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195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事就有点儿蹊跷了,虽说这位破烂掌柜不如七剑亲近,但在黑手集团之中,也算得上是高级干部,待遇却是这般的千差万别。
  按理说留职查看算得上是比较严重了,但对比林齐鸣的锒铛入狱,又显得有点古怪。
  而且上面大部分都是黑手双城前期的嫡系,后面他招揽来的人,除了少部分没有离开,其余的如同王清华这伙人,早就逃之夭夭,不见踪影了。
  我读完了薄纸,忍不住问古二爷,说那林齐鸣等人,到底是什么罪名呢?

  古二爷摇头,说这个就不知道了。
  我顿时就是一阵无语,说什么罪名都没有,咋就拉到白城子里面去了呢?
  古二爷说他们上的是秘密法庭,我那儿子的级别不够,相关的档案差不多,就这些,都还是找朋友弄出来的呢……
  屈胖三摸着下巴,总结了一下,说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除了部分没有得到消息的人之外,大部分留下来的人,都是心底无私天地宽、觉得自己不会被牵连到的,而毫无意外,这帮人都给毫不留情地顺势打倒,反倒是王清华、程程那帮人,估计早就有了准备,一点儿风吹草动,立刻不见踪影。
  我说这么浅显的道理,难道朝堂上面没有明眼人么,怎么就能够眼睁睁地看着这些人被打压呢?
  古二爷笑了,说陆言,所谓墙倒众人推,朝堂之上就是这样,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你还指望这个时候有人站出来力挽狂澜不成么?

  我说那也不能用的时候大家都好,不用的时候,就当做姨妈巾一样给直接扔掉吧?
  古二爷说看来你还是不了解政治这事儿,那可跟小学课本里学的不一样。
  我叹了一口气,感觉到一阵疲惫。
  正如同古二爷所说的,我在这方面还是太幼稚了,虽然空有一身的好本领,但跟那帮老司机还是玩不起。
  怎么办?
  我看向了旁边的老司机屈胖三,却发现他听完古二爷说的话语,不置可否地笑了笑,然后说道:“老古,行了,在你这儿也叨扰一夜,药既然已经送到,那我们就走了。”
  古二爷有点儿惊讶,说你们去哪儿?
  屈胖三笑了笑,伸着懒腰,说去哪儿?当然是去找大通和尚送药了,还能去哪儿呢?对了,你的手机是多少,回头有事,给你打电话。
  古二爷说我这地底下信号屏蔽了,不过你们记一个号码,是我孙女的,她每隔一段时间会出去采购,应该能联系得上。
  他说完,讲了那号码,我记在脑子里,然后跟着屈胖三一起告辞。
  从这防空洞的密室回到地面上,道路曲折,古二爷行动不便,就由他孙女送我们离开。
  不过走的,不是阿贵引我们进来的那条路,而是另外的一个通道。
  那个通道藏在地下,算得上是比较宽阔,能够开进一辆三轮车来,七拐八折之后,我们出现在了一条小巷子里,头顶是雾蒙蒙的天空。
  古娜看着我,眼波流转,小脸蛋儿红扑扑,朝我挥手,说陆大哥再见。
  我与她挥手告别,然后跟屈胖三走出了巷子口这儿,转头过去,瞧见那女子已经消失不见了。
  屈胖三砸巴了一下嘴,说这妞儿还不错,前凸后翘,一看就知道是未经人事的雏儿,我听说刘学道那老匹夫传了你一门手段,叫做黄帝御女经,反正虫虫远在天边,你不如拿她练练手,也总好过没事儿总用手。
  呃……
  我的脸都黑了,说你妹的,你才用手呢,你全家都用手。
  屈胖三哈哈大笑,不再言语。

  我气头过了,冷静下来,这才问道:“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屈胖三冲我炸了眨眼,说不用手,那到底是用什么呢?
  我给他逗得没法,只有说道:“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炼虚合道……”
  屈胖三摆了摆手,说得,你别跟我在这儿念经了——你不是有一个茅山势力的通讯录小册子么,京都这么大,既然现在联系不上老鬼他们,那就找这些地头蛇问一问情况呗。
  我点头,说好吧。
  当下我也是拿出了通讯录来,研究了一下京都这边的情形。

  茅山在全国各地都有一些暗线,这些人的身份有的是公开的,有的是半公开的,有的则是绝密的,视持有人的级别不同而有所区别,我拿的这一份,是全名单的,仔细一看,在京都这儿,茅山有五个联系人,有两个是公开的,两个半公开,另外有一个是绝密。
  我沉思了一会儿,拨打了一个半公开的电话号码。
  半公开的联络人,名单上只有电话号码和外号,而这位的名字叫做独狼。
  电话打了两通都没有人接,打第三次的时候,我都准备换下一个人了,结果这个时候却接通了,电话那边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说喂,找谁?
  突然接通的电话让我愣了一下,犹豫了半秒钟,方才说道:“你好,独狼么?”
  那边的声调一下子就少了几分:“你是谁?”
  我说我是茅山新任的外门长老陆言,想要找你帮点儿忙。
  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钟,然后恭敬地说道:“十分荣幸,陆长老,电话里沟通不方便,我给你一个地址,你直接过这里来吧。”
  简短的通话结束之后,那边发了一个地址过来。
  那个地址是阜成门一带的金融街,离这儿倒是有一些远,我瞧见这地址,还有附上的姓名吴盛,有点儿懵,看了屈胖三一眼,说这位是谁什么情况啊?
  屈胖三耸了耸肩膀,说谁晓得?
  我们出门,打了个的,没多久赶到了金融街,然后按照地址来到了一处比较有名的大厦顶楼处。
  这是一家看门脸都十分高大上的投资机构,这一点从对方前台小姐的综合素质就能够看得出来——屈胖三说这样的小妞儿不去做模特都可惜了,倘若是横下心来跟导演副导演睡觉,或许还能够出演个三流电视剧以及网络大电影的女二号呢。
  我们来到前台,给这位女二号说起了我们找吴盛。

  女二号用标准的八颗牙微笑看着我们,然后有些拒人于千里之外地说道:“请问你们跟吴总有预约么?”
  吴总?
  屈胖三装着特天真无邪的样子,说道:“这位小姐姐,吴总在你们这儿是什么职位啊?”
  女二号说吴总是我们投行的创始人和董事长。
  呃?
  金融人才啊……
  我有点儿懵,感觉有点儿走错了路,没想到这位半公开的联系人,居然是投资领域的人,跟我们想要找的方向完全就是风马牛不相及。
  不过来都来了,还是见一面吧。
  我对女二号说有的,你告诉他,说我叫陆言,之前跟他有通过电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