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697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然,我相信,他们也都不怕死,都是铁骨铮铮的大好男儿。只是这么好的兄弟,你真愿意看到他们折在这帮小人手里?”
  陆羽听完王玄策一番肺腑之言,皱着眉头,叹了口气。
  沉吟良久,才说道:“师兄,我懂你的意思。这么着吧,你给我半天时间,我仔细考虑考虑。”
  王玄策点了点头。
  陆羽转身走进苏倾城的病房,一直挺拔的背影,此刻看起来,竟是有些萧瑟和佝偻。
  王玄策叹了口气。
  巧克力味道的屎。
  屎味道的巧克力。
  哪个都不好吃。
  但形势使然,此刻的陆羽,总得选一个吃下去不是。
  那话扎说来着——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一整个下午,陆羽就呆在苏倾城的病房里面,没有出去,也没有说话。
  他仔仔细细看着自己妻子那张清瘦苍白的脸,眉目低沉,眼神萧索。
  直到暮云四合,夕阳收敛最后一抹余晖,黑暗开始侵吞这间整个长征医院最好的特护病房。
  四周幽寂,没有丝毫声音,只有挂在墙壁上那口石英钟的指针咔咔咔转动的声音,显得格外清晰明了。

  无尽的幽寂中。
  蓦地,就传来了一声长叹。
  三分唏嘘。
  三分感慨。
  还有四分苍凉。
  人生在世,不如意者十之八九,可与人语者无二三。
  陆羽说不出话来。

  心里有许多情绪,想告诉他正在昏睡中的妻子,却找不到什么语言,可以表达出心里面驳杂纷乱的思绪。
  于是所有的所有,就只能化作一场长叹了。
  “对不起了,倾城。这一次,我要狼心狗肺一把了。”
  陆羽声音低沉,缓缓在幽寂的病房响起。
  “但我相信,你会理解我的。”
  “我陆长青,可以为了不负你,丢掉我的性命。但我陆长青,没有那个权利,把我弟兄们的性命一起赔上去。”
  “媳妇儿,再坚持坚持吧。我很快就会把你救活的。请再信我一次,就像以前许多次那样。”
  陆羽说完,转身离开病房。
  王玄策早就在门口等着,见了陆羽,没有说话,而是递给他一支烟。
  不是什么好烟,而是两人刚认识时候,惯抽的大前门。
  陆羽接过,狠狠吸了一口,辛辣的烟雾狠狠刺激着肺叶,又从鼻腔冒出来,把他整个眼眶都熏得赤红。

  “阿瞒,无论你做什么决定,师兄都支持你。”
  两人沉默着,抽完了一支烟,王玄策才缓缓开口。
  “师兄——”
  陆羽眯着眼睛,看着王玄策,一字一句道:“这一次,我陆长青便狼心狗肺了。千夫所指也好,万人唾骂也罢。我不在乎,更不后悔。”
  陆羽没哭。
  王玄策哭了。
  当天晚上。

  江府。
  陆羽中午来过一次,却又不告而别,深夜再次来访,江怀山倒是没有摆架子,而是依然在书房接见了他。
  且亲自给他泡了一杯茶,上好的雨前龙井。
  这位江海发改委体系的一把手,怎么算也算是一方诸侯级别的人物,这也就是在江海这种共和国骄子城市,才有三四个大佬能压他一头。
  以他的资历和底蕴,若是下派到地方,即便是江浙这种沿海经济发达地区,做个地级市的一把手还是毫无问题的,甚至于高配个省委常委都说得过去。
  陆羽一介白身,能得江怀山如此客气接待,哪怕他也是见惯了大世面,也是有些惶恐的。
  江怀山是秘书出身,泡茶的手艺很有功底,泡好了茶,推给陆羽一盏,淡声道:“长青,请用。”
  陆羽连忙接过,说道:“江叔叔,客气了。”
  “不算客气。”
  江怀山笑了笑,正色道:“长青,所谓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你在日本做的事情,是当得起这八个字的。单是为了这八个字,我江怀山也得给你敬杯茶。本来是该敬你一杯酒,不过我戒酒已经好几年了,所以就以茶代酒,希望你不要介意就是。”
  “小子哪敢。”
  陆羽浅浅抿了一口茶,道了声好茶,继续说道:“江叔叔,其实我也一直不习惯饮酒的。至于日本之行……其实我真觉得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更不觉得这件事有丝毫值得拿出来吹嘘的资格。我只是把我认为自己应该去做的事情去做了罢了。”
  江怀山正色道:“长青,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方最为难能可贵。无论怎样,你都当得起一句英雄。”
  陆羽沉吟起来,没有答话。
  “长青,怎么不说话了?”江怀山问道。
  “江叔叔,那我就不跟您打花腔了。”陆羽正色道,“江叔叔刚才说的那句话我很喜欢。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可以成为英雄。那么江叔叔您呢,若是有一件明知不可为的事情,摆在您面前,您会怎么选择,为还是不为?”
  “长青,你是说你跟我父亲的事情?”江伯庸没有虚以逶迤,而是直接把话题给挑明了。
  陆羽点了点头。
  江怀山沉默起来。
  他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来一包烟,扔给陆羽一支,自己叼上一支,用打火机点燃了,狠狠吸了一口。
  他吐了口烟雾,方才说道:“其实也戒烟很久了,只有遇到摇摆不定的大事儿才来一支。”
  “江叔叔是觉得这件事情很难么。”陆羽说。
  “情理法,这三个字写起来太容易了,但放在个人来说,谁有能保证能把这三个字认得清清楚楚,写的明明白白呢?”江怀山叹声道。
  陆羽眯着眼,沉声道:“江叔叔,想不想听听我的看法?”
  江怀山道:“你说。”
  陆羽淡声道:“我只知道,无论为了什么,死人都是不好的。谁都没有权利,站在高处,不征得别人的同意,就肆意的剥夺别人的生命。”
  “如江伯庸。魏建国这种人,人民赋予他们权利,让他们站在高处。我也不能说他们都是贪官污吏,是恶棍是坏蛋。我虽然不够圆滑,但很早就学会不用单纯的非黑即白二元辩证法去判断一个人了。只是觉得吧,游轮上,那些无辜的人,不该死。他们每个人,或许都是别人的父亲,别人的丈夫,别人的儿子。”

  “老白更不该死。他妈妈是尿毒症,我前段时间出钱帮她老人家做了手术,手术很成功,但我一直不敢告诉她,阿姨,您的儿子已经死了。您那个很优秀很优秀,为我们国家立过无数功劳的儿子,就那么死了。他没有死在敌人的刺刀之下。而是死在了他老首长的手里,死于卑鄙龌鹾肮脏的权力交易之下。江叔叔,我说不出口。若是可以,您或许可以教教我,我该怎么把这件事情,告诉老白的妈妈。”

  “其实我也知道,这个世界上许多事情,只要明白难得糊涂这四个字怎么写的,囫囵着,也就过去了,你好我好大家好嘛,大家关着门唱着歌吃着火锅就可以决定许多人的生死、分割许多利益。这才是一个合格的上位者,应该有的心态嘛。”
  “但是……偶尔吧,我抬起头,看着天上的星星,心里就一阵一阵的发慌。因为,我爷爷,我妈妈,我师父,他们都在天上看着我啊。他们不会喜欢我变成那个样子的。”
  日期:2016-12-05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