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482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意料之中,犯罪和利益紧密相关,暴利往往是犯罪最直接的动因,何况丨毒丨品是一个容易成瘾的东西。许源县有丨毒丨品,也并不奇怪。我在玉赤县做副乡长的时候,就曾经误打误撞的发现了吸丨毒丨者,还协助警方与贩毒集团交过手。现在丨毒丨品既已出现,我们首要任务是查找来源,打掉贩毒团伙,斩断丨毒丨品利益链。”说到这里,楚天齐轻叹一声,“说实话,真不希望辖区出现这样的事,但愿许源县不要出现毒窝。”

  刚才楚天齐的回复有真有假,他之所以表现的那么镇定,最主要的是,他已经提前有过相关方面消息。首先就是周子凯专门私下交待了两件事,其中一件就是查丨毒丨品。只不过当时两人在楚天齐办公室,是周子凯私下交待的,别人并不知道他们谈了什么。其次,张、孙二干警体内有毒的事,楚天齐已经提前从高强口中得知,那是刚发现二人尸体时,高强偷偷取二人唾液和尿*液做了化验。
  “是呀。”曲刚点点头。谁又希望自己治下丨毒丨品泛滥呢,尤其丨警丨察更是如此。
  “从目前形势来看,抓捕逃犯的同时,要关注丨毒丨品的事,但这事暂不宜声张,只能有数人知道。这样可以避免不必要的轰动,利于保密,也不至于引起嫌犯的更多警觉。”说到这里,楚天齐话题一转,“不过,可以在审讯吴信义的时候,敲打敲打对方,我不相信他真像标榜的那样无辜。”
  “我也是这么考虑的。”曲刚表示赞同,但也担忧,“不过,只怕有些事未必能够瞒的住,这次对张、孙二人的尸检可是好几人都参与了。”
  楚天齐说:“能多瞒一天是一天吧。”

  “好,那我先去了。”曲刚告辞,向门口走去。在临出门时,他停下来,转回头,“这次老张和老孙肯定不找局里闹腾了。在今天向他们通报尸检结果时,两人几乎都瘫了,看着也挺可怜的。”说完,走出了屋子。
  看着曲刚身影消失在门外,楚天齐眉头皱了起来。
  从那次听到周子凯安排查毒任务时,楚天齐当时确实很震惊,但很快就被其它工作冲淡了。当时周子凯也只说是怀疑,并没有确凿的证据,楚天齐觉得这事很遥远。
  可随着一件件蹊跷的案子发生,尤其高强汇报张、孙二人体内有毒,并且在靠山村地道发现丨毒丨品后,他的心情就沉重起来,这也是他要树立强势形象的原因。丨毒丨品对国家、对社会、对个人危害极大,丨毒丨品交易更是犯罪频发的罪魁祸首,有时甚至能够引起一方社会的动荡不安。打击丨毒丨品犯罪,任重而道远,却又意义非同一般,这种意义不只是精神上的意义,而是具有深刻的现实意义。

  点燃一支香烟吸了起来,伴着缓缓升腾的轻烟,楚天齐的思绪清晰起来,眉头也渐渐舒展了。
  五月份马上就过完了,在这些天中,许源县警方一直忙着追逃,但却并没有实质性进展。
  在追逃期间,警方也对在押的吴信义、邹彬、连彬等人进行了审讯。
  连彬一直表示连莲只是个单纯打工者,就是靠所学知识谋得一份法律顾问差事。他不相信妹妹会做违法犯罪的事,即使在彬彬有礼公司有违规举动,那也是受邹彬、喜子等控制,是身不由己,他坚称妹妹是受害者。

  相比连彬,邹彬对连莲却并不仗义,声称自己是受连莲色相诱*惑,被连氏兄妹操控,在彬彬有礼公司做着傀儡。甚至不惜骂连莲“不知羞耻”,痛惜自己“误入歧途”。虽然连莲不值得同情,但干警们对邹彬这种表现也不无鄙视。
  以前的时候,邹彬态度并非如此,即使连莲被警方控制后,他也没有立刻就对连莲痛加申斥。但在连莲逃跑后,尤其当知道竟有叫喜子的人为救连莲而自杀,邹彬便一下子把连莲称为“婊*子”,极尽各种攻击之词。
  在列举连莲种种不是的时候,邹彬还交待了一件事,就是他雇凶殴打乔丰年。他说两人根本不是因为生意结怨,而是他发现连莲和乔丰年勾勾搭搭。开始的时候,他采用的是曲线报复方式,通过别人把乔丰年的不轨,透露给了其夫人尚云霞。可等了一段,见那个“傻女人”并没有什么反应,邹彬才决定教训对方一番。谁知那四人不知轻重,并未达到让其“命*根无用”的目的,而是差点真正要了乔丰年的命。

  邹彬交待的这件事,倒是个新情况。楚天齐因此也想通了一件事,知道尚云霞为何见到连莲照片就要称之为“狐狸精”了。其实尚云霞不止一次说过“狐狸精”,在见到那个死者小翠的照片时,她也曾经说过这样的话。不过连莲身份证上的照片,和那个王虎女友小翠倒有几分相像。
  根据邹彬交待的情况,楚天齐专门设计了一次“偶遇”,“偶遇”了准备短期离开许源县的尚云霞。在和尚云霞聊天中得知,尚云霞并未见过真正的“狐狸精”,而只是看到过照片。
  之后,楚天齐又到乔丰年住处“关心”了对方。乔丰年的身体已经基本和常人无疑,行动、语言都没问题,就是以前的好多事情想不起来。但楚天齐注意到,乔丰年在送自己下楼,看到外墙上连莲的通缉令时,眼神分明有异样。楚天齐把这一发现记在心上,而并没有点破。
  丨毒丨品的事也没有新的进展,但许源县警方却抓了好多吸丨毒丨人员。不知这些人员是突然冒出来的,还是刚刚被发现。在对这些人员罚款、教育的同时,警方重点关注了丨毒丨品的来源,但追查的结果,并未找到真正上线,抓到的也仅是跑腿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关于干警携毒的事,很快在许源县传的沸沸扬扬。人们质疑,以前怎么就没发现,是不是警方太不作为,或者这中间有什么猫腻?有人说警匪一家,警方好多人都烂了,说丨警丨察就是毒犯的保护伞、联络员,这才是丨毒丨品泛滥的根源。
  人们猜测,正因为好多人靠不住,上级才从外地调来了楚天齐。正是由于楚天齐新来乍到,与这些利益链没有纠葛,才能全身心、大力度的打击丨毒丨品犯罪,隐藏在干警中的败类也才得以现形。人们都说楚局长是好样的,是称职的局长,但也有人不以为然。
  当然,关于楚天齐的评论还有很多。
  对于人们的评说,楚天齐当然有耳闻,但他并未放在心上,他心里想的就是如何破案。只要案子一破,案情一公布,与之相关的评论自然会慢慢烟消云散。他知道,越是不得其踪,人们越觉神秘,越想探究。等到真*相大白以后,人们反而少了想象的空间,也就没有了可谈论的话题。
  这天,楚天齐吃过午饭,正在办公室享受饭后一支烟,手机却响了起来。
  看了眼来电显示,楚天齐按下接听键:“于处,你今天怎么得闲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