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的“蝴蝶效应”,那年代一般人都活不过 40》
第166节

作者: 碧血黄沙2016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怎么个话儿说?
  别忘了,柏肆之战拓跋珪这边儿是先败后胜,老实的士兵听见鼓声集结起来,还有那些不听指挥的,一溜烟儿逃出了战场的。
  这些败军中有的路过并州,一路跑,一路就开始胡说八道,沿途跟老百姓说,魏军败得那叫一个惨啊,拓跋珪?嗨,别提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啊!
  拜这帮败军所赐,魏军战败的消息风一样的就传回了代北。之前丑提的叛乱还没平息,听到拓跋珪战败的假消息后,之前被拓跋珪征服的贺兰部、高车纥突邻部、纥奚部,纷纷举兵反叛;代北之地一时间乌烟瘴气。

  中山城下,拓跋珪听说三部叛乱的消息,大为恼火,命令大将庾岳火速率一万骑兵星夜回援,讨伐叛乱的三部;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庾岳最终才平息了北地之乱。
  好了,现在终于可以一心一意的攻城了。
  拓跋珪这边儿压力一大,城里边儿首当其冲麻爪儿的就是慕容宝;这货既要担心城池被攻破,还要担心城里哪个宗室趁机作乱;最后还有那么一丝丝的希望,盼着儿子慕容会回心转意前来救驾。
  这个纠结劲儿就甭提了。
  而与之正相反的,是随着城外魏军一浪高过一浪的攻势,慕容麟的心情反倒日渐好转,不那么提心吊胆了。
  这是什么鬼?
  之前咱说过,慕容皓密谋要做了慕容宝,迎立慕容麟为帝;慕容皓事败逃亡,慕容麟整天担心慕容宝秋后算账。
  后来他看慕容宝没动静儿,好像忘了这茬儿;慕容麟百思不得其解,后来指挥作战时他终于明白了,啊,慕容宝现在不杀我,因为拓跋珪在。拓跋珪在,慕容宝还得用我,所以他暂时不会杀我。好,既然如此,那拓跋珪就不能走,如果他走了,我的末日也就来了。

  自此慕容麟打定主意,无论朝堂上谁有破敌良策,他一律不采纳。
  征北大将军慕容隆曾四次整队,要出城破敌,全被慕容麟拦下,就是不准你打。把慕容隆气的哇哇直哭。
  你爱哭那就哭吧,你把拓跋珪打跑了,我怎么办?慕容麟以城防司令的身份,压制着所有人。
  城外敌人攻势如山,城内的总司令却不让打,时间久了,群众的积怨越来越大,尤其是那些有家人死在参合陂的鲜卑人,对朝廷这种不抵抗或者叫被动抗战的政策非常不满。最后连慕容宝都急了,说你慕容麟到底想干什么,你不打,也不让别人打,你特么几个意思?
  慕容麟也着急,他明白,再这么压制下去,自己没好果子吃,被动挨打,总有一天中山会被攻破,拓跋珪会宰了自己;出城击敌,打跑北魏军,形势一旦缓解,慕容宝会杀了自己,怎么办呢?他思考了很久很久,终于让他想到了一个一劳永逸的办法——造反。
  还是造反最安全。

  慕容麟的造反步骤,分为两步,第一步,掌握御林军;第二步,做了慕容宝。
  慕容宝的御林军掌握在宗室慕容精手里,于是慕容麟领着自己的亲信,找个机会,就把慕容精给绑架了,然后胁迫他拿着兵符,操纵禁军造反。
  慕容精不干。老头子算是慕容麟的长辈,对这种做法严加斥责,宁死不屈,最后光荣牺牲。
  杀了慕容精,慕容麟也傻眼了,怎么?把8341的司令宰了,怎么操纵部队啊?御林军不听指挥,还怎么杀慕容宝呢?
  第一步就失败了,慕容麟一下子没心情了;算了,慕容宝也不杀了,跑吧。

  对于这种行为,只能呵呵一声了,这货机关算尽,最后还是选择了最普通的一招儿——跑路。
  慕容麟这一走,全城大骇,强敌在外,城防司令先跑了;这城还怎么守?!
  最害怕的就是慕容宝。
  慕容宝怕什么?

  慕容麟跑的消息,蓟城的慕容会不知道,万一慕容麟矫诏夺了慕容会的兵权,那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了。
  慕容宝越想越没底,城外大军压境,北方的蓟州又不放心,他叫来包括慕容隆和慕容农在内的所有大臣,说了一句话,大概意思是:慕容宝跑了,我也想跑,你们看咱舍了河北,跑回老家辽东如何?
  大臣们左右看看,不说话。
  场面有些冷,这时,慕容隆站出来说了一番话,大意是——
  先帝历尽艰难,这才成就了中兴大业,可他老人家驾崩刚刚一年,天下就成了这样,都是我辈无能啊;如今,外寇强盛,内讧又起,骨肉之间反目成仇,黎民百姓怨声载道,这种情况下的确无法与敌周旋了。皇上您要北迁旧都龙城,也是不是办法的办法。但是,龙城的土地狭窄,居民稀少,回去之后,如果您仍象在中原那样大吃二喝生活奢侈,肯定不行;您心里得做好过穷日子的准备。皇上回了老家,节约用度,爱惜民力,鼓励农耕,训练军队,养精蓄锐;数年之后,等咱手里有了资本,看情况,如果中原动荡,咱就南下恢复河山。如果不能,我们则依托险阻,也足可以安稳度日了。

  慕容隆,高人啊,这其实就是给慕容宝指出了后燕未来的发展策略。
  另一个宗室贵胄慕容农无可无不可的点头称是。
  既然大家一致决定回老家,说干就干;就在慕容麟跑了的第二天夜里,慕容宝一行就出城了。
  这里边出了两个小插曲——
  一个是慕容农,跑路的消息虽说比较保密,但在高层中间还是传开了,慕容农部下一个将领,名叫谷会归,他对慕容农说,大王,皇上要走让他走,您不能走啊;慕容农说为什么?
  谷会归说,现在城中之人,都是参合陂被拓跋珪所杀的人的父兄子弟,大家的眼泪都哭干了,现在哭的都是鲜血,以前他们就想跟魏军以死相拼,却总被慕容麟压制。现如今,大家听说皇上要离开此地,都在传找一个慕容家的人带着大家伙儿跟魏军决战。大王,民心可用啊,您留下别走,咱跟北魏拓跋珪那小子死磕,不一定就败。

  慕容农听完,您猜他什么反应?
  谷会归明明是为慕容农好,结果慕容农立即叫人把谷会归捆起来,就要推出去砍了。
  当然,最后慕容农念及谷会归追随他多年,放了他一马。但从这事儿上可以看出,慕容农变了,已经不再是当年后燕立国之初那个常胜将军了。
  另一个插曲是慕容隆;逃跑时,慕容宝等人在一万多骑兵掩护下秘密出城;慕容宝很不仗义的把年幼的渤海王慕容朗、博陵王慕容鉴都扔在城里,原因是这俩王爷是段元妃生的。

  都走出老远了,大家才发现这事儿,慕容隆二话不说,拨马返回进入城中,又把两个小朋友接出来了。
  慕容隆,爷们儿!
  其他跑路的还有像乐浪王慕容惠、中书侍郎韩范、员外郎段宏、太史令刘起等人,这些人带着三百多皇家乐队,逃往邺城,投奔了慕容德。
  公元350年,慕容俊率大军南征后赵,进取中原;如今,慕容宝一行又顺着原路,从哪儿来,回哪儿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