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192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但如此,而且仿佛暴露了。
  我们又找了几家,都没有任何线索,没办法,只有先去古二爷那里。
  古二爷住在城北回龙观一带,当初的时候他给了我一个地址,此刻我和屈胖三找寻不到闻铭,有点儿像是无头苍蝇一般,在这复杂的局势之下,也只有打的前往回龙观。
  夜里十点多钟,回龙观一处破旧大楼的地下室入口,我和屈胖三站在这儿,瞧见上面的封条,有点儿发愣。

  这边准备拆迁了,古二爷给我们的地址这儿给封住了,也就是说,我们根本找不到人。
  我和屈胖三都傻眼了。
  我问屈胖三,说你记得古二爷的电话号码么?
  屈胖三摇头,说大人我哪里会去记这破事儿?
  我说那怎么办?
  屈胖三伸了一个懒腰,说要不然吃涮羊肉吧?
  我一脸郁闷,说我说的是接下来该怎么办,没问你吃什么。
  屈胖三伸手一抓,黑暗中突然浮现出了一张灰白色的脸来,狰狞半露,破碎玻璃一般的摩擦声从那嘴里传来:“你、你们是谁?”
  屈胖三平静说道:“劳烦告诉古二,这么冷的天,给我们准备点涮羊肉。”
  我本以为这一次要空手而归,却没有想到屈胖三居然看穿了这儿的障眼法,整出了这么一玩意儿来。

  仔细打量,我瞧见这玩意就好像一幽灵浮游,上不着天,下不着地,身形是一彪形大汉,一脸狰狞恐怖的恶模样,不过给屈胖三掐住了脖子,再凶恶都变成了呲牙咧嘴,无比滑稽。
  它被擒住,却还是个死脑筋,那种刺耳的声音在我们耳边响起:“衙门八字开……”
  说完这五个字,它就直勾勾地看着我们。
  这是对暗号?
  我愣了一下,小心翼翼地对道:“有理无钱你莫进来?”

  那玩意机械地说道:“错误,错误……”
  屈胖三气乐了,空着的右手扬起,噼里啪啦地扇了过去,虽然没有听到啪啪声,但没一会儿,那玩意的脸就肿了,跟包子一样,又红又亮,根本没法看。
  到了这个时候,那玩意才哭丧着脸,说你们不讲规矩。
  屈胖三不满地说道:“什么狗屁规矩?赶紧领路,我们跟古二是患难好友,这一次过来,是特地看他来着,而且还带了药,来给他治伤的。”

  那玩意拱手,说你们是?
  屈胖三又要发作了,我赶忙上前,说他叫屈胖三,我叫做陆言,真的是古二爷的朋友,不骗你。
  那幽浮终于笑了,说哦,哦,我想起来了,二爷一直念叨着你们呢。
  屈胖三似笑非笑,说念叨什么?

  幽浮一哆嗦,不敢说话,而屈胖三则自顾自地说道:“是不是在骂我们言而无信?”
  幽浮整个的身子都在颤抖,缩成一团,不敢说话。
  屈胖三怒气冲冲地说道:“那个老杀才,大人费尽了千辛万苦,帮他去搞药,差点儿死掉,结果却被他在背后这般编排咱爷们,真的是——行行行,大人还不伺候了,走了。”
  他故作生气,将那玩意一扔,转头就走。
  他一走,那幽浮吓得直哆嗦,赶忙拦在了屈胖三的身前,苦苦哀求道:“屈爷,你可别走啊!要让二爷知道我把您气走了,回头非扒了小的皮,将我打入深渊,永世不得超生……”
  它为虚物,根本拦不住屈胖三,被穿体而过,我瞧见屈胖三气势汹汹,那幽浮跪下来的心思都有,忍不住笑了。
  我上前拉住了屈胖三,故作责备地对那幽浮说道:“还不快带路?”

  那幽浮慌忙点头,手一挥,那贴了封条的铁门吱呀一声就开了,露出了黑黝黝的空洞来。
  一股凉飕飕的阴风从里面吹出,让人下意识地就哆嗦了一下。
  我拉着假意离开的屈胖三往里走,一边进去,一边问道:“这儿干嘛搞得阴森森的啊,你家二爷在这儿还想做什么不法勾当不成?”
  那家伙惨兮兮地说道:“哎哟,能做什么不法勾当啊?这不是最近江湖上的风声有点儿紧,好多宗门稍微站错队,就给各种理由折腾不休,而那些散人更加惨,变着法儿地刁难——我家二爷在这京都,更是避不过,他接过了两次邀请,都是上面想请他出来,去公门做事,二爷拒绝了两次,然后就闭门谢客,躲到了这儿来。”
  屈胖三说他原来不住在这儿?

  那家伙说原先也在,只不过现在躲得更加深了一些而已。
  走进这地下室,能够瞧见几间的破烂店铺来,拆除得有一段时间了,再往里走就是狭窄的居所,七拐八折的,不知道之前住了多少人,那家伙带着我们一直往里走,屈胖三问它名字,它告诉我们,说它叫做阿贵。
  阿贵是古二爷之前的一长随,再一次意外事件中,给古二爷的仇家算计而死,灵魂受创,不得往生,二爷心疼这娃儿,就找了麻衣门的老大铁齿神算刘帮忙,将它塑形,弄成这般模样,长期跟随身边,也算是有个伴当。
  此时的阿贵,可以算作是一鬼魂,只不过没有太多的业力,也用不着往生。

  屈胖三撇嘴,说那就是一鬼王咯。
  阿贵谦虚,说什么鬼王啊,我距离鬼将,都还有十万八千里呢……
  古二爷现如今的居所,在长廊尽头一处小套间的夹层下面,通过一个狭长而曲折的通道,来到一个宽敞的防空洞来,这个防空洞看样子有些年头了,估计城市改造的时候被废弃了,此刻又被古二爷给重新捡了起来,经过装修和重建之后,焕发出了新的生命来。
  我们下来的时候,空气十分清新,并不浑浊,显然这儿的通风条件还挺不错的。
  门口这儿,守着两个年轻人,瞧见阿贵带着我们下来,立刻就围了上来。
  阿贵跟他们说明了我们的身份,但对方依旧表示迟疑。

  我瞧见他们如临大敌的态度,也能够感受到这儿比较紧张的气氛来,显然古二爷的日子也并不是很好过。
  他之前或许还能够在这儿小隐隐于市,当一个逍遥自在的修行者,过着自家小日子,但这一次参加了天下十大之后,在总局那儿有了备案和档案,而且还跟我们走得挺近的,那就被人给盯上了。
  双方在门口这儿发生了一点儿争执,不过并不算什么,很快,来了一个穿着红色运动服的年轻女子,被他们称之为小师妹的,迎了过来。
  她是古二爷的孙女。
  古二爷从监控器里瞧见了我们,让她赶紧过来迎我们过去。
  这防空洞面积挺大的,至少有几百平,经过一个转折的通道,我们来到了一个大厅处,瞧见古二爷正坐着轮椅,朝着我们这边赶了过来。
  看得出来,他的精神还算不错,而瞧见我们过来,更是高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