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737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这个念头在心里面转了一转,并没有说出口。他问广豫元:“华晨这几天方不方便?我想跟他见面谈一谈!”
  广豫元皱了皱眉头,迟疑了一下才回答:“我待会问问。”
  “最好是尽快!”梁健叮嘱他。
  广豫元点头。之后,两人沉默。梁健喝了口茶,广豫元看着他,然后开口问:“你接下去什么打算?”

  这句话他应该是想问很久了。
  梁健笑了一下,回答:“还能有什么打算,坐观其变吧!”
  看他笑,广豫元皱着的眉头又静了几分。他抿着嘴沉默了一会后,又问:“娄山的那件事,到底怎么说?不会是就这么下去了吧?”
  梁健犹豫了一下,回答:“希望不会吧!”
  “你就没有想过要去争取下?”广豫元似乎对梁健表现出来的这种不甚在乎的态度不是很满意,有些着急。
  梁健不想跟广豫元透露太多,免得到时候万一事情不顺利连累他。他含糊地回答:“该做的我都做了。我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是会有正义,会有公平的!”
  广豫元愣了一下,然后忽然笑了一下,笑容有些悲凉。他道:“这个世界,正义和公平只会掌握在那些有钱有权的人手里!”
  虽然广豫元的话,其实不假。这个社会权钱不分家,所谓的公平和正义只是少部分人去定义的。而其他人的公平和正义,却是基于他们的良知而存在的。
  但,生活总是需要希望的。
  这个话题过于沉重,两人都自觉地没有在说下去。广豫元跟梁健说了说这一个多月梁健不在的时候太和市发生的一些事情。
  让梁健比较在意的是,广豫元提到,这一个月时间里,娄江源去了两趟省里。第一次是和罗贯中会面,第二次是刁一民,据说在刁一民的办公室呆了有半个小时以上。
  看来,娄江源倾向罗贯中的意向已经十分明显,而且已经有了一些效果。
  梁健有些悲凉。他还记得他第一天到太和的景象,那天在娄江源的车里,娄江源说的那番话,他还记着。
  可才大半年时间,竟有了种物是人非的感觉。
  原来时光易逝人易变啊!

  和广豫元分开之后,梁健回到酒店。沈连清已经在那里等着了。梁健看到他,笑了笑,问:“这段时间,日子不好过吧?”
  沈连清回答:“只要自己觉得没问题,就没什么不好过的。”
  梁健倒是怔了一下,他回答时神情平静,似乎这段日子的变故并没有发生。但梁健能猜到,他停职后,如今的炎凉世态下,他在市政府的日子必然是不会好过的。但他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憋屈的意思。他能如此淡然,倒真是让梁健有些意外。
  梁健想了想,对他说:“连累你了。”
  沈连清摇摇头:“这是我自己选择的,不是您连累的。”

  梁健看着他,想:这应该也是一种幸运吧。
  略作休息后,禾常青也到了。禾常青等梁健回来已经有几天了。禾常青进门后,一坐下,就迫不及待地说道:“梁丹已经找到了!”
  他的喜悦溢于言表。梁健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同时也大为欣喜。他立即问禾常青:“人现在在哪里?”
  禾常青回答:“安排在城外的一个农家乐里面。”
  “没人知道吧?”梁健问。
  禾常青道:“我这边应该不会走漏消息,但是梁丹被我们带走已经有几天,那边的人估计已经察觉到了。”

  “审得怎么样?”梁健又问。
  禾常青自信地笑了一下:“小姑娘不经审。这两天,我派了两个人轮番来,我估计知道的已经吐得差不多了!”
  “吴万博的案子,她说了吗?”这是重点。
  看着禾常青点头,梁健松了口气。如果梁丹这边能突破,梁健或许能做些什么。命案跟其他的经济案件不一样。上面就算想要捂盖子,一旦命案的真相被揭露,也不是那么好捂的。

  梁健也没多问吴万博案子的细节,答案梁健早就从胡东来那边知道了。现在的关键是,怎么利用梁丹。
  梁健稍微一想,便想到了计策。如果直接利用媒体力量,意图太过明显,恐怕老赵立即就会想到他。老赵毕竟和自己老丈人有些关系,梁健如果在这个时候做得太明显,就算他表面不说什么,心底里到底还是不痛快的。到底这也是,将他老赵架到了火上,让他不得不转起来的动作。就算换成了梁健,梁健心里也会不痛快。不过,在梁健的位置,老赵那边一直没有消息,就这么看不到头的等,梁健这心里也始终是觉得不安心。

  除此之外,关于梁丹的事情,还有之前陈杰的事情。陈杰的事情,始终是梁健心里的一个疙瘩。
  此次抓到了梁丹,那这件事,也该有个真相大白的时候了。
  禾常青清楚梁健一直记挂着这个事情,所以不等梁健问,就将此事说了。陈杰的事情,确实是有人设计。但是梁丹对于背后之人的身份一直说不知道,从梁丹的表现来看,梁丹应该是真的不知道。不过,陈杰跟梁丹的事情,也不能全怪梁丹,陈杰自身也有一定的责任。所谓苍蝇不叮无缝的蛋,陈杰要不是自己对梁丹动了心思,也不至于最后马失前蹄,被人设下这么大的套。
  不过,事情都已经过去了。陈杰已经辞职,面前身在何处也不知道,再将此事提到公众面前也已经没必要了。说到底,梁健也只是求个心安。
  说到陈杰,禾常青也有些感叹。若不是梁丹的事情,以陈杰那时的位置和年龄,应该能有个不错的前途,却没想到,一步错就是满盘皆输。

  两人都是感慨不已。
  说完陈杰,再回到刚才的事情上:如何利用梁丹和吴万博的死做文章。梁健将自己的想法跟禾常青沟通了一下,禾常青表示认同。
  禾常青表示,梁丹在川边市一直从事情行业,可以让公丨安丨局以扫黄名义将她逮捕。只要将梁丹到公丨安丨局的过程合理化,那么接下去的一切,都会变得合理化。就算有人怀疑,也只能是怀疑。
  梁健将此事交给禾常青去和明德沟通。
  等禾常青离开,梁健联系了项瑾后,项瑾术后恢复不错,视频中看着起色也不错。两人聊了会天后,许是梁丹的出现,让梁健心里松了松。自从美国回来之后,一直寝食难安的状态,在此刻得到了缓解,疲惫就立马上来了。
  时间虽然还早,但梁健还是很快就睡着了。
  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仿佛是很久,又仿佛很短,总之是被一个电话吵醒的。
  一连串的数字,梁健看了好几遍,才看清楚。电话不停地响,他接起来,喂了一声。对面传来的是一个熟悉的声音:“是我!”
  电话是老唐打来的。

  梁健第一反应是将老爷子的事情告诉了他。老唐却说知道了。梁健立即想到了墓碑前的那捧花。
  梁健沉默了一下,道:“老爷子不喜欢花。”
  电话那头顿时陷入一片寂静。良久之后,才听得老唐声音略微嘶哑地开口:“你什么时候有空,跟我一起去一趟唐家!”
  日期:2016-08-10 18: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