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479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时曲刚在现场,非常担心,担心楚天齐耍威风太过,会被县长直接给拍回来,顺便肯定也要收拾自己,说什么“有没有立场”、“党性又在哪”。可是让曲刚吃惊的是,虽然牛斌也提了一些问题,但都被楚天齐有理有据的挡了回去,牛斌也没有发作,还选择了忍气吞声配合。曲刚不明白,是楚天齐太厉害,还是牛斌有什么难言之隐,竟然被楚天齐反客为主,仿佛楚大牛小似的。
  带着疑惑和不解,出了县长办公室,曲刚最先看到的就是等在那里的马有才。马主任哪还有在自己面前的威风,完全就是一个等着主子吩咐的奴才、受气包,尤其楚天齐让对方拿锤子的语气完全就是命令,马有才照样屁颠屁颠的去了。比起马有才,楚天齐对自己说话很有礼貌,即使两人斗的那一阵,也是把自己当成对手,而不是奴才。尤其后来这段时候,楚天齐更是非常倚重自己,也很敬重自己这个县局老人。从今天的情形来看,楚天齐真是给自己天大的面子了。

  曲刚正暗自腹诽,马有才拿着锤子回来了。
  来到屋里,向前一递锤子,马有才陪笑道:“楚党组,锤子拿来了。”
  “把锁子砸开。”楚天齐看都不看对方,完全一副命令的口吻。
  脸上肌肉动了动,马有才把锤子挥向了柜子上的锁头。
  “咣,咣,咣。”马有才把所有的气都撒到了锁子上,一下一下使劲的抡着锤子。也不怪他生气,平时这种活都是现场职位最低的人干,而今天却是自己受累,那几个小丨警丨察反而在旁边等现成的。

  砸锁子也是个技术活,马有才根本就没有这种实践,有时都把锁鼻砸歪了,锁子照样还锁的死死的。
  终于砸坏了一个,然后是第二个、第三个。慢慢的掌握了窍门,马有才的工作进度也快了一些。
  外面“咣咣”的声响,听在牛斌耳中,感觉就像重锤砸在自己心上一样。这分明是楚天齐在打自己的脸,“啪啪”的打,可他却只得挨着,既不能喝止又不能推开。
  办公室翻了好几遍,整个屋里弄的乱七八糟,也没有什么发现。但这些丨警丨察依然用镊子夹着,或是用带着白手套的手,把一些“证据”放进塑封袋,煞有介事的在上面编号、做标记。这些工作做完,还让马有才在一些文档上面签了名字。

  虽然不敢得罪楚天齐,但马有才在事关自己的事上不敢马虎,每次都把名字签在“见证人”后面,而没有误签在本应“明白人”签字的地方。
  从县长秘书办公室出来,马有才带着众人下楼,去往“明白人”的宿舍。在下楼过程中,楚天齐虽然没有回头,但他知道,门缝里或拐角处有好多双偷偷张望的眼睛。他不禁心中暗笑,得意不已。
  在从县局出来的时候,楚天齐已经决定,今天要来“横”的,要把有理事真正做有理,做到理直气壮。所以,他在见到马有才时,直接就是以大压小、居高临下的气势,甚至有些蛮横。在面对牛斌时,也完全不像是见县长,倒像是警官面对嫌疑人的同事,或者说是同伙一样。
  楚天齐这么做的目的,主要就是告诉人们,自己也不是善茬。他这么做也不是逞一时之勇,而是有长远考虑的。自己不远千里,来到许源县做官,虽说目前在县里也有了应有的位置,但还远远不够。尤其每遇到事时,就显出了亲疏,牛斌、萧长海之流就会拿自己撒气,给自己穿小鞋。自己为了顾全大局,也每每只是尽量不丢面子,而没有狠狠反击。这让好多人以为自己就是个银样蜡枪头,中看不中用。

  现在案子是一个接一个,丨警丨察行动却经常慢半拍,形势很不利。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不强势一些,不但县领导不拿自己当碟菜,可能县里同僚、单位下属也会拿领导压自己,甚至在关键时刻反水。
  正等着立威机会,结果“明白人”却负罪潜逃,那我只能拿你牛斌出气了。今天那样的态度,如果对待县里的科局长,那怕是副县长,效果必定大打折扣。但面对牛斌的话,那就完全不一样了,那可是手握重权的大县长,别人溜须拍马还来不及,而自己却把对方当成嫌疑人同伙对待,牛斌的脸往哪搁?他相信,曲刚、马有才肯定感触颇深,其他人会把这事迅速传遍许源县。这样人们就会知道,我楚天齐专打县长脸,我姓楚的并不好惹,你们少给我两面三刀。

  从办公楼出来,本以为向后拐,后面是县委、县政府的集体宿舍。没想到,马有才却直接领着大家向东走去,穿过中间侧门,到了许源饭店院里。
  此时,楚天齐已然明白,那次见到明白人并非偶然,偶然的是自己来的少。
  果然,马有才带路,进了许源饭店,直接向楼上走去。然后由饭店工作人员打开了五楼的一个房间,这个房间没有门牌号。打开屋门后,工作人员离去了,众人进了房间。
  一股异味直冲鼻管,楚天齐循味进屋,只见便盆里堵着好多黑色纸浆。显然是烧毁了大量纸质材料,用水冲刷时没有冲尽,这也说明人在离去时的匆忙。
  看见这个现场,众人都想到了一个词:毁灭证据。
  马有才更是“啧啧”连声,可能在表示“没想到”吧。
  里外间转了一下,楚天齐发现这是一间行政套房。外间有高档沙发、茶几、冰箱等物品,里间是两米二宽的大双人席梦思床,还有整套的组合家具,卫生间也是浴缸、淋浴、洗衣机一应俱全。尤其那套卫生洁具,是电动冲洗式的,少说也得上万元。从房间布置看,这肯定不是饭店客房标配,而是专门用做了居家房屋。

  楚天齐“嗤笑”了一声:“这是明拜仁宿舍?”
  马有才答了声:“是。”
  楚天齐又问:“这标准是处级还是什么级?是不是没房子的都有呀?”
  “什么标准,我也不知道。他住这房子的时候,我还没做办公室主任呢。”马有才说到这里,满脸堆上了笑容,“楚党组,您做为政府领导,理应政府安排住房,我马上让人去布置一套。您是选阳面还是……”
  楚天齐一指门口:“马主任,我们要开始工作了,你去那等着。”
  “好,好。”马有才点头哈腰,退了出去。

  曲刚、高峰等人搜查着柜子、抽屉、床厢、沙发等各处可能藏匿东西的地方,楚天齐则坐在沙发上,目光不时在屋子里来回搜寻着。
  “局长,你看这个。”曲刚用一支铅笔挑着个物体,从里屋走了出来。
  “这,这是什么东西?女人的内衣,怎么都坏了窟窿?”楚天齐已想到这肯定“娘娘腔”的东西,只是不明白怎么坏了还留着,至于这么艰苦吗?
  日期:2017-07-07 18: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