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366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在一旁听的则是目瞪口呆。龙脉化形为人,也亏陈扬庭想的出来。不过这也不怪他,太岁这东西。即便对于玄学界的人来说,也只是一个传说而已。就像当初的小金,我前后见过多次也根本没认出来,要不是那次被随我赶到黄泉河的梁天心一口叫破,可能到今日我都不知道世间真有太岁存在。

  韩稳男不说话,陈扬庭的话却是多了起来,他似乎是想明白了什么,转过头来,眼睛盯着韩稳男,开口质问道,“你先前说此处是你韩家所属之龙脉,有韩家天师驻守?现在我等已经到了这里,韩家天师何在?还有,若此处真是你韩家龙脉,我且问你,这龙脉因何化形为人?”
  他一句接着一句的质问,若是平时,韩稳男或可应对,但此刻先是被眼前的太岁真龙脉夺了心神,又被陈扬庭言语上占了先机,他张张嘴,竟是说不出话来。
  陈扬庭却得势不饶人,往前踏出一步,又道。“我一直以为韩兄是至诚君子,待人以诚,却不想,韩兄为了独占真龙脉,竟诓骗我等。”
  我一下子反应过来了,陈扬庭怕是生出了争抢真龙脉的心思。龙虎山跟韩家不同。两千年的道统传承,执道家牛耳,真龙脉绝对不缺,所以先前听了韩稳男的话,陈扬庭几乎没有做什么抗争,便放弃了真龙脉的争夺。但现在不同,不管玄学还是道家的理念中,异象都是一种天赐珍宝,人生异象,可成大器,物呈异象,可称珍奇。而这真龙脉本就是稀世之宝,此刻又生出异象,别说我们这些识曜境界的修行者,便是龙虎山上,那常年闭关,探究天道的一众天师,也会心动,只要能得了这个真龙脉,将其献于师门,便是陈扬庭的晋身之资,他心中自是想的分明。

  而最重要的一点是,韩家天师没有出现。
  别说陈扬庭生了异样心思,便是我心里也有了些盘算。
  我的实力或许不敌陈扬庭和韩稳男。但我身上还有蛇灵,他得了那老蛊婆之助,蜕壳之后,便已是识曜修为,此时有吞了这么多真龙涎,距离化形为龙只是一步之遥,我俩之力相加,比之陈扬庭也不逊多少,韩家天师不来,我便敢呆在这里,吸收这太岁之巫炁。
  可惜的是,陈扬庭敢赌。我却不敢。陈扬庭是今日才知真龙脉的消息,以己度人,或许会猜测韩稳男也是今日才发现,但我却知道,韩稳男昨日便发现真龙脉,韩家天师在这洞里的概率远比不在洞里的概率大得多。

  所以我心里唯一的念头还是逃,陈扬庭和韩稳男必有一番争斗,我且一旁坐观,若两人真的大打出手,而韩家天师还不出现的话,那就证明韩家天师肯定遇到了什么意外变故,到时我便再无顾忌。先逃出生天再说。
  于是我不动声色的靠着山壁站定,默默吸收着周围太岁逸散而出的澎湃巫炁,看着陈扬庭和韩稳男的言语交锋。
  此刻韩稳男总算是反应了过来,冷冷的看着陈扬庭道,“这里虽是我韩家龙脉,韩某却是第一次来。龙脉化形之事我并不知,陈道长若因此怀疑韩某骗人,却是可笑至极。实不相瞒,驻守在这里的是我四叔,他常年驻守此地,此刻或是在闭关,陈道长若是因为我四叔并未现身,便想生出其他心思,我奉劝你还是多考虑一下,不要到时悔之晚矣。”
  韩稳男心有所持,言语之中自是毫不客气,一番话说的掷地有声。陈扬庭咬着牙,脸色瞬间数变,显然也有些拿不定主意了。
  他俩僵持住的时候,我体内的巫炁源石却是忽然发生了巨变。早在外面的通道内时,四周浓郁的巫炁被我吸收到体内,巫炁源石便已膨胀到了核桃般大小,而此处临近太岁,巫炁更是浓郁,我才刚吸收了一小会儿,巫炁源石便再次膨大,而且到了一星与二星的临界点。
  天脉之内,核桃大小的巫炁源石,忽然滴溜溜的旋转起来,随着转动,巫炁源石中间部分慢慢凹陷下去,就像细胞分裂一般,从一个圆球,逐渐变成了一个纺锤体,此后中间的凹陷越来越深,慢慢变成两个相连的圆球,继而再逐渐分开成两个拇指大小的墨绿球体。
  就在两个球体分开的一刹那,周身大量的巫炁疯狂涌入我的经脉,汇聚在两个墨球的周围,将其层层包裹起来,而我的身体也是一个巨震,只觉得一股无比舒爽的感觉从四肢百骸中散逸而出,大闹无比的清明,周身毛孔都完全张开了,无穷的力量感充斥周身,连视力都似乎提高了许多,抬眼看去,周遭一切事物都变得愈发分明。

  与此同时,大量朝我体内涌进的巫炁在我身体四周形成了一道狂风,这突兀出现的异象把韩稳男和陈扬庭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一开始两人脸上带着疑惑,但很快。两人脸上同时浮现出一种匪夷所思的神色,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开口道,“周易!”
  我先是一怔,然后低头朝自己一直贴身放着的墨易珠一看,刚才境界提升之时,汹涌进入体内的巫炁将道炁完全隔绝了。那墨易珠失去了道炁的支撑,依然完全失效,我的容貌也因之恢复到了原本的模样。
  来不及思索,我瞬间便拿出阴阳阎罗笔,同时左脚微微往体侧跨出一步,随时准备用出步罡之法。
  上次被玄学会十大天师围攻之后,我便知道,我已是整个玄学界之敌,不管韩稳男和陈扬庭此前与我是敌是友,此后见面,都是生死大敌。
  形势混乱到了极点,陈扬庭和韩稳男要抢真龙脉。而我,又是他们的共同之敌,我们三个人站成了一个三角形,六目相对,彼此顾忌之下,反倒是僵持了下来。谁也不敢率先出手。
  我脑子里飞速转动起来,此刻最不急的是韩稳男,韩家天师必然是要出现的,只是早晚的问题。倒是陈扬庭虽然肯定无法获得真龙脉,但身为天师府玄坛殿殿主,便是韩家天师也不敢轻易要了他的性命。而最危险的便是我了,韩家天师一出现,恐怕我再难寻觅生机。
  认清形势之后,我果然朝陈扬庭开口道,“陈道长,你我之间虽有旧怨,但此刻你的目的是真龙脉。韩家天师的确很快就要到来,你若要出手对付我,等韩家天师到来之后,你再无任何机会。但只要你我联手,从这个山洞里先逃出去,到时你与师门取得联系,龙虎山距离这里不远,到时候龙虎山几大天师齐齐出动,便是韩家天师早来一步,这个化形为人的真龙脉也是你龙虎山的囊中之物,而我只求逃得性命而已,陈道长还请三思。”

  尽管跟陈扬庭有仇。但此刻与他联手才是我唯一的生机所在。
  我本以为这是最好的选择,但谁知这番话说出来之后,陈扬庭和韩稳男两人的反应尽皆完全出乎了我的意外。
  最先开口的是陈扬庭,他冷冷的看着我,几乎没有思考便拒绝了我的提议,冷笑道,“张天师早已有令,所有天师教门人,见你必杀之!周易,你想蛊惑我与你联手,却是痴心妄想!”
  日期:2016-08-09 06: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