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谋划,终于走出一条官场的康庄大道》
第1777节

作者: 青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叶平宇一这样讲,包格烈和方明柱两人都是点着头,觉得叶平宇讲的非常有道理,现在一些经济发达的城市,完全与西方国家的大城市没有什么区别了,甚至要比他们还要好,但是如果真正相比起来,还是缺少一定的特色,城市的千篇一律,必然导致整个城市的底蕴消失,就好比从生产车间流水线上生产出来的工业品,只不过具有实用价值,却没有人文价值,然而一个城市最重的东西却是它的人文气息,现在是到了改变这一情况的时候了。

  叶平宇这样一讲,包方二人知道了叶平宇心里的意思,他们两人过来就是帮助叶平宇工作的,一个是事务上的,一个是智囊上的,一个主外,一个主内,叶平宇需要依靠他们两人作为左膀右臂了。
  方明柱和包格烈两人一来到,自然会引起其他人的注意,高进仁作为政府秘书长,不能不知道方明柱和包格烈两人与叶平宇之间的密切关系,叶平宇这样做说明他不相信本地的干部,对他肯定也是有所保留的。
  叶平宇的专职秘书直到现在仍然没有定,刘国胜这个小子仍然是在当着临时工,叶平宇不发话,他也不好去催,张元凯已经失业一个多月了,再这样下去,得让张元凯转岗了。
  高进仁心里头多少会有些不舒服,但是面对这一局面,他没有多少办法,他只能一动声色,暗中观察着叶平宇的动静。方明柱担任省政府副秘书长之后,便是作为叶平宇的大秘书来使用的,各方面的事务都是让方明柱来办理了,而他这个省政府的大管家,真的就成了省政府的大管家了,只管省政府的日常事务,但是牵扯到叶平宇的事情都是由方明柱来办理,而方明柱也是当仁不让,有些事情根本不让他知道,一切由他向叶平宇报告作出处理。

  高进仁感到了一种危机,一种被边缘化的危机,方明柱帮助叶平宇处理各种事务。而包格烈担任研究室主任研究叶平宇的思想,叶平宇也只是向包格烈交代一些心里的想法,然后通过正式报告的形式整理出来,这让他根本无法把握叶平宇当前的思想状况,无法很好地摸清叶平宇的想法来处理事情。
  面临这种情况,高进仁自然地就会与高奇走动多了起来,原来的时候,他与高奇之间的关系倒是一般,因为他是范江海重用的人,高奇作为常务副省长,属于少壮派,而范江海则属于老壮派,两人的作风肯定是不大一样的,因此他就与高奇关系一般,但是现在情况发生了变化,范江海去世了,叶平宇来了,而叶平宇的风格与范江海和高奇两人又都不一样,并且叶平宇是外来的人,对本地干部多有不相信,这就导致他夹在中间不好处理了。

  如此一来,他便是想着与高奇接近起来,既然叶平宇对他不大相信,他何必非要去与叶平宇走在一起?而且他与叶平宇的风格太不一样,他事事细致缓慢,而叶平宇却是眼明手快,处理事务不喜欢拖拖拉拉,没有那种官僚主义的作风。
  第一千四百零七章秘书的选拨
  张元凯最近的心情确实是比较烦闷,因为自打范江海去世以后,他就是成了一个失业的状态,整天呆在办公室里面无所事事,这对他来说是一件非常煎熬的事情,因为原来作为省长的秘书,里里外外,进进出出,那是忙的很,下面地市的领导见到他都很热情,而现在范江海一去世,他一下子失去了秘书的这个职位,办公厅里面的人看到后,都在怀疑着他下一步工作的安排。
  好在原来与高进仁的关系处的不错,找了几次高进仁,高进仁答应他给他安排,仍然给叶平宇当秘书,当听到这个话之后,他心里头还是比较高兴的,因为如果能给叶平宇当秘书的话,当然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只要给省长当秘书,给谁当都行。
  但是高进仁说过话之后,却是迟迟不见动静,叶平宇的身边多了一个刘国胜,刘国胜根本没法与他相比,现在居然让叶平宇给用来用去,这让他感到非常气愤,心想这个刘国胜原来的时候见到他那是毕恭毕敬的,根本没有资格与他竞争省长秘书这个职位,然而现在却是人模人样地跟在叶平宇身后服务了,真是让人难以忍受。
  而大家一看到刘国胜跟在叶平宇身边服务起来,便是认为他是不行了,肯定当不上省长秘书了,即使有着高进仁的支持也没用,人家新省长用人不拘一格。
  一想到这个情况,他的心里就感觉拔凉拔凉的,想着今后该怎么办,高进仁说话不管用,他得另想办法啊。
  在方明柱没来之前,他还真没有接近叶平宇的办法,因为叶平宇是从外地来的,高进仁说话都不管用,其他人更不会管用了,然而等到方明柱来了之后,他眼前不禁一亮,想着如果能与方明柱建立起关系,说不定就可以取得叶平宇的信任了,而他之所以会这样想,因为他认为刘国胜根本不够格出任叶平宇的秘书,给叶平宇担任专职秘书,至少应当是处级干部,而刘国胜才是一个科级干部,年龄太轻,不可能长期担任叶平宇秘书的。

  出于这种想法,张元凯在方明柱来到之后,便想着接近方明柱的办法,他原来担任过范江海的秘书,对全省的政治情况非常了解,而叶平宇和方明柱都是外来人,来到这边肯定是不大清楚一些事情,如果他能主动靠上去,他不相信方明柱会不感兴趣,要想重新走上省长秘书的位置,他必须要体现出自己的价值才行,没有价值的人是永远不可能受到他人的重用的。
  琢磨几个晚上,他想好了接近方明柱的方法,他现在呆的处室是综合一处,是专门服务于省长的,但他不是综合一处的处长,而只是正处级秘书,综合一处的处长当然也是服务于省长,但是他与专职秘书又不一样,综合一处的处长的工作主要还是配合好秘书长,做好省长的事务安排。
  综合一处的处长并不愿意担任省长的秘书,因为他觉得担任省长秘书太不自由了,一切要跟着省长的节拍进行,没有自己的私人空间,是一件很苦的差事,不如他只是担任综合一处的处长工作有规律一些。
  方明柱担任省政府副秘书长之后便是分管综合一处的工作,这就让张元凯有了一个接近的条件,虽然他现在呆在办公室里头基本上没有事做,也没有人来找他。

  观察了几天,他发现方明柱来到后,还是想着寻找一些工作能力强,又对本地情况熟悉的干部,但是一些人看不到这一点,与方明柱之间没有着深入的交往,可以说是错失机会,综合一处的处长不需要太巴结方明柱,他只管做好自己的工作就行了,然而其他副处长什么的,则是需要与方明柱搞好关系啊,然而他们的眼里似乎只有高进仁,对待方明柱还是要欠一点火候。
  抓住这个机会,张元凯便是主动来到方明柱的办公室,想法接近方明柱了。
  日期:2017-02-26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