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193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们有一段日子没有见过面了,再一次相逢,倒也热烈,古二爷身边的人不多,除了几个刚入门不久的徒弟之外,最值得介绍的,就是迎我们进来的那个红衣女子。
  小姑娘叫做古娜,模特身材,明眸皓齿,是个美人胚子。
  她显然是听古二爷说起过我们的,在旁边不停地转动黝黑的眼珠子,打量着我和屈胖三。
  我和屈胖三并没有卖什么关子,见面之后,寒暄两句,直接开门见山地说起了毒龙壁虎精血之事,并且将装有这药引的陶瓶奉上。
  古二爷一直憋着不问,但心中其实早就活泛开了,就如同煮沸的开水。
  此刻瞧见我们拿了出来,顿时就激动得不能自已。
  人只有真正失去什么,才会懂得珍惜,而此时此刻,坐在轮椅上的他,最想做的,恐怕就是重新站了起来。

  尽管我们当初的承诺,用常识来判断,怎么看都是在骗人,但他心中难免期待。
  此刻当我们真正拿出这东西来,他还是有一些不真实感。
  在确认之后,无论是古二爷,还是他旁边的那漂亮孙女,都表现出了最大的热情来。
  屈胖三在旁边交代了服用的办法,以及一些辅药的搭配和调养,还有后续的一些康复事宜,讲完了这些,然后说道:“嘿,古二,我们赶了一路,上千里的路程,饭都还没吃呢,不弄点吃的,招待一下?”
  古二爷年纪颇大,别人都尊称他一声“爷”,也就屈胖三没大没小。
  不过这个时候他高兴得很,都恨不得将屈胖三放在神龛上供着呢,哪里在意这些,赶忙问要吃什么,当得知是涮羊肉之后,立刻吩咐孙女古娜去准备。
  趁着旁人都去忙着准备火锅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问起了他此刻的状况来。
  情况跟阿贵说得一般模样,古二爷这一次的确是转入地下避祸。
  古二爷祖上虽然是六扇门的,但这等糟粕手艺,在新社会早就用不上了,所以到了他这一辈,就再没有入过公门,不过后来的时候呢,又有了需求,所以几个师兄弟,还有徒子徒孙的,也有在公门里面干活儿的,只不过都得不到真传,并不厉害。
  他这手艺,算是刑狱行当里面的头一份,自然十分吃香。
  倘若是以前,他或许还有些想法,只是经历了员峤仙岛的事儿之后,心思多少也淡了许多,再加上自己行动不便,坐着轮椅,更是如此。
  却不曾想第一次邀请之后,他在公门的师兄弟就有消息传出来,告诉他,上面的意思,是你得进来站队。
  你若是不来,就说明心思不单纯,回头将你弄倒。
  尽管这消息并不确定,但古二爷也是来了脾气,他老人家横了一辈子,哪里受得了这样的气?

  所以在第二次邀约来的时候,他就人间蒸发,隐了下来。
  听古二爷说完这些,我想起一事儿来,说你既然在公门之中有些耳目,不知道对最近京都里面的一些事情知晓么?
  古二爷说你想知道谁的消息?
  我说林齐鸣,你知道么?
  古二爷说你讲的,是年纪轻轻就成为东南局大佬、被称为宗教总局少壮派代表的那位林局长么?
  我点头,说对。
  古二爷说他啊,是条汉子,只不过现在被关押在了白城子去,感觉好像要完了……
  白城子?
  我本以为依照当前的情况,林齐鸣一个堂堂的“封疆大吏”,即便是跟黑手双城有一些这样那样的联系,但至少也该有相对的待遇,虽然不至于好吃好穿,至少也就是个双规什么的,对他多少还得保持一些尊重。
  然而让我们没有想到的,是他居然已经被押到了白城子去。
  白城子是什么地方?
  那是当今最大的特殊监狱,在江湖上的名气,比西北边疆那建立在沙漠中的重刑犯监狱和被称之为“第一监狱”的秦城监狱还要强上许多。
  因为那是专门关押修行者的特殊监狱,不但有着全国最为严密的安保,而且还藏龙卧虎,有着许多恐怖修为的公门中人。

  那儿甚至还有一个最特别的研究院。
  关于它的传闻,我自入行一来,听说过无数,耳朵都生了老茧,听说那儿是防备最为严密的地方,连一只苍蝇都飞不出去。
  当然,传闻就是传闻,杂毛小道也说过,那地方被人越狱,也不是一回两回了。
  而即便如此,也改变不了白城子可怕的名声。
  而最重要的,是林齐鸣既然已经被关到了那里去,显然是已经对他的罪名认定。
  要不然不可能如此。
  我有些惊讶,问古二爷这是怎么回事,林齐鸣先前还是一东南局的代理局长,突然就进了局子里去,到底犯了什么事儿?
  古二爷说你们没听说吗,那位著名的黑手双城,已经被意图不轨者用邪佛黑舍利给魔化了。

  我说自然知晓,我们刚从茅山过来,只是这关林齐鸣什么事儿?
  古二爷说他们不是一伙儿的么?
  屈胖三翻起了白眼,说你这话儿讲得太没有道理了,什么叫做他跟黑手双城是一伙儿的,人家当初只是他的下属而已,照你这么说,黑手双城现如今坐到了总局副局长的职位上,那么宗教总局从局长、政委和副局往下,所有人都得抓起来咯?
  古二爷说你们两个别跟我置气,我还感慨呢——我有一师弟跟着那位林局长在东南局工作,听他说林局长人挺好的,他还在打抱不平呢。
  我说具体的你也不知道?
  古二爷说我这是“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事儿知道这么一个事儿,但具体的却并不知晓,你们若是想知道前因后果,我回头让人去问。
  我有点儿着急,说那你知道其余的人情况不?
  古二爷说其余的人?什么人?
  我说黑手双城手下的七剑啊,比如那位布鱼余佳源,还有什么董仲明啊什么的。

  古二爷说我就听到过那林齐鸣的消息,至于其他人,倒没有怎么了解。
  我说你这两天帮忙打听一下行么?我们比较急。
  古二爷说没问题,娜娜的父亲在一个机关里面上班,我回头让他打听一下,应该会有一些结果的。
  屈胖三赶忙吩咐,说别提我们。
  古二爷笑了,说我知道,现在世道这么乱,你们两个不打算露面,对吧?
  我们点头,说对,这事儿得小心,别回头把我们也给弄进去。
  这边聊着天,那涮羊肉的清汤锅便已经弄得差不多了,我们移步不远处的餐厅,古二爷高兴,喊他孙女拿两瓶二锅头来,说要陪贵客喝酒,他那漂亮孙女不肯,说爷爷你身上有伤,还喝什么酒?不准喝。
  古二爷有点儿发脾气了,用手拍着轮椅扶手,说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怎么着也得招待好;况且有了他们送的药,回头你爷爷我又能够站起来了,怕甚?
  日期:2016-12-06 06: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