了座位上,我给他介绍了屈胖三。
  他知道我,自然知晓屈胖三,又好是一番赞叹。
  如此寒暄一番,吴盛对我说道:“陆长老,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的,请尽管直说,我在京都扎根十五年,方方面面,都还是有一些朋友的。”
  呃……
  我有点儿囧,说其实找你呢,的确有事,不过你现在做的专业,和我们想干的有些出入,所以不知道怎么开口——毕竟我们又不买股票,哈哈……
  独狼吴盛一本正经地说道:“如果是买股票的话,我建议你们周五之前,最好把所有的股票全部抛掉。”
  啊?
  我没有问,反而是屈胖三忍不住说了话,而吴盛则很严肃地说道:“这段时间的股票大热,其实是某些人在背后推动的,这帮人有国内的,也有国外的,他们推上了顶峰之后,必将在利空上大做文章,然后开始挥舞镰刀割草,收割财富的同时,重创国内经济,打击当前掌权者,联合旧有利益既得者一起反扑,我分析近日定有一战,你们或者家人如果买了股票的,赶紧空仓,免得被当做炮灰……”

  他说了一通,然后很严肃地说道:“这背后是国际的金融巨鳄兄弟会和国内旧有利益既得者一次共同的联手行动,准备做空我们国家,与这一次圣光日炎会进攻茅山,其实是同一道理。”
  听到吴盛从金融角度来分析此事,我顿时就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说既然如此,那帮人还跟兄弟会合作?
  吴盛叹了一口气,说一朝天子一朝臣,许多旧有利益既得者的发家之路充满了血腥,又怕被人算老账,唯一的办法,就是跟外人合作,通过大起大落的局势翻云覆雨,一是在这里面获得巨额的利益,另外也是找寻机会翻身,而如果能够洗白而重新占据高位,那更是划算,所以才会铤而走险……
  听到这话儿,我联想到了毕永长老和破风长老。
  这两位都是茅山的中坚力量,十大长老之一,包括他们的弟子,都是如此,但正如同吴盛所说的一般情况,因为害怕被算旧账,害怕自己当前的权位失去,故而最终选择了图穷匕见,背叛了自己的信仰和为之奋斗了一辈子的宗门。

  道理是一样的。
  说完这些,吴盛话题一转,说道:“我听说了陆长老你单人追击破风、毕永两位叛徒长老,并且最终生擒的事情,现在萧掌教人在金陵,而你们出现到了京都,必然有大事——如果我猜得没错,应该是来处理宗教总局这一次对黑手双城势力清洗的事情吧?”
  不愧是做金融的,能够在这么凶险领域里厮杀的男人,头脑当真不是盖的。
  他这么说,想必也是反击我刚才说的话。
  我说找错了人,但他却想用自己的能力,证明我的错误。
  我笑了,也没有再隐瞒,而是直接说起了我的目的来,吴盛点头,说其实在你打电话来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了。陆长老你虽是茅山新任的外门长老,但功勋卓著,而屈大师也是名声远播,我也不隐瞒——我独狼吴盛其实是茅山在京都的总联络人,其余的联系人,都是我的下线,所以你们能够找到我,算是找对人了。
  我有些惊讶,说那么讲,你有办法咯?
  吴盛耸了耸肩膀,说我在京都,主要的任务是帮茅山管理资产的,我的投行每年都会负责茅山日常经费开销的四成以上……
  啊?
  我有点儿诧异,说茅山还需要用钱么?

  吴盛哈哈大笑,说茅山又不像是慈元阁一样靠做生意、卖符赚钱,又不如白云观一样收徒赚钱,几千人的开销,也不是凭空而来的,自然需要经济供应——当然,君子不言利,大部分的修行者都耻于谈钱,所以这事儿没有人跟你说起而已。
  说完这些,然后他又说道:“不过我可以帮你找到对这事儿对清楚的人。”
  他看了一下手腕上的百达翡丽,然后说道:“正好也快到饭点了,我约一下人吧,你们稍等我半个小时,我处理一下手头的事情,不好意思哈……”
  这个吴盛也是个修行者,虽然给我的感觉并不厉害,但整体的气场却很强。
  这种气场是在金融名利场上面厮杀出来的气质,就好像是战争年代里那些杀伐果断的将军一般,明明只是一个普通人,但却能够操纵无数人的生死。
  他也一样。
  吴盛让我们在沙发前这儿喝咖啡,欣赏窗外的景色,和川流不息的人群,而他则回到了巨大的办公桌前,先是打了一大通的电话,然后又开始不停的发邮件。
  距离半个小时还有五分钟的时候,他终于弄完了,然后拿出了电话来,开始联系。
  通话很简短,约了地点之后,他收拾东西,然后站起来对我们说道:“我们走吧,约了个地方喝早茶。”

  我们跟着他出了办公室,而这个时候,我也变回了普通人的面孔。
  日期:2016-12-07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