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375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正想要问。陈扬庭那边已经率先开口问道,“师父,这几只老鼠有什么作用?能把相柳的整个身体都引出来吗?这个粗管看起来像是相柳的嘴,不过您说相柳是九头蛇,其他八个头咱们是不是也要依次解决?”
  燕南天看起来倒像是个授业解惑的好师父,听到他的问题。细心解释道,“九乃数之极,说这相柳是九头蛇,并非真指他有九头,而是形容它头很多,咱们进来的这条山洞。道壁两侧的每个陶俑上,都连有相柳的头。至于这个软管么,算起来应该是相柳的尾巴,上面这个洞,是它的排泄口。”
  他这说法大大超乎我们预料,我们进来的一路上。山壁两侧的陶俑,怕不有成千上万个。看来这相柳根本不是九头蛇,而是万头蛇。
  更让我疑惑的是这个粗管子尾巴,照这种说法,相柳是用嘴巴从那些陶俑内的尸体上吸收巫炁,然后拉出来了个真龙涎?
  我转头看了看旁边不远处的那一大团半气态半液态的巨大真龙涎。心里忽然有点膈应。
  陈扬庭像个好奇宝宝,低头想了一会儿,马上又问道,“那师父为何把这些老鼠放在相柳的尾巴处?要引它来吃,放在嘴边效果才最好吧?”
  燕南天捋须一笑,“这个说来可就话长了。这相柳么。说起来倒是跟为师的阳神有些相似,表面上看身体巨大,绵延整个山洞,古书上更是说它食于九土,也就是能吞九座山,但实际上。相柳的本体不过是个寸许长的小蛇,巨大的外表只是它的皮囊,或者说是它的壳。相柳的本体每前年长一寸,外壳则能长万米,玄妙的紧。而且相柳胆小,本体平素里就藏在壳内。任谁都寻找不到,即便将它的壳尽数挖出,带回去之后,一个不慎,本体便能逃窜而去。逃走之后,寸许长的相柳。须臾之间便能重新再生出来一个万米长壳,是以极难为人捕获。”

  怪不得燕南天刚才一直说“相柳这小东西”,我本以为只是他随口称呼,没想到这看起来庞大到可怕的相柳,还真是一个小东西。
  说完相柳的奇异之后,燕南天这才说起来他布置诱饵的缘由。
  “至于我将这几个幼鼠诱饵放在它的尾部嘛。自然是因为尾部距离它的脑袋最远。相柳速度极快,肉眼根本看不见,即便天师也极难察觉,但相柳平素寄身在脑袋内,进食也只会在脑袋里进食,这几只幼鼠我用了秘法,能麻痹相柳一段时间,但这小东西毕竟是洪荒异种,这诱饵能麻痹它多久,实在不敢确定,是以要在其他地方争取时间。诱饵放的越远,它带回去到进食的过程自然越长,方便咱们过去抓捕。”

  好长一番解释,燕南天却并未显露出不耐烦,脾气耐性都显得极好,若非早已知道他的真面目,实在极难看穿他的伪装。
  就像此刻的陈扬庭,看向燕南天的目光就饱含孺慕。先前那几声“师父”,估计不是他不要脸,而是他真心实意的称呼。
  当然,若非这样,当初在尸阴宗内,他也不会把我骗的团团转。我也不会真心叫他一声“燕大哥”。
  燕南天说完个中缘由之后,我们三人都没再说话,眼睛盯着那五只小老鼠,静静等着相柳动手。
  大约过了三十分钟,小老鼠没什么动静,燕南天也没什么动静,倒是我身上的蛇灵忽然不安分起来,躁动着对我传音道,“小子,那东西要来了,快离开这里,快点离开这里!”
  我一愣。瞧了瞧燕南天并未注意到我这里的情况,略微低头,对蛇灵传音问道,“你是说相柳?为何要离开这里?”
  “是啊,就是相柳!那东西凶的很,上古时期。那东西连龙都能生吞了,很是吓人,你快带我离开。”
  刚才被蛇灵说的我还有点发毛,不过听他这一说,我大概明白了,相柳这东西,估计对龙有些克制,蛇灵虽然算不得龙,但终归也是龙属的东西,感觉到了相柳气息,被吓的不行。至于他说的相柳凶的很,估计是扯淡了。燕南天这老东西惜命的很,为了逃命,仅靠阳神都能苟延残喘十来年,若这相柳真的很危险,他断然不可能以身涉险。
  所以我坐着没动,张口准备安抚蛇灵的情绪。但还没等我说话,燕南天的声音忽然传了过来,只有简短的一个字,“走!”
  我忙抬头一看,不知何时,放在相柳尾巴旁的五只小老鼠已经消失不见了。

  燕南天速度极快,声音传出来的时候,整个人已经跃下了山壁平台,朝着洞外而去。陈扬庭也连忙沿着山壁攀附而下,我虽然没多少帮忙的心思,但对相柳这东西挺感情去,于是也跟在后面,随着陈扬庭一道追了上去。
  等我们赶到洞外,燕南天并未远去,而是站在那里,低头查看着挂在那些陶俑上面的金色绳子,看到我们出来,他开口道,“相柳进食大约需要几分钟时间,你俩留在这里,等五分钟之后,从这里开始检查金色绳子,我从山洞的另一头开始检查,若你们发现有绳子变红,立刻大声呼喊,明白了吗?”
  陈扬庭连忙点头,“明白了,师父。”
  燕南天满意的应了一声,抬脚正要走,忽又停住,指着我对陈扬庭交代道,“小心点。看着这小子,别让他耍什么花招。”
  待得陈扬庭点头,燕南天这才身子一晃,消失在山洞尽头。

  燕南天走后,我和陈扬庭都沉默着没有说话,算着时间,大约五分钟之后,我正要抬脚往前走,陈扬庭忽然开口对我叫道,“周兄。”
  他这称呼让我一愣,转头看了他一眼,心里有些玩味,开口笑道,“我可当不起陈道长这兄弟之称,怎么,陈道长有什么话要说?”
  陈扬庭抬头往山洞尽头看了一眼,一边往前走,一边压低声音又道。“周兄,我们俩之前打生打死,我知道你心里对我有抵触,这很正常,但现在,我俩都受制于这老东西,此时必须通力合作,才能逃出生天。”
  他的话顿时让我有些迷惑,停住脚步。警惕的看着他,这家伙刚才还一口一个师父叫的亲切,现在就要跟我商量着怎么对付燕南天?他是真心实意还是故意套我话?
  我心里保持着警惕,重又抬脚往前慢慢走着,开口问道,“有危险的是我吧,燕南天可是说要收你为徒的,拜这一位天师为师,也不算辱没你,何言受制于人?”
  陈扬庭听我这么说,顿时傲然抬头,朗声说道,“我乃是龙虎山张天师座下弟子,这老东西是天师不错,但十个天师也比不上张天师,我若真心拜他为师,岂非弃明投暗?先前称呼他为师父,实在是受制于人,不得不为之,周兄可莫小瞧我龙虎山之人的傲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