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345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这里除了死人和干花之外再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席应真找了半天之后也没有找到什么类似暗门之类。这个时候,中断了半晌的嚎叫之声再此响了起来。不过这次是是从矿洞里面的洞壁传出来的,算起来正是另外一条岔路的方向。
  听到了嚎叫声在此响起来之后。小任叁先是被吓了一哆嗦。反应过来声音是从旁边传过来之后,才算恢复了正常。看着因为走错了路,脸上有些难看的席应真一眼之后,小家伙拍了拍老术士的肩头,说道:“没事,这辈子谁没走过两次弯路。大不了再走一次吗。有老头儿你在,我们人参哪里都敢去看一眼……”
  被小任叁这么一劝,比给席应真一巴掌还让他难受。老术士回头看着嚎叫声音响起来的位置。冷笑了一声之后,对着小任叁说道:“术士爷爷这辈子从来没有走过回头路,就算没路了,造出来一条好……”
  说话的时候,老术士像是吐口水一样的吐出来一串火星。这几十颗忽明忽暗的火星飘飘荡荡的向着对面发出嚎叫声的洞壁飞了过去,随后萤火虫一样都贴在了洞壁上。

  小任叁不明白老术士这是什么意思,刚刚想要开口想问的时候,贴在洞壁上的那些火星突然发出了耀眼的光芒。随后整面洞壁都变了火红色,矿洞里面的温度开始升高。如果不是席应真抱着小任叁走远了一点,用不了多久他就会变成一个小娃娃外形的人参干。
  也就是几个呼吸的功夫,洞壁开始慢慢的融化,上面的沙石变成了好像琉璃一样的液体缓慢的流了下来。没过多久被融化出来的位置越来越深。也就是做了一锅开水的功夫,这面洞壁被烧融出来一个两丈见方的窟窿出来。
  虽然硬生生的打通了一条通道出来,但是现在窟窿里面的温度还是极高,不可能有人会在这个温度之下穿过这条通道。不过让席应真耐着性子等到那里的温度降下来更加不可能,当下,老术士对着还在呼呼冒着热气的窟窿里面吹了一口气,一阵凉风吹过,面前出现了一个晶莹剔透的通道。
  看到一条路造了出来之后,老术士的脸上这才有了笑容。席应真对着目瞪口呆的小任叁说道:“走吧,咱们爷俩过去看看,刚才到底是什么在叫。那声音听着就不舒服……”
  看到眼前这条路之后,小任叁有些苦涩的冲着席应真笑了一下。随后说道:“这么快--其实绕绕路也不是不行,老头儿,你得给人参一点时间反应一下……”

  席应真哈哈的笑了一声,说道:“没事,娃儿,你反应你的,里面有什么东西,老头儿都给你扫清。”说话的时候,他已经抱着小任叁。大踏步的向着这条刚刚烧熔出来的通道里面走了过来。几乎就在他踏进通道的一瞬间,里面又是一声吼叫的声音。老术士冷笑了一声,说道:“等不及了吗?术士爷爷马上就到。”
  片刻之后。抱着小任叁的席应真从通道里面走了出来。从这里出来之后,老术士自己都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他和小家伙现在身处在另外一座矿洞之中,只不过这里的面积比起隔壁要大了三五倍。这里的地面一片血红。踩上去的感觉粘粘乎乎,地面这一股刺鼻的血腥气夹杂着恶臭扑面而来。
  矿洞的尽头是一个被数条铁链拴着的‘人’,这人被一团黑气笼罩在里面,除了能看出来这是个男人之外,剩下的什么都看不出来。看到了席应真抱小任叁从刚刚被融掉的洞里面钻出来之后,这‘人’立即就是一声低吼,随后猛的向这一老一小扑了过来。
  这‘人’已经窜在了半空之中,眼看着就要扑倒席应真身边的时候。拴着他的几根几条铁链到了尽头,将这‘人’重重的摔在了地上。眼看着只差了丈余便能将两人一举拿下,最后却被拴在自己身上的铁链绊住。当下,那‘人’从地上爬了起来,继续挣扎着向席应真和小任叁那边扑过来。绑在他身上的铁链被抻的咯咯作响。可惜最后还是差了那么一丈来远,就是触碰不到席应真和小任叁的身体。

  “为什么这么对我!”那人一边继续挣扎着向席应真和小任叁这边扑过去,一边嘴里不停的叨叨念念:“不是这样的……你当初说好的,不是这样的……”
  这个人的声音响起来之后,在席应真怀里的小任叁当场一声尖叫。随后身体哆嗦成了一团,小家伙指着那个被铁链拴住的人,哆哆嗦嗦的说道:“就是他……当初就是他差点要了人参的小名……”
  听到了小任叁的话之后,老术士瞬间变成了一脸的狰狞。一副孩子被人欺负,大人冲出来找人拼命的架势。看着那个给黑气笼罩起来的人,说道:“上次你是怎么欺负我们家儿子的……”说到这里,席应真将还在不停哆嗦的小任叁放到了地上,随后两步到了那人的身前,在他向着自己扑过来的同时,一巴掌已经打在了这人的脸上。
  被人这人瞬间倒地,身上的黑气也消失的干干净净,露出来他躲在黑气当中的本相。看到这幅尊荣之后,席应真当场倒退了一步,盯着这人说道:“你没--烟消云散?”
  这人正是几天之前,魂飞魄散的首任大方师--燕哀侯……
  看到了燕哀侯的一瞬间,席应真和小任叁二人惊诧的程度无以复加。小家伙看清了那个人的相貌之后,犹豫了半天是不是应该扑过去。不过看着现在的燕哀侯癫狂的样子,小家伙还是选择躲在了老术士的身后。
  “你为什么要骗我!”‘燕哀侯’好像将席应真认成了别人,对着他大声吼道:“当初你不是这么说的!不应该这是怎样的!”

  眼看着对面的‘燕哀侯’还在发狂一样的吼叫着,老术士终于看出来了端倪。他将向后退了一步,眼睛盯着面前这人一字一句的说道:“你是老方士,不过不是我认识的那个老方士……”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背后的矿洞入口处突然发出一阵异响。小任叁回头的时候。便看到一身血污的吴勉和归不归从那里露了头。两边的人看到对方之后都是一愣,老家伙看到了席应真那边被融化的洞口之后,顿时明白了老术士和小任叁是怎么到的这里。当时回头冲着身边的白发男人说道:“怎么样?老人家我就说他们走的另外一条路吧?本来跟着走一遍就好……”
  吴勉翻着眼皮看了看归不归。用他那特有的语调说道:“那你可以回头再走一边,我在这里等着,看你从洞里走出来的样子。”
  一天没有彻底解开身体的封印。归不归便一天不敢得罪吴勉。不过老家伙心里还是憋屈,他们俩这一路走过来,竟然耗费了他的将近一半的术法。本来按着归不归的判断,选的是席应真和任叁走的那条岔路。不过吴勉说那条路看着不顺眼,一定要走另外的这条路。这一路走来,消息机关就没有断过。眼看着要走到这里的时候,还遇到了两个被作为傀儡的大妖。那种傀儡完全是不要命的打法,最后还是废了两颗储天珠里面的术法,才算是侥幸的赶到了这里。

  日期:2016-07-21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