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188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客气,咱们都是自己人,用不着说这些。
  杂毛小道说你刚回来,要不要去歇一歇?
  我摇头,说不用,路上睡过了,他们人呢?
  杂毛小道说你指的,是小毒物和胖三他们么——他们几个都有点儿恶心这位乱耍威风的特使大人,就没有来跟前伺候了,现在应该都在后山塔林那边,我叫人带你去。

  我说不用,是你小姑那儿吧,我自己去就好。
  杂毛小道说不,现在茅山的管控比较严,还是让人带你去吧——另外我本来今天就要去一趟金陵,跟专案组的人会晤,结果给这事儿耽搁了;那家伙一走,我也得离开,除了追查凶手、盘点老账之外,还有尽量争取上面的拨款和补偿,就不跟你道别了,有什么事情,我们回头再说。
  我有点儿担心,说那些家伙会不会因为刚才的事情,转头又四处通缉我?
  杂毛小道摇头,说不会,茅山不倒,他们就不会一条道走到黑;况且如果真的确定小佛爷没有死,邪灵教随时死灰复燃,也够他们忙一阵的了,顾不了你什么。

  我与杂毛小道告别,然后在清池宫一位弟子的带领下,前往后山。
  一路匆匆,我来到了后山塔林那儿,经历一场大战,这儿一片残破狼藉,尽管尸体都收敛干净,但那些破碎的塔林却还没有时间收拾,显得很破败。
  我来到了杂毛小道小姑的草庐之前,却瞧见院里一个人都没有。
  带我来的那人拱手告别,而我则走进屋子里去,瞧见陆左、屈胖三、朵朵和包子几个人围在角落里,不知道看什么。
  我喊了一声,陆左抬起头来,从我点点头,又低头去。

  我走上前,说什么情况啊,不欢迎我?
  屈胖三低声说道:“别说话,黑手双城来过这里……”
  黑手双城?
  我本来还在为自己凯旋归来,结果却没有一个人欢迎我而有点儿小别扭,听到这名字,顿时就紧张了起来,也知道他们为什么没有理会我。

  相比于我,自然是黑手双城最为重要。
  对于这点,我无比清楚。
  只是黑手双城当初随着千通王的离开而神秘消失,这些天来,我也偶尔听人提过他,却并没有得到什么消息,此刻听到屈胖三这般说起,立刻就来了精神,低声问道:“那他人在哪儿呢?”
  屈胖三沉默了一会儿,过了几秒钟,方才说道:“应该走了。”

  啊?
  我说什么时候走的?
  屈胖三说大概是在法阵合拢之前吧,不确定,但大体如此。
  我说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屈胖三说这儿的情况,收拾残局的时候,陆左曾经来瞧过,关于老萧他小姑的东西,都给人翻过了,虽然作了掩饰,但还是能够瞧得出来,整个茅山,没有谁敢乱动传功长老的房间,除非是黑手双城。
  我说这理由也太牵强了吧?
  屈胖三看向了旁边的陆左,陆左深吸了一口气,说不,我能够感觉得到,这里存留有他的气息。

  我说那又是怎么确定他在封山之前离开的呢?
  屈胖三自信满满地说道:“我的法阵一起,没有经过守阵人的同意,是没有人能够离开的,就算他是黑手双城,也不行。”
  我说那万一他没有走呢?
  屈胖三笑了,说不,只要你在茅山,他就不会留在这里。
  我说这是什么道理?
  屈胖三嘿嘿直笑,说你当初将虚清那老家伙叫出来的时候,他瞧见了,可不是转身就跑?也就是说,不管黑手双城到底是他自己,还是那魔头,对于你,或者说你身后的那虚清,都是惧怕的,既然如此,自然没有待在一起的理由。
  我忍不住翻起了白眼,说你说得好有道理,我竟然无言以对。
  众人哈哈笑了起来,连与黑手双城有着密切关系的包子,都没心没肺地笑着。
  她显然已经走出了心理的阴影。
  陆左和屈胖三将这房间上下仔细检查清楚之后,由屈胖三带着两个小姑娘去了旁边玩儿,而陆左则带着我来到了草屋前的药圃附近来。
  闻着药香,陆左问道:“那位阎副局长走了?”

  我点头,说你应该知道他的来意吧?
  陆左笑了,说知道,不过想着这事儿老萧应该能够帮你摆平——同样的手段,不能够耍两次,用在我头上,再用在你头上,不合适;当时我虽然名气大,但孤家寡人,没有凭恃,但你不同,刚刚当了茅山的外门长老,就算是出于面子的考虑,茅山都得挺你到底。
  我说你倒是想得开,把我往外推。
  陆左冲我眨了眨眼睛,说难不成你当了茅山的外门长老,就打算叛出我敦寨苗蛊了?
  我摸了摸鼻子,说别吓我,我刚刚帮茅山清理了叛徒,可不想也给人当做叛徒。

  陆左哈哈一笑,这才问起了我这两日的事情,我如实作答。
  听我讲完这一路上的惊险,他感慨了一声,说陆言你也算是走出来了——当初我和老萧也曾经被茅山的刑堂长老,以及其他人追得满世界乱跑,狼狈不堪,而现如今你却单枪匹马地去追杀茅山长老,而且还一下子两个,不错,连我这个不称职的师父,都与有荣焉。
  他并没有问我太过消息的事情,简单的夸赞之后,又问起了我们是如何打发那阎副局长的。
  我也一一讲来,当听到我的各种讲事实、摆道理之后,陆左哈哈大笑,不过很快,他就把握到了一部分被许多人忽略的事情来。
  他问我,说你确定那个被宗教局抓起来、后来逃掉的栽赃者,是在荒域用剥下来的皮囊化作你的青鹿王?
  我说这个世界上的法门和手段,我所知不多,但如果阎副局长并没有说谎话,一切都属实的话,那位青鹿王的可能性的确是最大的,毕竟连气息都很相似,就不是一般的易容术所能够替代的了。
  陆左说不是荒域的人,不能离开那儿,来到这个世界么?

  我说据说在那大荒山之上,有一种叫做生死符的东西,可以打破这样的限制,将人带到这儿来。
  这些天来忙忙碌碌,我和陆左并没有太过于详细的交流。
  所以我在荒域的许多细节,他都并不知晓。
  此刻也是有空,我便将此番与屈胖三前往荒域所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跟陆左说了起来。
  当听我说完这一切,陆左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拍着我的肩膀,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将苦其心志,劳其筋骨……老祖宗的话,着实不假,而你这些年来成长得如此迅速,也并非只是聚血蛊的功劳。你吃的这些苦,有很重要关系啊。
  陆左对我在荒域所作的一切,大部分表达了赞赏,而一些小事情,则发表了不同的意见。
  相对于刚才,这会儿他问的事情却很多,大概也是因为跟那神秘的小佛爷有关系,他甚至还提问起了屈胖三当初出生的事情来,跟我聊了很久。
  讲完了这些,他回头望了一眼屋里,然后低声说道:“关于陈老大的事情,你知道多少?”
  我说他的什么事儿?
  陆左说最近的事情,老萧有跟你谈过么?
  日期:2016-12-04 18: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