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368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有些不明所以,就是因为梁教授,韩家天师最后时刻才松开了我?
  不等我想明白。韩家天师便开口了,冲着梁教授冷冷问道,“阁下是什么人?”

  梁教授没有回答,开口的是韩稳男,他快速答道,“梁立仁,我们此行调查特大杀人案专家组里的教授,京城大学前秦文明研究的专家。”
  他从韩天师的表情中显然也看出了不对,说完之后,有些疑惑的又道,“据我所知,他在京城大学担任教授已有二十多年,怎么……”
  不等他说完,韩家天师便打断了他。又对梁教授开口道,“阁下并非巫族之人,不请自来也便罢了,为何要救下这巫族余孽?不怕引来祸患么?”
  梁教授咧嘴一笑,苍老的脸上满是层层堆积的皱纹,笑道,“想救便救下了,需要什么理由?还有,这个洞穴最初便是我发现了,不请自来的,是你才对!”
  话音一落,他身子直接在原地消失了,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到了韩家天师的跟前,也不用符箓法器,而是一掌朝着韩家天师的面门上拍了过去。

  看到这一幕,我心中大定,虽然不知道这神秘的梁教授是谁,但很显然,他有跟韩家天师对抗的实力。刚才那番濒死的感受,让我格外明白生命的宝贵,此刻根本不想等韩家天师和梁教授战斗的结果,抬脚便要往外逃。
  可我才刚一行动,一旁紧盯着我的陈扬庭便随之而动,挡在了我跟前,抬手便是两张符箓封路。
  我忙祭出阴阳阎罗笔挡住他的符箓,心里却是一沉,陈扬庭的实力可非同寻常,单凭我一人,绝对无法应付,只能叫蛇灵出来一块御敌。
  蛇灵实力不俗,足有识曜后期修为,但阴魂之物,同样境界内,实力比之人类修行者还是差了一截,更何况是陈扬庭这种龙虎山正一教的核心门人,一身术法绝非蛇灵可比,我们俩加起来,才能与之勉强一战。
  事实也不出我所料,陈扬庭像是一块顽固的狗皮膏药,死死的黏住我和蛇灵,一时半刻根本解决不了。
  被他死死拖住,我提前逃走的打算破灭了,为今之计,怕是只能等梁教授和韩家天师交手的结果了。可就在此时,韩家天师严厉的声音从两人交手的战团中传出来。
  “韩稳男,与天师教那人联手,杀了这巫族余孽,你若再留手。此间事了,休怪家法无情!”
  显然韩家天师的情况不妙,否则的话,杀我之事大可等他们交手出了结果之后再考虑。
  一直站在一旁的韩稳男,听到这话,脸色倏然而变,数秒钟之后,他面色苍白的叹了口气,“周兄,对不住了!”

  说完,他手里的树叶法器猛的祭出,朝我扑击而来。
  我心里幽幽一叹,韩稳男一直都有放我一马的意思,而且他是个性格坚韧之人。哪怕是在他天师族叔的压力之下,他打定的主意也不会改变,但可惜的是,身为世家子弟,对家族的忠诚是他自小便恪守的教条,现在韩家天师的情况显然不好,他对我的友善。远没有到达可以损害他家族利益也在所不惜的程度。此时此刻,他已经没有选择,只能尽快的解决掉我,然后去帮他的叔叔。
  性格坚韧之人,一旦做出决定,必会全力以赴,所以,韩稳**本没有留手的可能。
  对抗陈扬庭一个人我和蛇灵尚觉艰难,韩稳男加入之后,形势一下子恶劣到了极点。

  梁教授那里虽有优势,可天师境界的对抗,只要韩家天师愿意拖延,梁教授的优势几乎没有可能化作胜势,想等他击败韩家天师再来救我,根本没有任何可能。
  而陈扬庭和韩稳男联手之下,蛇灵已经遭受重创,萎顿不堪,而我,也马上也支撑不下去了。
  从陈扬庭动手到此刻,已经足足过去十分钟时间,便是从韩稳男加入战团算起,也有九分钟时间了。蛇灵是第五分钟的时候,便萎顿下去,缩回了我的背部,接下来的五分钟全靠我一个人硬撑。
  以识曜前期的修为,对抗一个识曜后期,以及韩稳男这个实力半点不逊于我之人,足足五分钟,这足以令任何人自傲,甚至我自己都有些不可置信。
  可我却半点自傲不起来,甚至心里根本就生不出半点类似的念头,我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眼前的战斗上。我拼尽每一丝每一豪的气力在努力支撑。
  支撑我坚持到此刻的,并非是我的精神和意志。精神和意志永远只是力量的辅助而已,实力差距到一定程度,精神意志根本就是一个笑话。真正支撑我的,是我刚刚领悟一步的“九星天罡”,以及阴阳阎罗笔。
  以我目前识曜前期的境界来说,步罡之法的消耗极大,所幸有四周浓郁的巫炁供我不断吸收,才能咬牙不断施展而出,虽然只能踏出第一步,但这九星天罡的威力极大,一步踏下,仿佛无尽的巫炁横亘在我身前,形成一道厚实的屏障,便是陈扬庭的天雷符,被这巫炁屏障阻挡之后,也只剩下一丝余力而已。
  除此之外,阴阳阎罗笔又一次给了我惊喜,原本笔杆和笔尖各有阴阳气息流转,形成阴阳鱼图案御敌,而此刻的阴阳阎罗笔却发生了异变,我用大量的巫炁注入之后,同样还是笔杆和笔尖流转出两道气息,但这两道气息却不再是阴阳二气,而是变成了道炁和巫炁。
  此地太岁和真龙脉相依而存,道炁和巫炁都极是浓郁,阴阳阎罗笔上的道炁和巫炁流转而出,没有再形成阴阳鱼,只是形成两道简单平行的道炁和巫炁气柱,鼓荡起空气中的两种气息,像两条巨型鞭子一样挥舞着,庞大的力量倾泻而出,朝着韩稳男和陈扬庭不断的鞭挞而下,让他们二人跟我一样,根本得不到任何喘息的时间。

  依仗这两样东西,表面上看,我一个人对付他们两人并未落下风,甚至还一直采取攻势,但真实的情况只有身处战斗中的我们三人知道,无论九星天罡还是阴阳阎罗笔,看似借助四周的巫道二炁,但本质还是来源于我自身的力量,一旦我体内的巫炁道炁告罄,四周巫道二炁再多,于我也无分毫作用。
  而此时,坚持了十分钟之后,我体内的巫炁和道炁已是强弩之末,最后一次踏出步罡之法后,我脸色一白,连站立的气力都消失了,整个人跌坐到地上。与此同时,阴阳阎罗笔引出的巫炁道炁鞭影也消失无踪,我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身上最后一份气力也榨取干净,能保护我的,只剩下身前那九星天罡引出的一道巫炁光幕。
  陈扬庭冷笑一声,甚至没用他的天雷符,只是抬起手中的桃木剑,凌空点画,三道符箓转瞬即成,随后剑尖一指,三道虚无符箓同时攻来,瞬间便将我身前最后一道防御力量销毁。
  日期:2016-08-09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