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店主鬼事多,说说我收到的鬼物》
第1164节

作者: 风尘散人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最终,我还是没和海瑟薇多说,让老白他们几个人凑了过来,然后我才终于从怀中拿出了那个“小药瓶”,这回我掌握了方法了,一拧,便将那小药瓶拧开了,然后我才终于将里面的东西倒了出来,
  这是一卷高度和粗细都与人食指尺度差不多的东西,不是纸张,恕我眼拙,没能看出它是种什么材质,抚摸上去手感非常柔和,给我的感觉倒像是一些西方这边常用的羊皮卷,但也仅仅是手感而已,明显不是羊皮卷,羊皮卷比这个厚实的多,年代久了也比这个硬实的多,这东西薄如蝉翼,比咱现在所用的纸张还要薄,也不知道是一块什么皮子,
  不过,我也没那么多的时间浪费在研究这东西的材质上,毕竟是史前超文明的东西,哪里是那么容易就能研究明白的,当下,我就将之铺张开来,这一铺开不要紧,竟然拉出一副长度大约在半米左右的卷轴,上面写满了蝇头小字,密密麻麻,看的人眼晕,
  如无意外,这应该是一副记载着很重要的事情的卷轴了,
  可恨,我盯着那上面的文字看了半天,最终一个字儿都没能看懂,只觉得这应该是属于西方的文字了,书竖版排列,看着和蒙古文有的一拼,弯弯绕绕的,至少我是没有见过这样的文字的,
  而且,字根也是我从未见过的,
  也就是说,我根本破译不了这上面记载的是什么,如无意外,这应当是那史前超文明的文字了,最后,我苦笑了起来,只能寄希望于其他人身上了,目光不禁放在了曹沅的身上,对于曹沅的学识我还是很佩服的,于是就问:“你能看懂不,”
  曹沅没说话,双眼仍旧定定的看着那卷轴上面的文字,过了许久才抬头有些无奈的和我说道:“看不懂,从来没有接触过类似于这样的古文字,这好像是一种我从来都没有接触过的文字,你也知道,最早期的文字不外乎就是象形文,楔形文等,那些至少还有迹可循,可是这篇文字,完全是毫无头绪啊,”
  我点了点头,心里不禁有些失望,难道……刚刚找到的线索,就因为无法破译这样的文字,所以……只能以失败告终了,
  我不甘心啊,很不甘心,

  如果我们几个当中无人认识这篇文字的话,那我们就只能立即放弃了,须知,要破译一门从未接触过的全新文字,那需要的精力和付出的代价将会是惊人的,海瑟薇是等不起的,
  至于老白和张博文他们几个人,我根本就没问,他们哥几个大眼瞪小眼,一看就不是干这个事儿的人,
  结果,就在绝望一点点的侵蚀我的内心和意志的时候,一直都在旁边??看着这一切的海瑟薇竟然开口说道:“可不可以把这篇文字拿给我看一看,”
  是啊,这还有一位专家呢,
  我眼睛一亮,因为海瑟薇病势日益沉重的原因,我竟然将她给忽略了,浑然忘记无论是我还是曹沅,所精通的文化大都为东方之文化,唯独海瑟薇不一样,她是西方人,对西方的古文化可谓当得起行家二字,

  当下,我忙端起那卷轴拿到海瑟薇面前,因为她只有头颅还能动,所以我只能给她撑着让她方便阅读,海瑟薇也不说话,双眼始终游离在这卷轴上,微微眯着眼睛看了足足两个小时,一直等我耐心耗得差不多,就要开口发文的时候,她才终于说道:“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这应该是拉丁文,”
  “拉丁文,”
  出乎我预料的是,老白这一般不再文化追寻的事情上发表意见的二杆子竟然开口了,而且上来就是直接否决的海瑟薇的说法:“拉丁文就是现在梵蒂冈教堂里面还在使用的那种文字吧,那我可以很明确的说,这玩意绝对不是,以前我去过梵蒂冈,见过你说的那劳什子的拉丁文,虽然我不认识,但看字形,这东西也和梵蒂冈的拉丁文完全不一样啊,”
  海瑟薇没说话,就是??看着老白……
  那眼神……
  嗯,跟看傻逼差不多,

  老白被看的也有些尴尬,摸了摸鼻子就问:“难道不对,”
  蓦地,我心中一动,连忙问海瑟薇:“你是说,这是古拉丁文,”
  “是原始拉丁文,”
  海瑟薇强调了一句,然后说道:“我面前能看得懂,这幅卷轴其实是一封信,是写给我的先祖亚瑟王的……”

  我说的古典拉丁文,指的是在罗马帝国奥古斯都皇帝时期使用的一种官方文字,而老白所说的梵蒂冈所使用的那种拉丁文,则是在公元二世纪到公元六世纪的时候,民众所使用的通俗拉丁文,
  这二者之间又有着什么样的关系呢,
  要我来说,这二者之间的关系就类似于咱们华夏的古典文言文和现代白话文,这中间的差别可就大了去了,虽说是同源,甚至关系类似于母子,但现在会说白话文的人还有几个能看懂文言文,就算是从小学开始学语文就已经接触上文言文了,恐怕能看懂的也是不大多的,
  而拉丁文到现在呢,已经演变的更加复杂了,
  从古典拉丁文到通俗拉丁文,这当中的过程大概只延续了几个世纪,再后来,罗马帝国崩裂,分裂成了西方列国,在中古世纪的黑暗年代中,各国又分别从拉丁文中抽离演化出了自己的文字,也就是后来所谓的罗曼语族,包括法语、意大利语、萨丁岛方言、加泰罗尼亚、西班牙语、葡萄牙语等等一系列的语言,只不过这些语言比拉丁文更加简单一些,失去了很多语法的变革,
  说白了,这一切全都是属于拉丁语的,而这些语言,却是截然不同的,
  这就是说,虽然同样是拉丁语,但这门语言分支实在是太多太多了,比咱们汉语要草蛋的多,咱汉语复杂那是因为笔法结构等等方面,归纳总结一下只能说难是难在了过于博大精深,而拉丁语,难是难在了混乱,
  也就是说,虽然说是拉丁语,但想破译,搞明白是什么拉丁语很重要,然而……海瑟薇说的原始拉丁语,这个我是绝逼没有听过的,一时间眼珠子快瞪出来了,一脸疑惑的看着海瑟薇,
  “就是古典拉丁文的起源语言,就像是你们华夏商周时期的铭文、小篆一样,这些文字到了后期进行了一系列的演变简化,最终变成了你们的文言文,原始拉丁文和古典拉丁文就是这样的关系,欧洲很多学者一直都在追寻拉丁文的起源,可是到了古典拉丁文那儿就已经是尽头了,现在看来,在欧洲盛行的古典拉丁文早在第四文明纪元的时候就已经有了雏形,”
  海瑟薇轻声一叹:“好在我还是比较熟悉拉丁文的,总结一下,不难看懂这东西,”
  “那就快说说这封信上到底说了什么样的内容吧,”
  说了半天,我大概弄懂了这封信上的文字的秘密,不过我更加感兴趣的还是这封信的内容,所以干脆就盘腿坐在了地上,就在海瑟薇面前摆出了一副洗耳恭听模样,
  海瑟薇这才含笑说起了这封信上的内容,
  据她所说,写信的是一个叫赫尔墨斯的男人,这个男人呢,身份很是不一般,他是一位国王,
  日期:2017-02-28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