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379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边说着,他自己也陷入了疑惑之中,喃喃盘算许久之后,才忽然猛地说道,“是了!这井鬼定与这太岁生真龙的祭礼有关。当初文天祥仿照商代祭礼欲兴南龙脉,但商代祭礼早已废弃,甚至都没有文字流传下来,他怎么会找到的这种方法?肯定是他勾通九幽,召出商代祭祀阴魂,主持了这场祭礼!怪不得我在那井上发现了有封印迹象,祭礼之后,文天祥应该是将这商代祭祀阴魂送回了井里。并将其封印,想让这阴魂重回九幽,但谁知这阴魂潜伏千年,终于破掉了封印,重新从那井里出来了。”

  “还有先前那件案子,定然也是这幽魂所为,怪不得会有商朝图腾!”
  他的推测跟我心中所想不谋而合,我抬头看着他问道,“那怎么办?那阴魂见过咱们,会不会再找过来?咱们是不是应该通知一下玄学界之人?否则的话,这阴魂出世,怕是要带来一场不小的灾祸。”
  燕南天古怪的看着我,“它既然没跟过来,自然不会再为难我们,至于灾祸,你自顾不暇,想的倒是不少。”
  我顿时住了嘴,不再说话,免得阴气燕南天的怀疑。
  接下来的一路上,我们都没再说话,匆匆赶路,一直走了一个多小时,来到市里燕南天下榻的宾馆内,进到房间之后。我意外的发现凌渡宇在房间内。
  看到我们一行人走进来,凌渡宇僵直的站在那里,并未开口说话,燕南天关上门之后,直接对我开口问道,“尸阴宗的炼制尸傀之法,你应该还记得吧?”
  我点点头,燕南天伸手一指凌渡宇,又道,“事不宜迟,你现在就把他炼成尸傀。”
  我一愣,疑惑问道。“他是活人,怎么……”

  话还未说完,我脑海中忽然想起了什么,失声道,“他就是那个尸魅?”
  燕南天咧嘴一笑,“没错,这是我早就挑好的寄身之所,自然一直带在身边。”
  我转头又看了看凌渡宇,怪不得我一直觉得这个人木讷沉闷,居然是那个尸魅,也不知道燕南天用了什么法子,让这尸魅化成人的模样。而且一举一动都看不出破绽。
  我正端详时,燕南天不耐烦的又催我快些动手,我转身对他笑了笑,做出一副不好意思的模样,开口道,“我没法炼制。”
  燕南天眉头一挑。不悦道,“怎么?你忘了炼制之法?”
  我摇摇头,“当然不是忘了,而是我早已经炼制了一个尸傀,如果我记得不错,这东西只能炼制一只。不可能再炼第二只。”

  话音一落,燕南天面色顿时变得不善,紧紧的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之后,才开口道,“小子。你莫要以为我要取你肉身,便不敢对你动用手段!你说的可是真的?”
  我心中早已想好说辞,此时自然不虚,点点头,做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尸傀这东西只要没有尸阴宗的阴谋。能大幅提高实力,得了那法子之后,我自然会想办法炼制一只来防身。”
  燕南天沉默了老半天没有说话,好一会儿之后,才死死盯着我,开口道,“你不要告诉我,你的尸傀已经死了。”
  我摇摇头,“那倒没有,我的尸傀还好端端的,只是没有跟在身旁。”
  燕南天摆摆手,似是不想再听我解释,开口对我说道,“带我去找你的尸傀!”
  我点点头,也不犹豫,抬脚便往外走去,燕南天留下尸魅继续呆在这里,带着陈扬庭,跟我一道,往风水玄学店去了。
  利用小金来对付燕南天的方法我早已想好,燕南天此时如此急切,正好落入我的计算之中,按照时间来算,今晚正是小金化形之时!现在唯一担心的便是,小金是太岁,燕南天是天师,不可能没有这份眼力,定然能认出他的身份,到时会不会冒险寄身到小金体内,这是个问题。

  不过到了此时境地,他会不会冒险,已经不是我需要考虑的事情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很快我们便到了店里,我正要带着他们往里面走,燕南天却忽然停住脚步,伸手按住了我的肩膀,皱着眉头朝店里看了半天,也不说话,只是绕到我前面,当先走了进去。
  阳神虚影自有神通,他不愿现身之时,即便从面前走过,普通人也不可能看见,谢成华虽也有识曜修为。但在燕南天这种天师面前,他也不过是个普通人而已,并不能看到燕南天的阳神,只能看到我和随后跟进来的陈扬庭。
  谢成华快速迎上来,神色略显焦急,似是想询问我情况,我忙伸手阻止了他的话,告诉他我上楼有事,然后便带着燕南天两人一起走到了楼上。

  小金就在楼上的房间中,上楼之后,燕南天的表情愈发的凝重,一直走到门口之时,他忽然止住脚步,猛地伸出手,狠狠扣住了我脖子,盯着我,厉声喝问道,“小子。你的尸傀究竟是什么东西?”
  我对他咧嘴一笑,轻轻吐出两个字,“太岁。”
  燕南天表情明显的一滞,失声道,“什么?”
  “就是太岁啊,之前在那洞穴里。燕大哥你不是还惋惜那太岁一半身体化作了真龙脉,无法炼制尸傀么,英雄所见略同,这个问题我之前也考虑过,正好当时遇到了一只太岁,我便顺手炼制成了尸傀。”
  我做出一副很轻松的模样,开口对他解释。
  谁知到解释完之后,燕南天却依然摇头不信,“不可能,你若真把太岁炼成了尸傀,以太岁的实力,你怎会如此轻易的受制于我?老夫虽有阳神修为,但与太岁相比,还差得远。小子,你莫要跟我耍花招!”

  他虽谨慎,但小金的情况特殊,根本不用我编造,现成就有应付他的说法。
  我忙又解释道,“我炼制的这个尸傀,只是一个小太岁,小孩子模样,并无什么实力。”
  燕南天听到这话,表情又是一滞,然后脑袋便摇成了拨浪鼓,张口讥笑道,“无知小儿,太岁乃是奇物,随着四余星更替而存亡,其他的力量根本就杀不死,是以太岁之尸皆为成体。哪有什么小太岁?这种诳人的话可莫要再提,说出来让人贻笑大方。”
  我摊摊手,“小太岁就在屋内,是真是假,一看便知。”
  燕南天看我说的笃定,脸色倒是又变得犹豫起来,不过之前那份凝重确实消失不见了。原因很简单,就像他刚才说的那样,我若能指挥动太岁这种力量,恐怕早就拿来对付他了,岂会受他摆布这么久?是以燕南天脸色只有好奇,并无惊惧。
  思索一会儿。他点点头,示意我推门进去。
  打开门之后,小金正坐在床上,手里依然在把玩着遥控器,也不看电视节目,只是一遍接着一遍的换台。这游戏他已经玩了一个月。却依然兴致勃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