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478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牛斌沉声道:“他到底牵涉什么案子?”
  “恕我无可奉告,这是办案纪律。”说着话,楚天齐再次微微一笑,“牛县长,请让人打开明拜仁的办公室和宿舍,我们要搜查。”
  牛斌拉着长声说了句“好”,拿起桌上电话拨了出去:“给他们开门。”说完,把电话听筒按到话机上。
  向前一推那些纸张,牛斌说了句:“你们去吧。”

  曲刚赶忙上前,把那些东西装到档案袋里。
  楚天齐没有起身,而是问道:“牛县长,明拜仁做为你的秘书,经常在你身边工作。他卡上进出这么大额的资金,你有没有察觉?”
  “楚天齐,你……”牛斌瞪着楚天齐,气的说不上话来。
  “这是程序,请县长配合。”楚天齐淡淡的说,“你还发现他有其它违法行为吗?”
  “没有发现,不知道。”牛斌是咬着后槽牙说的。
  “不打扰县长了。”说着,楚天齐站起身,然后又补充道,“如果想起来什么,请及时向专案组报告。今天的事,不要向任何人提起,这是纪律,请你理解并配合。”说完,向门口走去。
  曲刚看了眼牛斌,跟上了楚天齐。
  眼看着楚天齐已经拉开屋门,牛斌拿起桌上茶杯,准备摔到地上。可他的手刚举起,却见楚天齐正转回头看着自己,他是摔也不是,放下也不是。不过,他还是把杯子放到了桌上。
  迎着牛斌目光走过去,来到办公桌前,楚天齐说了话:“牛县长,请你再次联系明拜仁,并把他所有号码提供给我们。”
  “为什么?这也是我的义务?”牛斌咬牙道,“你们可以让马主任打。”

  “我担心马主任不配合,而且明拜仁和你最近,万一接你的电话呢。这也是办案需要,请县长理解。”楚天齐淡淡的说。
  呼呼的运了几口气,牛斌在手机上拨打起来,同时按下了免提键。
  很快,手机上传来标准女声:“您所拨打的号码已关机,请稍候再拨。”
  牛斌接着又拨打了两次,得到的回复分别是“已关机”和“不在服务区”。
  把手机向前一伸,牛斌没好气的说:“他就一共三个号码,刚才都打过了,全都不通,你自己把这些记下来。”
  楚天齐扫了一眼手机屏幕,“哦”了一声:“这几个号码都有,就不记了。”
  “还有什么,一起说出来?政府一大摊子事等着处理,我可没时间陪你们玩。”说到这里,牛斌又补充道,“我是政府县长,不是公丨安丨局内勤,也不是传话筒。”
  “暂时没有了。”楚天齐一笑,“配合警方调查,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谁都不能搞特殊,请县长理解。还是那句话,如果想起来与案子有关的情况,请及时反馈给我们。提前谢过县长。”说着,楚天齐还揖了一下,分明就是气死人不偿命的架势。
  牛斌从牙缝里崩出了三个字:“知道了。”
  楚天齐转身,走出了屋子。
  曲刚随后走出,返身去关屋门。在屋门关上的刹那,他觉得有两道杀人利箭从门缝射*出。同时,他还看到两只高高举起的手臂,一只抓着茶杯,一只拿着烟灰缸。他不再多看,迅速拉上屋门。
  “啪、啪”两声响动传了出来,紧接着是噼里啪啦的声音。
  听到这种声音,楚天齐很替那两件瓷器惋惜,还假惺惺的心中默念了声“善哉,善哉”。
  马有才已在走廊等候多时,见楚天齐走出来,赶忙打开了县长对面的屋子,说了句:“这是明拜仁办公室。”
  楚天齐没有接话,在楼道等了一会儿。见曲刚又叫来了高峰和另一名干警,楚天齐才当先走了进去,曲刚等三人也随后*进了屋子。
  楚天齐站在当地,指着柜子和抽屉说:“打开。”
  站在门口的马有才马上回话:“我没钥匙,都明拜仁自己装着呢。”
  “拿锤子来。”楚天齐一副命令的口吻。
  马有才迟疑了一下,去找锤子了。
  对于局长今天的作派,高峰和那名干警没感觉有什么特别,反正局长就是局长,下属就是下属,人家是领导,咱是奉命行*事的。
  相比高峰等人,曲刚今天却感触颇深。本来他今天非常发怵来见牛斌,知道见不到县长好脸色。但上支下派,人家楚天齐是局长,自己只是常务,不想来也得来。果然,不但没见到“明白人”,反而被牛斌拒之门外,更是被马有才这个政府办主任难为了半天。
  反正我是惹不起,还是你来吧。正是基于这样的想法,曲刚才给楚天齐打了电话。正不知如何说出想法,人家楚天齐却直接说“我过去”,这让曲刚心里大为轻松,有局长在前边顶着,我这个常务只需跟着就是了。
  在一楼等上楚天齐后,按曲刚的想法,肯定是先去找马有才,客气的请马主任向县长通报,然后楚天齐进到县长办公室,礼貌的请县长支持工作,县长最后给个面子。等到事情真正进行的时候,整个流程几乎一样,但细节和结果却不不相同。
  本来以为见马主任会客气,不曾想,一进屋楚天齐就气粗的很。不但不给对方看搜查证,而且还给对方扣了个妨碍公务的帽子,甚至拍桌子直呼“马有才”,后来更是嚷着要直接找牛县长。反观马有才,虽然还想拿个架势,但显然根本就不是楚天齐的对手,只得狼狈的去向县长“告状”,请县长做主。
  看到当时的情形,曲刚也不得不佩服,这就叫官大一级压死人。楚天齐是县政府党组成员,政府办主任是给政府领导服务的,党组成员也属于政府领导中的一分子。面对党组成员,马有才就根本没脾气。而马有才在对待自己时,完全就把这个正科级常务副局长看做下属,想给脸色就给。谁叫人家马主任是政府大管家呢?当然了,自己在面对马有才的时候,就没敢像楚天齐那样理直气壮,而是自短了半截。

  在佩服楚天齐耍领导派头的时候,曲刚也替楚天齐担心,同时也替自己担心。马有才受了气,肯定要向牛斌“告状”,牛斌焉能不护短?牛斌那可是一县之长,是真正大权在握的正处级,远非那个正科马主任可比,就是你楚天齐这个副处局长,也差的远。牛县长肯定要给你这个党组成员难堪,自己这个常务副局长只有陪着受过的份。
  可是没想到,楚天齐根本不等允许,直接就闯了进去,当时曲刚就想到了一个字“作”,就更不想进去。接下来的事情,更让曲刚无语,楚天齐根本就没有要对县长礼貌的意思,反而一副公事公办的嘴脸。这还不算,楚天齐还用秘书犯错挤兑牛斌,分明就是在说“养不教父之过”。而且用警官对普通公民的语气,说什么“请配合”、“按程序”,最后更说出“想起来再汇报”,这不是影射县长知情不报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