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346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们俩藏的好,术士爷爷转了一圈都没有找到你们。”看到了吴勉和归不归出现之后,席应真冷冷的哼了一声,随后让躲在他身后的小任叁去他们二人那边。眼前这个‘席应真’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以防万一之下,还是将小任叁跟着吴勉两个人的好。
  当小任叁跑过去之后,对着吴勉和归不归二人说道:“你们自己说,把人参扔给老头儿之后,自己去哪里逍遥快活了?”
  “逍遥快活?”归不归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情……”
  归不归和吴勉脚前脚后的从暗门跳下来之后。吴勉下来之后便被归不归拉到了一边,随后听了老家伙的意见,两个人便挂靠在两个巨大的钟乳石笋上面。他们都屏住了自己气息,从席应真和小任叁下来走远之后,两个人便一直在后面远远的跟随。
  后来看到席应真带着任叁跳进了坑道,两个人也在后面跟随。直到后面跟错了方向。两个人可以说是豁出命去,才走到这里的。
  这个时候,吴勉和归不归已经开始向着席应真那边靠了过去。看到了对面那个癫狂版的燕哀侯之后,他们两个人也是异常的吃惊。面前的这人身上散发的正是燕哀侯的气息,面容也和首任大方师一摸一样。不过把这个疯子和燕哀侯又像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

  吴勉接触到的典籍当中,没有类似这样事情的记载。不过身边的归不归怎么说也多吃了几百年的咸盐。没过多久,老家伙便看出来了门道。他对着面前的席应真说道:“术士爷爷,这个就是燕哀侯留下来混沌吧?以前都是听说的。想不到我也有能见到混沌的这一天。”
  关于混沌的记载,在方士的典籍中有很多种解释。当初开天辟地之时的污浊之气也可以说是混沌,只是不知道怎么能和面前这‘燕哀侯’扯上关系。
  “难得老家伙你还能认出来”席应真说话的时候,眼睛还在直勾勾的盯着面前的‘燕哀侯’。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别说是你了,就连术士爷爷我刚刚看到都不敢认。不过混沌就是混沌,虽然相貌和气息都一样。但还是没有办法和老方士的魂魄相比的。”
  听到两个老家伙一直都是在自说自话,一直没有解释什么是混沌的意思。当下吴勉忍不住对着他们两个人说道:“你们俩说的那么开心,是不是说出来让我也高兴一下?”
  “混沌就是修士在渡劫之后留下的产物”归不归不敢得罪吴勉。当下开口向他解释道:“说是混沌就是凡人成仙之后留下的魂魄糟粕,成仙和天地初开的时候差不多。都是清气上升为仙,浊气下沉成为了混沌。只不过凡人成仙之后留下的混沌,片刻之后便会烟消云散。就算渡劫失败了,混沌也会跟着魂魄一起消失。像这样的混沌能存活这么长时间的,本体的魂魄都没有了,混沌还能留在世上的,老人家我也是第一次见识到。”

  两个人说话的时候,已经走到了距离席应真身后五六丈的位置。还想要继续往前走的时候,却被席应真叫停:“你们俩就站在那里吧,看着我的儿……”
  说到这里的时候,混沌突然一声低吼打断了老术士的话。等到这一嗓子喊完。席应真才重新的说道:“正常来说,这馄饨在老方士渡劫失败的时候,已经应该消失了。就算他挺过了那一劫。老方士魂飞魄散的时候,他也应该跟着一起消失的。能连续躲过两次大劫。这个混沌还真是不能小看……”
  说到这里的时候,席应真对着还在不停吼叫的混沌说道:“是谁把你关在这里的?是另外一个你吗?他走之前对你说了什么了?”
  听到面前这个老头子说到另外一个自己的时候。混沌的身子突然猛烈的颤抖了一下。好像是想起来了什么事情,跪在地上身子卷缩成了一团,嘴里不停的喃喃自语:“他骗我......为什么要骗我……我就是他。为什么把我分离出来……还要关在这里……为什么要骗我……”
  虽然明知道八成问不出来什么答案,不过老术士还是皱了皱眉头,回头看了归不归一眼之后,说道:“老家伙,你没有什么要问的吗?”
  归不归嘿嘿的笑了一声之后,柔声对着燕哀侯模样的混沌说道:“他是怎么骗你的?你对这个白胡子老头说。我们一起帮你。只要你都说出来,就把另外一个你抓起来,我们帮你一起凑他好不好?”
  “他就是我。不能动他。”听了老家伙的话之后,混沌多少恢复了点正常。顿了一下之后,他冲着归不归傻笑了一声。随后说道:“这样,你们帮我把另外一个我抓起来。然后把他关在这里,当初他把我关了多久。我就在把他关多久,一刻也不能少。”

  看到混沌恢复了点正常之后,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好,你说他怎么骗的你。说完了我们就是抓另外一个你自己。”
  混沌还是有些神志不清,他啰哩啰嗦的说了一大堆。归不归重新将他的话理顺之后,得到了这样一个故事:
  当初燕哀侯渡劫失败之后肉身粉碎,魂魄也一分为二变成了两个。混沌本来就是燕哀侯的魂魄糟粕,也算是一种恶的象征。本来燕哀侯想要直接解决掉他的,不过看着另外一个自己就是下不了手。作为恶的混沌在燕哀侯渡劫失败半年后的一天,这个混沌终于给本体魂魄惹下了大祸。
  地宫深处有一处矿脉,当初在这里地宫打造之前,便已经有人在这里开矿。燕哀侯在矿脉与地宫之间加了禁制,除非有大修士扛着锄头在里面开矿,否则不会有人发现铁矿上面还有这么一座宫殿。
  不过没过多久,燕哀侯无意中发现混沌开始捉弄下面挖矿的矿工。开始。他并没有多想,只是以为混沌闲的无聊,在和这些矿工玩笑。而且让这些人有些畏惧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当下,燕哀侯只是吩咐了混沌别闹的太过分,其他的话也没有多说。

  一日,燕哀侯正在地宫整理他渡劫之前留下来的一些典籍。突然感觉到一阵心悸,这样的感觉自从肉身被灭之后从来没有出现过。心悸过后竟然有一种伴随着杀戮的狂喜,这种感觉燕哀侯从来没有经历过。凭白无故出现这种感觉,原因只有一个,事情不是出在他的身上……
  燕哀侯很快便找到了原因出在哪里,那个和他曾经同属于一个魂魄的混沌……
  没过多久。他在矿场里面找到了正在杀人为乐的混沌。当时,最后一名矿工已经在混沌的手上断了气。看到了自己的本体魂魄感到,混沌只是满不在乎的笑了一下。在他看来。弄死几个蝼蚁一般的普通人并没有什么大不了,顶多稍后挨主体魂魄的一顿训斥。反正这些人都已经死光了,也没有什么好玩的了。
  看到所有人都被混沌杀死之后,燕哀侯强忍住了怒气。他先用术法将大半的矿场塌陷,随后作为惩罚让混沌将所有死难的矿工都集中到了一起。防止这些尸体腐烂之后形成瘴气,燕哀侯又在存放尸体的位置,留下了几十束御香花作为防腐之用。
  日期:2016-07-22 06: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