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365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教授不是普通人。若韩稳男也能察觉到巫炁,便会知道这一点。但韩稳男不知巫炁存在,自然只把他当成了一个普通专家。
  我本以为梁教授不会甘心现在离开,却不想他毫不犹豫的点点头,连询问的意思都没有。叫上自己的两个学生以及其他几个武警,转头便往回走去,对眼前的真龙脉毫无一丝好奇。
  待他们的身影远离之后,韩稳男这才伸手一指前方,笑着说道,“诸位,请吧。”
  陈扬庭冷哼一声,当先快速行去。

  随着前行,那荧白光线愈发强烈,将山洞内照的宛如白昼,一直又走了接近一百米,我们终于看到前方的山洞出口。
  真龙脉的体积庞大,绝非这个山洞能装得下,如果不出意外,前方出口便是一个巨大空间,真龙脉的本体就在那里!
  再往前走,空气中的真龙气已经浓郁到了一种恐怖的程度,甚至都不用刻意吸收,龙气便主动往体内钻。我转头看了一眼,不管韩稳男还是陈扬庭。他们脸上都露出一副红润模样,这并非是他们心情畅爽,而是因为真龙气的滋润。
  眼前这个真龙脉可不是当初玄学会那条真龙脉能相比的,玄学会那条真龙脉使用多年,早已残破不堪,而这条真龙脉,积蓄了也不知多久的力量,这还是第一次展露在修行者眼前。

  面对真龙脉突破寻龙境界之时,有“龙气洗礼”一说,但跟当初我们都经历过的那个仪式相比。眼前这段路才算是真正的龙气洗礼,沐浴在澎湃的真龙气之中,任何一个修行之人,实力都会有一个飞升。
  如果我不是遭遇天障,道炁无法识曜的话,光是这一次龙气洗礼,恐怕就能突破一个境界,从识曜一星直接到达识曜两星。
  不过饶是如此,我获得的好处也不少,天脉内墨易珠消耗的道炁完全被填满。而且挂在脖子上的玉环也在不停的吸收着空气内的真龙气,补充着其内那条残败真龙脉。
  除此之外,空气中还有不少巫炁,浓郁程度跟龙气想必也不遑多让。早先无论在地道入口,还是那些陶俑上。我都发现了巫炁的痕迹,可那些巫炁的浓度不足,根本不能供我吸收。仔细算算,这还是我识曜之后,第一次吸收巫炁。

  几乎是一瞬间,大量的巫炁便钻进我的天脉之内,旋转围绕在天脉底部的巫炁源石之上。没过多久,我便感觉到,原本只比拇指大不了多少的巫炁源石,体积直接翻了一翻,变成了核桃大小,而且还在不断的持续增加。这么持续的吸收下去,估计要不了多久,巫炁源石便能一分为二,到达识曜两星的程度。
  我脸上咧出了一道笑容,不光只是因为巫炁的增加,更是因为眼前这浓郁的巫炁,证明了山洞的尽头,肯定有太岁存在。
  有太岁存在,便有能抗衡天师的力量!
  直到此时。我心里巨大的压力才得以缓解,尽力吸收着巫炁,跟在韩稳男等人的身后,往山洞外赶去。
  很快便到了山洞出口,走在最前面的是陈扬庭。他一脚踏出,整个人便明显的僵住了,抬着头,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脸上露出一种匪夷所思的神情。
  接下来是韩稳男和妙觉和尚,两个人的表现也没好到哪里去,同样也是一副见了鬼的模样。尤其是妙觉和尚,一贯都处事不惊、满脸淡然的他,表情甚至比韩稳男他们还夸张,全身都在抖动。双手合十放在胸前,口中不停的默念佛号。
  我们这种境界的修行者,不可能没见过真龙脉,眼前这个真龙脉便是再大,也不可能让他们有这种夸张的神情,之所以会这样,多半是因为太岁。

  当初我第一次见小金,第一次在尸阴宗见到那巨大的所谓“天道之尸”,表现可也不比他们强多少。不过现在好了,真龙脉和太岁我都不止见过一次,这一次唯一奇怪的只是真龙脉和太岁在一起而已。
  我满怀自信的一脚踏出洞外,抬眼往前面一看,整个人傻眼了。
  不管真龙脉还是太岁,都不会让我太惊奇,即便这里出现三条真龙脉和三条太岁。我也不会完全傻掉,可眼前这一幕,完全超乎了我的想象。
  跟我预料的没有太大差别,真龙脉和太岁都有,而且各自也只有一个,可跟我想象之中完全不一样的是,眼前的太岁和真龙脉是一体的!
  准确的是,眼前巨大的洞穴空间内,一个上百米高的巨人站在那里,双脚呈箭步,身体微蹲而前倾。这个巨人没有头颅,也没有脖子和肩膀,胸腔之上,黑褐色的身体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条虚幻蜿蜒的蛟身。上面荧白细密的鳞片层层覆盖,两条同样覆盖着鳞片的短小手臂自两侧延伸出去,下面是虎掌鹰爪。而蛟颈之上,则是鹿角驼头、兔眼牛耳的龙首!

  龙首之上,两只硕大的龙目,正对着我们走出来的洞口,龙目开合之时,光华四溢,其下的龙口处,同样也有一滴乳白色的真龙涎。跟最初我见到过的那个真龙脉并无二致。
  唯一不同的是,那滴真龙涎极大,比龙首也只是略小一些而已,而且真龙涎紧挨山壁,那山壁上有一根粗大的软管。里面不断有清亮液体涌出来。那液体喷涌到半空之后,绝大多数跌落到地上,而其中一部分乳白色类似絮状物的东西,则飘飞起来,融进那真龙涎之中。
  仅仅一眼,我便明白了,真龙涎并非从那龙口之中吐出,而是从那软管中喷吐而来的。至于这软管,虽然粗大异常,但很明显能看出来。跟山洞里那些连在陶俑脚底的软管同出一源。
  真龙脉的身体由太岁而化,真龙涎又是由那些陶俑,经由软管的运输而来……我心里顿时涌生出来一个荒诞无比的念头,这个场景,莫非是有人在制造真龙脉?

  这绝不可能!真龙脉钟灵天地之秀,乃是苍天和神祗赐予人类的无上宝物,只可膜拜,不可亵渎,谁敢认为制造,谁又能人为制造?
  还有这个硕大到可怕的太岁,巫炁和道炁本是生死仇敌,太岁和真龙脉自然也是物之两级,犹如阴阳,本应毫无关联才对,为何却宛如一体,甚至能彼此相生?
  这一瞬间,我甚至心神都为之失守,只觉得一切都荒诞到了极点。
  一行人在那里呆立足有半分钟,最先反应过来的依旧是陈扬庭,他脸上带着不可思议的神情,转过身来,看着韩稳男,几乎语无伦次的问道,“这龙脉……这龙脉为什么会化作人形?”
  韩稳男脸上一贯的沉稳也不见了,直直站在那里,满脸都是疑惑,又怎能回答陈扬庭的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