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487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像是早上九点那会,听说是楚天齐把人带回来的。还听说明秘书穿了一身女人衣裳。”说到这里,马有才又补充道,“我是刚听说,正准备来汇报。”
  “你忙去吧。”牛斌挥了挥手。
  马有才快速退出了屋子。
  虽然一直就有不好预感,但真正听到“明白人”被抓,牛斌还是感到了震惊。他不震惊“明白人”会被抓,而是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被抓,他不明白,楚天齐是怎么找到的。
  在震惊的同时,牛斌更多的是恐惧。本来秘书被抓,领导就难辞其咎,何况他和“明白人”并非单纯上下级关系?现在“明白人”这一被抓,自己的危险也就来了。牛斌现在只能期盼“明白人”嘴严点,处理某些事利索点。可这不由自己掌握呀,全都是警方在办,全都是那个楚天齐在指挥。
  “笃笃”,敲门声响起。
  得到允许后,马有才走了起来。
  这次,马有才面带喜色,进门就说:“县长,朋友发来短信。市委组织部和市公丨安丨局来人了,正在县公丨安丨局开会,楚天齐被停职了。”
  牛斌以为听错了,不解的望着对方。
  马有才再次强调:“千真万确。会议还没有结束,但这个事已经当众宣布了。”
  看来是真的了。牛斌没有表态,而是挥了挥手。
  马有才退出了屋子。
  眼望前方,牛斌眼中噙满泪花,心中不停默念着“苍天有眼,苍天有眼”。
  很快,牛斌冷静下来,心中更多的还是担忧。他不知道苍天能够有眼到何时,也不知道那个“明宝宝”能不能出卖自己。
  牛斌又心乱不已,站起身来,不停的在地上来回踱着。
  十点四十多,公丨安丨局会议结束。
  从会议室出来,王秀荣看着周子凯:“周局,走吧。”

  “你先走,我再和楚局长坐会。”说着话,回头喊道,“楚局长,去你办公室。”
  王秀荣鼻子“哼”了一声,脸上浮现出蔑视的笑容。
  来到三楼,周子凯回头一看,见姚兵还跟在身后,便说道:“老姚,你先去别处等我。”
  本来想着去听听,结果被对方拒绝,姚兵脸上稍现尴尬,“哦”了一声,回头喊道:“老曲,到你那坐坐。”说完,快步走去。
  来到局长办公室,周、楚二人都坐到了沙发上。
  周子凯直接道:“小楚,有什么想法,说出来。”
  楚天齐回答:“没什么想法,既然有人举报,那我配合调查就是。”
  “一时想不开也正常,你要相信组织,组织绝不会冤枉一个好同志的。要尽快卸掉包袱,该干什么干什么。”说着话,周子凯拍了拍对方胳膊。
  明白对方在安慰自己,楚天齐一笑:“周局,您放心,你安排的任务,我还会尽我之力去做,只是可能要更曲折了。”
  周子凯也笑了笑:“暂时不能行使书记、局长权利,肯定有些事要不顺手一些。不过,少却一些事务牵绊,也许还能把更多精力投到其它事上呢。去年你不就是在‘休假’期间找到了假药窝点吗?再说了,关键时刻你也可以行使督查长权利的。”

  楚天齐没有接话,而是站起身,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塑封袋,又走到周子凯面前:“周局,你把这个带走。”
  周子凯不解:“这是什么?”
  楚天齐戴上白手套,打开塑封袋,从里面拿出了一个小硬皮本。翻开硬皮本,楚天齐指着一处内容:“周局,你看这。”
  周子凯低头去看,然后马上抬头,不解的看着对方。
  楚天齐一笑:“等你仔细看过,就都明白了。”
  “好吧。”说着,周子凯打开公文包,“放进去吧。”

  楚天齐重新把硬皮本装回塑封袋,捏好封口,然后放到了那个公文包里。
  “我先回了,有什么困难,随时找我。”说着话,周子凯站了起来,“你不用送了,省的道别时,大家都尴尬。”
  明白周子凯是担心姚兵给自己难堪,楚天齐听话的点了点头,但他并不是怕姚兵。
  楚天齐没有下楼,而是是送到了三楼楼梯口处,然后回到了局长办公室。
  刚在椅子上坐定,周仝便来了。
  看到周仝进屋,楚天齐自嘲的说:“周局刚慰问完,周科长又来了。”
  “是呀,以前大权在握,我这个小股长不敢着局长面,以免您有想法,以为我想拍马屁。现在你被停职,咱们也就算平等了,也不存在攀高枝之嫌了。”说着话,周仝径直坐到了对面椅子上。
  “刚刚不履职,就有人上门数落,人呀,太势力眼了。”楚天齐叹了口气,“哎,世态炎凉啊!”
  “行了,少酸了吧叽。”周仝面色很是严肃:“到底是因为什么?”
  楚天齐道:“也没什么。咱是组织的人,组织让怎么做就怎么做。”
  “德性。”周仝拿起一张报纸扔了过去,“人家好心好意问你话呢。”
  楚天齐挡开报纸,“嘿嘿”笑了笑,又说:“组织部和市局都接到举报,举报我虐*待嫌疑人喜子。本着对同志负责的态度,市局介入了调查,市委组织部就出了停职的决定。”
  “不盯着犯罪分子,倒盯着自己同志,真他*娘的没正事。”周仝暴了粗口,接着提出疑惑:“仅凭一个举报,就停你的职,这也太儿戏了。”说到这里,她又补充了一句,“你少拿什么纪律、规定呀搪塞我,问你什么你就如实回答。”
  “这家伙,口吻比市局周局都厉害,最起码人家还安慰几句呢。”调侃过后,楚天齐接着说,“那个姚副局长说,举报材料非常完备,是目击者写的。目击者声称,看到了我对喜子的摧残过程,在举报信中都进行了详细叙述。除举报信外,还附有喜子的尸检报告,报告上有详细的记载。”

  “目击者?开玩笑?当时除了丨警丨察,就是喜子同伙。再说了,我和佼佼在教训喜子的时候,除了你在现场,并没旁人呀。”周仝说,“那我问你,他们找你了解了吗,找其他同志调查了吗?”
  楚天齐摇摇头:“没找过我,我提前一点消息都不知道。”
  “哼,什么接到举报?我看就是人为整事,你看那个姚兵,整个一副小人样。那个女人更不是什么好东西,长的那么难看,还趾高气扬的,给谁看?对了,是给那个秦光头看,他俩眉来眼去的,一看就是搞破……”红着脸停顿了下,周仝接着说,“上头领导也是睁眼瞎,说什么就信什么。现在局里好多案子正胶着呢,停了你的职,那不是釜底抽薪吗?这他娘的纯属是亲者痛、仇着快。对了,这不正常,肯定是小人报复。我看就是那……”

  “我怎么感觉你这么像愤青?”楚天齐打断了对方。
  “愤青?要是多几个像我这样愤青就好了。”说到这里,周仝压低了声音,“你说是不是……”说着话,用指头在桌上写了“牛”字。
  楚天齐想了想,摇摇头:“不好说,倒是有这可能,只是这不是他能决定的。”
  “那肯定是找上面主子了,也说不定还有帮凶。比如……”说着,周仝又在桌上写了一个字。
  日期:2017-07-10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