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340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刚才老家伙扶着墙走了那三圈的时候,已经将对面三面墙擦干净很大的一块出来。归不归敲击的这面墙壁,颜色比左右两面相邻的墙面要深了一点。在墙壁面前还显不出来。不过站在远处一对比,经纬立即分明。之前他和归不归被燕哀侯带着来过这里一次,只不过那个时候,整个屋子里面满满当当的都是兵俑。被一百多的兵俑挡住了视线,别说吴勉了,就连归不归这只老狐狸都没有发现那面墙有什么不对的对方。

  这个时候。归不归的手上加了力道。随着他每一下的敲击,还有剥落的墙皮掉落下来。这一层墙皮掉下来的位置,露出来和旁边两面墙壁一摸一样的颜色。
  随着掉落下来的墙皮越来越多,竟然露出来一副藏在这层墙皮里面的壁画。看到这里的时候,吴勉心里已经开始吃惊,知道这面墙暗藏玄机已经不容易。现在竟然连藏在墙皮后面的壁画都能算出来,这个老家伙是怎么做到的?
  同样吃惊的还是老术士席应真,直到壁画露出来之后,他才明白刚才的问题是出在哪里了。整面墙壁都重新的涂了一遍,厚厚的墙皮盖住了里面可能是机关的缝隙,这就难怪为什么自己的影术查遍了整个房间。都没有找到机关的线索。
  壁画露出来大半之后,归不归终于停止了敲击墙壁。他使用腾空术飘在半空中,用手小心翼翼的将还没有掉下来的墙皮剥离。等到整面壁画都显露出来之后,归不归才轻飘飘的落到了地上。

  开始吴勉还以为墙壁上的壁画是画上去的,不过等到整面的壁画都显露出来之后,他才看出来壁画是刻在墙壁上的,然后在刻出来的痕迹上加了好像鲜血一样红的油彩。
  “归不归,你是怎么发现这里的?”席应真看到那面墙壁上的变化之后,很是差异的看着面前的老家伙。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要不是知道老方士这一手差不多是防着你的,术士爷爷我都以为墙上的机关就是你做的。”
  “我也就是运气好”归不归嘿嘿一笑,随后他一边抬头看着整副壁画。一边继续对着老术士说道:“怎么说大家以前都是混方士的,方士门里面的东西都是他传下来的。真的要设个什么机关,万变不离其宗还是那些。”
  说到这里,老家伙顿了一下,换了口气之后,他继续说道:“这个屋子里面本来是关着什么‘人’的,就算那‘人’不在了。依着我们首任大方师的性子,平白无故的把这里当作库房用,那百十来个兵俑,多少有点画蛇添足了。既然您老人家都把兵俑炸干净,那我就只有从别的地方找了……”
  听到是自己刚才炸了兵俑,才成全了这个老家伙之后。席应真有些不甘心的撇了撇嘴,随后说道:“下次在看出来什么早点说,就像现在这样,墙上这画是机关吧?别让术士爷爷我开口。你先把机关打开。咱们看看老方士忙乎了这些,为了藏什么东西?”
  席应真说话的时候,归不归一直在抬头盯着头顶上的图画。上面画着(刻着)一副风景画,一片连绵不绝的高山上面,有一只好像仙鹤一样的仙鸟在高山上空盘旋着。
  归不归对壁画的画风并不敢兴趣,当下他小心翼翼的用指甲挑了一点描进雕刻痕迹里面的‘油彩’。凑到鼻子下面闻了一下,随后皱着眉头回身对着席应真和吴勉说道:“是血,这么长的时间,血迹的颜色都没变。还存有血腥之气。应该是妖血没错了,这么大的一副壁画,最少也要两只妖怪来放血。”
  确定了是妖血无疑之后。归不归再次腾空而起。在半空中一点一点的看着面前的壁画,他只看雕刻的痕迹,过了半晌才将整副的壁画从头到尾的看了一遍。这一遍归不归找出来几个可疑的地方,随后又重新的看了一遍那几处可疑之处。可惜这一遍看完之后,却让这几处位置摆脱了嫌疑。
  随后,老家伙向后退了五六丈远,从远处再次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壁画。看了半晌之后,他好像终于看出来了什么门道。当下嘿嘿的笑了一声之后,回到了壁画之前。伸出来手指对着那只正在高山上面盘旋的仙鸟点了下去……
  就在归不归点中那只仙鸟的一瞬间,整个房间里面突然响起来一声鸟叫的长鸣。随着这声鸟叫,从群山壁画当中传来一阵“嘎叭嘎叭”的声音,随后壁画中的群山当中出现了一道巨大的缝隙。这道缝隙开始慢慢的分来,片刻之后,整面墙壁向着两边分开,露出来里面一个黑乎乎的洞口。

  看到了洞口出现之后,席应真脸色古怪的看着归不归。那个老家伙正回头向他显摆:“我就说运气好的话,能在四面墙上发现点什么东西吧?路给您找着了,您是现在就下去,还是先歇两口气再说呢?”
  老术士受不了归不归的眼神,白了他一眼之后,说道:“说实话,这里是不是你给老方士做的?老实说,术士爷爷不一定揍你。”
  “您真是抬举我”归不归缩了缩脖子。向着吴勉的方向退了几步之后,继续说道:“您猜猜我们那位首任大方师会不会那个底交给一个外人?当初我是怎么被徐福从方士门中踹出来的,您应该有过耳闻吧?能控制住我这张嘴的话。当初也不用吃那么大的亏了。老人……我要是还在方士门内的话,还有广仁什么事吗?不亏心的说,您要是上一任大方师的话。会把这个位子传给谁?”
  听了归不归说了这一大堆之后,席应真翻起眼皮看了这个人一眼,随后继续说道:“如果当初真是你帮着老方士做的。那也没什么。不过老家伙你竟然连这种被抹去的机关都能找出来。那么术士爷爷就要防着你点了,谁知道哪天老家伙你抽风,再给术士爷爷我折腾点什么花样出来。”
  归不归知道自己是想拧巴了之后,讪笑了一声。正在再解释几句的时候,一旁等的不耐烦的吴勉开口拦住了他的话:“还有三个月过年,你们两位过年之前能客气完吗?要不我先出去过个年,咱们年后再见?”
  两个老家伙同时看了吴勉一眼,两个人顺着吴勉这个冒着寒气的台阶走了下去。席应真看了着他们俩一眼,嘴里嘀咕了一句:“术士爷爷也真的要防着你们俩一点了,一个不要命,一个不要脸……老天爷也是,能把你们俩配上对。”
  说话的时候,老术士将怀里还在酣睡的小任叁在自己的肩头。小家伙没有一点要醒过来的意思,嘴里还在嘀嘀咕咕的说着梦话:“老不死的,让你去那个尿盆。还要这么长的时间。等着,晚上不给你饭吃……”
  小任叁说梦话的时候,席应真已经顺着洞口钻了进去。吴勉和归不归跟在他的后面,和之前一样,老术士还是不放心将小任叁交给他们两个人,这个小家伙交给谁。都不如老术士自己抱着放心。
  日期:2016-07-19 06: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