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190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朝着陆左点头,说好,我现在就去。
  陆左摆手,说不,你且等等,京都人员复杂,此事关系重大,你一个人恐怕也有处置不当的地方,所以得等两人,让屈胖三协助茅山的那帮老前辈们将后山这儿布置妥当之后,让他跟你一起去。

  屈胖三也去?
  听到这消息,我顿时就激动了起来。
  以前的时候还不觉得,但这一次单独行动,出去追杀毕永,清理门户,我顿时就感觉到身边没人的不便,也幸亏是我运气不错,误打误撞,方才没有出什么大事儿,要不然任何的一个环节出现差错,只怕我不但没有办法完成任务,而且还会害死不少人。
  所以回程的时候,我就在想,屈胖三这个家伙虽然嘴碎了一点,但脑袋聪明,能力又强,最主要的是很有大局观,有这样的一个人在身边,我睡觉都安稳许多。
  所以陆左的话语让我很高兴。
  接下来的时间里,我在茅山待了两天,因为茅山后山的私密性,所以除了屈胖三之外,我们都没有参与那儿的布阵,我闲着无聊,给符钧征询意见之后,调到了刑堂那边去,对犯人进行审讯工作。

  而也是到了这里,我方才知晓茅山刑堂并没有将所有人都交给有关部门,许多涉及机密的人物,都留在了刑堂。
  譬如茅山后院一战之时,那些叫千通王为“老公”的女子,此刻有两位活了下来,并且被俘。
  她们被刑堂的女弟子日夜拷问着,就是想要从她们的口中掏出关于千通王的更多消息。
  刑堂这个地方,并不在高峰之上,而是在一处盆地峡谷。
  我来这儿,算得上是故地重游。
  不过待遇确实冰火两重天。

  符钧之所以让我来这儿,一是想要借助我的凶名,震慑住那帮不太想合作的家伙,而另外一个想法,也是向我示好,让我得到关于这一次茅山遭劫的更多信息。
  事实上,有这么多的俘虏,特别是高级别的俘虏,使得整个事件的起因结果,都很一目了然。
  从刑堂目前收集得到的资料来看,组织这一次对茅山攻击行动的幕后黑手,叫做兄弟会三十三国王团,那位秦归政,是三十三国王团的特使代表,背景是美生会成员,另外他还是那什么天地法阵宗的首席长老。
  而参与本次攻击的势力,除了那个什么圣光日炎会之外,许鸣的新邪灵教和一个叫做兰德咨询的公司也屡屡出现在审问结果之中,另外最主要的高端力量,则是来自于那位叫做千通王的男人手中。
  那些无面剑主,其实都是千通王带来的人,他们之间仿佛是从属的关系。
  而除了直接的人员之外,这帮人背后还有一个庞大的关系网,无论是朝堂的、江湖的还是军方的,都有,而这些显然不是一两个简单宗门就能够张罗起来的。
  很显然,敌人在更高层的地方,还有这一些不为人知的力量。
  茅山这些天来,并没有发起反击的号角,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忌惮这些东西。
  想一想,一个能够从封存库房里面调出野战火炮,并且指使军方参与的组织,到底有多恐怖?
  随着我了解得越多,心中越是惶恐。
  我们这一次,面对的敌人,将是史无前例的,如果将这些人彼此串联起来,就算将我们所有人加起来,都未必是对手。
  不过除了坏消息,也有好消息。
  千通王的身份最终确认了,他的真名叫做王员外,这个听起来很像是外号的名字,在几年前曾经热闹过一阵子,有消息称此人的父亲曾经也是南海一脉的人,据说是南海一脉“妖魔鬼怪”之中,南海剑怪的弟子,后来因为私闯龙脉而被击杀。
  王员外的父亲除了是南海剑怪的弟子,还是一名成功的商人,曾经创下过一个偌大的商业帝国,虽然近年来因为身死,帝国衰落,但破船还有三千钉,搜死骆驼比马大,还是有着很多钱财的。

  那帮凶悍莫名、宛如杀人机器的剑主,就是他通过巨额财富培育起来的手下。
  现如今千通王的身份暴露,上面自然是乐见其成,所谓“和珅跌倒,嘉庆吃饱”,这巨额的财富自然有无数的眼红之人,而对于这事儿,有很多精于此道者,在收到消息之后,也都在暗地里摩拳擦掌。
  相信用不了多久,我们就能够从新闻中瞧见不少的并购、收购案,然后一个巨大的商业帝国破产,而千通王则将再无任何的财力支持。
  打断了对方的一条腿,他的个人能力就算是再厉害,恐怕也有些独木难支吧?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破风也终于坚持不住,开了口。
  他之所以选择背叛茅山,是因为当初前代话事人杨知修执掌茅山时期,他曾经与杨知修一起,做过许多同流合污的事情,杨知修倘若不倒,他什么事儿都没有,而现如今杨知修倒下了,毕永又用过去的肮脏事威胁他,又花了一个关于美好未来的大饼,纠结之下,他最终选择了妥协。
  因为他之前办的那些事儿,倘若是被宣扬出去,他必将无法在茅山自容。

  至于毕永,回到刑堂地牢,他反倒是不再开口,显得很沉默。
  我在这里见识了刑堂对待叛徒的手段,各种残酷的刑法,让经历过活剥人皮的我,都感觉到有一些不太适应。
  而即便如此,毕永还是选择扛着,就是不妥协。
  想必他也知道,即便是竹筒倒豆子,全部交代了,想必也逃不过一死,与其如此,不如耗着。
  我在刑堂厮混两日,第三天的时候,被人叫走了。

  屈胖三找到我,说陆左离开了,走得太匆忙,都没有来得及告别,我们也得去京都了,不能耽搁。
  我有些诧异,问他为什么走得这么急?
  屈胖三叹了一口气,说据说是有小妖的消息,而且不是什么好消息……
  在有纸甲马的情况下,陆左居然连招呼都没有来得及打,就匆匆而走,这事儿着实有些奇怪。
  不过如果小妖有危险,这事儿就可以理解了。
  事实上,倘若换做是虫虫,我估计也是什么也顾不上,直接兴冲冲地杀过去了。
  只是,什么叫做“不是好消息”?
  屈胖三告诉我,说在晋西长治,有一个花鸟鱼虫市场,在那儿有人瞧见过一只白乎乎的大鹦鹉,那鸟儿有母鸡一般大,而且还能够口出人言,拉到市场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了,关在一个破铁笼子里,后来被人以十八万的高价买走。
  找寻小妖的事情,我们一直都有在做,只不过一直奔波,没有任何成效,而杂毛小道接任茅山宗掌教之后,立刻吩咐各地的茅山眼线帮忙收集消息。
  日期:2016-12-05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