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信调戏班主任,发现了她的隐私,我震惊了》
第2355节

作者: 肤浅失眠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为什么要背叛我?你为什么要背叛我?!我那么相信你……”我终于对宋思思怒吼了出来,被自己最亲近的人背叛,我已经无法用言语描述我此时的心情。
  “背叛?”宋思思不屑的说道。
  “你觉得我这是背叛吗?如果我是张家人,后来变成蒋家的鱼玄机,那确实是背叛。但是我一开始就是蒋家的鱼玄机,我只不过是在你身边在张家内部卧底罢了!可怜你竟然相信了我这么久。”
  卧底?
  宋思思竟然是卧底?
  这个事实我更不能接受了,宋思思是被我妈一手给带大的,她为什么会是来自蒋家的卧底?

  宋思思被张家抱养的时候,不是一个婴儿吗?一个毫无意识的婴儿,是怎么卧底在张家的?
  “你不是从小就被我妈养大的吗?为什么会一开始就是蒋家的卧底?”我死死的盯着宋思思的美目开口问道。
  “我确实是被你妈一手给养大,然而蒋家从二十多年前就已经将我卧底在了张家,那时候我确实是一个婴儿,虽然那时候我不知道我身上到底背负着怎样的使命,但是这不妨碍我长大以后知道我的使命。也就是说,从我刚出生那时候,蒋家就已经将我给送到了张家卧底,一直到现在。”宋思思似乎很有跟我倾述的欲望,原原本本的将事情真相告诉了我。
  听到宋思思的这段解释,我心里更加震惊了。

  蒋家可真是好手段啊!竟然在宋思思婴儿时期就想到办法将宋思思送到了张家,这种手段恐怕无论换做谁也不可能怀疑到从婴儿时期开始就被我妈养大的宋思思身上吧?
  “你后来又是怎么知道你是蒋家人的?你难道就不怕被蒋家人骗?”我开口问道。
  “这个你不需要知道,你只需要知道结果就行了,我确实是蒋家人。”宋思思冷哼了一声说道,语气之中还带着无比的骄傲,为自己是蒋家人而感到骄傲吗?
  我心里突然生起了浓烈的戾气,咬牙切齿的对着宋思思开口道:“我妈亲手将你养大,这么多年的养育之恩难道你一点都没放在心上?蒋家说是什么你就听信什么?张家待你不薄,我妈甚至将最重要的东西都交到了你的手上,难道这还不足以感化你?”
  以前宋思思来到我妈坟前的时候哭得一塌糊涂,当时我就以为宋思思跟我妈感情很好,毕竟宋思思也是被我妈一手带大的,而且宋思思刚才还说将我妈当作生母来看待,难道这一切都是宋思思骗我伪装出来的?

  就算是这样,宋思思心里只要有一丝丝感情存在,被我妈抚养了那么多年,宋思思就算真的是蒋家人,难道就因为蒋家人出面告诉宋思思这个事实,宋思思就直接抛弃忘却了我妈的抚养之恩了吗?
  “感化?张成,你知不知道你这句话真的很可笑?”宋思思突然转过头杀气腾腾的看着我。
  很可笑?
  为什么会很可笑?在宋思思眼里什么感情之类的东西都是很可笑的吗?
  宋思思缓缓的朝着我走了过来,那双不含任何感情的美目看着我,直让我感觉浑身发冷不已。
  宋思思眼中为何会有着如此大的仇恨?她凭什么仇恨我,仇恨养育了她十多年相信了她二十多年的张家?
  “在我小的时候,我确实将自己看作了张家人,因为那时候我不知道所谓的蒋家,你妈那时候确实对我好,也感动了我。”宋思思走在我身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坐在床边根本不能动弹的我开口说道。
  “但是,自从我知道张家是我杀害我父母双亲的凶手之后,你妈对我越好我越觉得虚伪可笑!”

  “什么?!”我惊愕道。
  “你从哪里听说的?张家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出来!”
  “怎么不可能?”宋思思声音突然变得尖锐了起来,俏脸也变得扭曲,已经完全不是我以前认识的那个宋思思了。
  “你自己回去问问张鸿才,他当年是否对上一代祸水门门主下过手!”
  上一代祸水门门主?
  是宋思思的生母吗?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怔怔的反驳道。
  “我爸不可能无缘无故杀人,一定是你搞错了!”
  “我会搞错吗?别忘了当时我手上已经可以调动你妈建立起来的五音六律了,如此强大的情报能力,我会调查错?”宋思思反驳道。
  我心如死灰,难道我爸当年真的对宋思思的父母下过手?

  我爸为什么要这么做?以我对我爸的了解,他从来不会轻易杀人,除非是对方实在是做了让人难以原谅的事情。
  当年我爸和夏长江斗得那么狠,夏长江后来不也只是断了双腿保留了一条命在?即使前些日子在东北的时候,夏长江背后开黑枪,我爸当时完全可以将夏长江给解决掉,但是我爸还是放了夏长江一条生路。
  我爸怎么可能会无缘无故对宋思思的父母下手?难道是宋思思的父母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像是猜到了我在想些什么一般,宋思思再次冷哼一声说道:“你是不是想说当年我父亲和母亲有可能是咎由自取的?”
  我心中确实是这么想的,看着宋思思开口回答道:“我爸从来不会滥杀无辜!”

  “是吗?”宋思思冷笑了一下,然后便伸出手从我的袖口里面掏出了我的蝴蝶刀,我想要阻止身体却根本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宋思思的动作。
  “当年祸水门只不过是蒋家的一个情报组织罢了,我妈能做出怎样伤天害理的事情?但是最终还是死在了你爸的手上,据我说知,你爸是经过了你妈的同意才会对我母亲动手,我的父亲也未能幸免。如果不是蒋家将当时才刚出生的我给藏了起来,我们一家人都会被你们张家给灭门。”宋思思拿着蝴蝶刀在我身上游走着,说出这番话的时候脸上岁带着笑意,但是我却还是感觉到寒意十足。
  终于,在话音刚落的时候,宋思思突然用力一刀插入了我的手臂,钻心的疼痛瞬间传入了我的大脑。
  以前的我从来没有想过,宋思思会对我做这种动作。
  “不可能……我爸妈绝对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我忍住疼痛咬牙切齿的反驳道。
  我爸妈怎么可能会杀了宋思思的父母双亲呢?我爸心地一直很善良,即使身手强大也从来不滥杀无辜。
  而我妈就更不用说了,我妈怎么会同意我爸做这种事情?
  “为什么不可能?我亲眼看到了当年的录像,难道这还能有错?”宋思思脸色越来越狰狞,到最后竟然开始旋转着还插在我手臂里面的蝴蝶刀,剧烈的疼痛让我险些叫出声来。
  这是我平时喜欢用来审问的招式,没想到到最后竟然被人用在了我的身上,更让我没想到的是,这个人会是宋思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