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486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正这时,一辆黑色“桑塔纳2000”进了院子。
  驾驶“桑塔纳2000”的是一个秃顶男人,楚天齐认出来了,秃顶男人是市委组织部干部二处副处长老秦。
  他怎么来了?后座好像还有一个人,是她?他们来干什么?“现代”车也换了?
  尽管疑惑,楚天齐还是迎上前去。
  汽车停稳,不等楚天齐从外面开车门,右后侧车门已经从里面打开,一个女人走了下来,这个女人正是市委组织部干部二处处长王秀荣。
  王秀荣没有与楚天齐握手,而是说了句“够休闲的”,便向前走去。先是和周子凯、姚兵打招呼,接着和曲刚、赵伯祥握手。在和曲刚握手的时候,王秀荣那叫一个热情,对曲刚大加赞赏。但看的出,曲刚表情不自然,甚至有些尴尬。
  王秀荣看着周子凯,说:“周局,去哪?”

  周子凯回了一句:“先个别谈话吧。”
  “一会儿还得和班子成员、全体干警分别宣布,抓紧时间吧。处里还有好多事呢,我得抓紧时间赶回去。”王秀荣一副命令的口吻。
  周子凯没有接女人的话,而是把头转向楚天齐:“楚局长,去你办公室。”
  看着刚才的架势,结合听到的对话,楚天齐心中暗道:苗头不对呀。难道是冲我来的?不应该呀?
  许源县公丨安丨局大会议室,将近二百多名着装整齐的公丨安丨干警就座。
  大家都是接到紧急通知就来的,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办公室在通知的时候,也只说了三个关键词句:十点开会、着装整齐、尽量能来多少就来多少。
  在接到办公室通知前,大多数人已经接到了另一条消息,那就是“明白人”被抓回来了,而且是扮着女装。当然这不是办公室通知的,而是那些眼见为实的人们自动扩散给朋友的。
  就在人们正津津乐道“明白人”人妖身份,正猜测“明白人”男伙伴,正分析有何连锁反应的时候,就接到了办公室开会的通知。甭说是强调能来尽量来,就是不强调的话,人们也想参加,都想去近距离感受内部消息。为此还有好多人懊恼不已,后悔从单位离开的太早,想赶也赶不回去了。
  尽管这些干警着装整齐,尽管平时大多不苟言笑,但其实八卦心理并不比其他人少,只不过需要保持形象,好多时候比较内敛一些罢了。
  趁着领导未入场之际,人们又开始小范围交头接耳,讨论“明白人”及其相关的事。在讨论到精彩之处,还忍不住笑出了声。无论男警还是女警,好多人脸上表情都很丰富,显然是想到了精彩、刺激的桥段。
  在讨论那个不男不女的同时,好多人也不禁疑问:今天会议内容是什么?听说市局和组织部都来人了,这是人员调整的标志呀。会调整谁呢?看这阵仗肯定是班子成员了,那会是谁?为什么调整,高升,平调,还是什么?
  就在人们正自犯嘀咕的时候,办公室主任杨天明来了。
  杨天明进门就说:“领导马上就到,注意警容仪表。”说完,走到了门外。
  屋子里立刻静了下来,但人们脸上的表情还没有一下恢复如常,而是慢慢的隐去了笑容。
  一阵说话声传来,人们都竖耳倾听着,好多人还伸长脖子,看着门口方向。
  “敬礼”,随着杨天明一声口令,众干警全部起立,行军礼。
  门口人影一闪,一行人走进屋子。

  众人看到,除了县局领导外,多了两个市局领导,还多了着便装的一男一女。大多数人见过这一男一女,知道是市委组织部领导,上次见这两人的时候,还是去年三月份,那次是楚局长上任的时候,好像这两人对楚局长不感冒。
  市局和市委组织部领导都坐到了主席台上,县局领导只有楚局长在上面就座。众干警也已经坐到座位上。人们注意到,楚局长的脸色不太好多,表情也是严肃有余。
  坐在主席台正中位置的王秀荣,转头轻声道:“楚局长,开始吧。”
  楚天齐没有接话,而是清了清嗓子:“今天,市委组织部和市局领导到县局检查指导工作,请大家欢迎。”
  “哗”,掌声响起。
  掌声还未停歇,王秀荣说了话:“同志们,我们不是来检查工作,更不谈不上指导,就是来宣布一个决定。”说到这里,她冲着老秦一伸手,老秦把一张纸给了她。

  拿着这张纸,王秀荣环顾全场,然后又清了清嗓子,大声朗读起来:“决定。经市委组织部研究,决定停止楚天齐同志许源县公丨安丨局丨党丨委书记、局长职务……”
  “啊?”台下众人不由得发出惊叹,都面面相觑:怎么回事?为什么?
  好像并没听到原因,那个女人已经读到日期了。
  只看一处细节,就印证了众人心中的判断:王秀荣和楚局长合不来。去年楚局长上任时,王秀荣不但让副手宣读任命决定,而且还给楚局长难堪。这次对楚局长停职,这个女人又自己读了,读的还非常响亮,达到了扰民的程度,两次表现反差极大。
  待王秀荣宣读完毕,周子凯说了话:“市局决定,在楚天齐同时暂时停止丨党丨委书记、局长职务期间,党务工作由政委赵伯祥代理,行政工作由常务副局长曲刚代理。”
  众人已经听明白,现在情形又类似楚局长来之前的样子了。只不过那时一把手真正缺位,但现在局长还在,是被停职了。年前的时候,就发生过一次类似停职,但那时是用的“休假”,而且没有下文,这次可是来人亲自宣布的。为什么会这样?太突然了。
  在疑惑的同时,好多细心人还注意到一点,好像领导们并未提到“督查长”一职。

  这时,坐在周子凯身旁的姚兵说了话:“曲刚同志、赵伯祥同志,坐台上来。”
  曲刚、赵伯祥迟疑了一下,然后站起身,向主席台走去。
  牛斌正在签批文件,却又连着打了两个哈欠。他放下手中钢笔,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看了看手表,才十点过几分。他不禁纳闷:离午休时间还早呢,怎么就瞌睡了?可能是这几天睡眠不好吧。
  于是,牛斌站起身,绕过办公桌,拉开屋门走了出去。
  楼道里三三两两站了好几拔人,不知道在说什么。当这些人听到走路声音,并看到是牛斌时,马上躲进了屋子。

  牛斌注意到,这些人看到自己时,脸上神色突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在他走过那些门口时,也有人在里面张望。
  搞什么鬼?牛斌干脆不出去了,马上返回办公室。一个电话,把马有才叫了过来。
  看到马有才进屋,牛斌开口就问:“老马,怎么回事?人们都不好好上班,在楼道里嘀咕什么?”
  “不,不清楚,我找他们问问。”说着,马有才就想拉门出去。
  “你怎么也跟他们一样,变毛变色的?说,到底是怎么回事?”牛斌叫住了对方。
  马有才迟疑了一下,走到牛斌办公桌前,支吾着道:“听说……听说明秘书让公丨安丨局给……抓了。”
  牛斌脑袋“嗡”了一下,但还是强自镇静着:“什么时候的事,有准没准?”
  日期:2017-07-10 06: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